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真费事

第479章 大秀皇朝

    老乞丐见那边尘埃落定,于是便向着计缘建议道。

    “计先生,那边也停手了,打了一架来发泄,加上有九峰山的人在,肯定也吵不起来,咱们也走吧,没必要和他们照面了。”

    还这么说着呢,那边的两派人士和九峰山修士已经注意到了计缘和老乞丐。

    本来两人气息不显,在斗法过程中狂风席卷电闪雷鸣,不容易被注意到,现在云散天青,那边一朵没跟着一起散去的小小白云就显眼起来,再见到上头站着两个人,就很难不注意了。

    “师叔祖!师叔祖!”

    老乞丐还没来得及驾云离去,远处已经有喊声传来,并且前后两拨人驾驭着法器靠了过来。

    乾元宗的一众修士在领头老者的带领下,到了老乞丐和计缘的近侧,拱手行礼道。

    “乾元宗后辈,见过师叔祖!”

    老乞丐侧过身子没承受这一礼,瞥了他们一眼后摆摆手道。

    “哎呦,可别向我这个老乞丐行礼啊,乾元宗咱可高攀不起,你们准认人了,计先生你瞧瞧,他们这衣着光鲜的,穿得比你还漂亮,我老乞丐又是个什么样,准是认错人了。”

    乾元宗领头的老者直起身来,看看老乞丐又看看计缘,面露苦笑道。

    “师叔祖,这么多年了,您老还耿耿于怀呢,师祖他……”

    “别……别了别了,计先生,咱们走吧,早知道刚才就该早点隐遁的。”

    老乞丐一挥袖就转身,心念一动之下准备驾云离去,但却发现云头不动,立刻看向计缘,发现计缘刚刚收起虚空比划的手指,顿时知道是他动了手脚。

    计缘微微一笑,看着老乞丐直白的承认。

    “不错,就是计某定住了云头,鲁老先生原来是乾元宗的人啊?晚辈诚恳行礼,容他们说两句再走吧。”

    其实计缘根本不熟悉什么乾元宗,而以前他老乞丐不说自己所属的仙府宗门是搞神秘,这会看起来还有点故事。

    “你使的什么法子?”

    老乞丐更诧异计缘用了什么手段,刚才计缘说是定住,但他也没发现计缘的法力渗透法云啊,运法用力挣了两下,法云重新回归了控制,看来计缘也就是阻了一下并不想一直阻碍。

    这边老乞丐故意不理乾元宗的人,也故意岔开话题,但没什么用。

    “多谢这位道友劝阻师叔祖。”

    乾元宗的先是向计缘道谢,随后再次向老乞丐诚恳行礼。

    “师叔祖,师祖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其实心里还是挺希望您能回山门的,这次您来了仙游大会,不若结束之后就同我们一道回去吧,就算回山门看看也好啊!”

    本以为老乞丐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结果这会老乞丐却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这老头。

    “等会,你刚刚怎么说来着?”

    乾元宗的这位老真人微微一愣,面上显露欣喜。

    “我是说,师祖表面上不说,但……”

    “不是不是,前头那句!”

    “前头?”

    乾元宗的老真人皱眉想了想,犹豫着看向计缘。

    “我向这位道友道谢来着。”

    老乞丐“啪”的一下拍了拍手,看看一边一脸莫名其妙的计缘又看看乾元宗的老真人。

    “你叫我什么?”

    “师叔祖。”

    “那叫他呢?”

    “呃,道友?”

    “嘿嘿,对嘛!”

    老乞丐嬉笑一句,然后立刻一脸严肃地训斥一句。

    “没大没小的瞎乱叫!嘿嘿,计先生,不好意思,这些小辈把你的辈分给叫低了,你不会同他们一般见识吧?”

    计缘愣了一下,面露笑意地摇摇头,这老乞丐,真是个妙人,一个称呼也能较真。

    “哎,随你高兴好了,计某对称谓并无什么特别的想法,本就是修行同道,一声道友无可厚非。”

    “嗯,你们瞧瞧,这就是前辈的觉悟!”

    老乞丐自觉占了计缘的便宜,心情又好了不少,甭管计缘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反正乐呵了。

    心情一好,也乐得说两句好话,至少说话不那么冲了。

    “行了,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在这斗法搅得天昏地暗的,不过也算有些长进,刚才计先生夸赞你们和大风谷的修士御风神乎其技,分量可是很重了,早点回去吧,我和计先生先走一步。”

    “哎师叔祖……”

    乾元宗的修士下意识伸了伸手,但那朵法云已经化为一道遁光远去,速度比御剑还快。

    白云上,计缘看看这老乞丐,嘴上对乾元宗修士冷言冷语,但实际上其实还是面冷心热,对乾元宗依旧是关心的。

    计缘觉得就算自己不在,这老乞丐也会来这边海滨,说是看热闹,实际上肯定也存了对后辈的关心,怕斗法过了火。

    白云飞了半天,计缘和老乞丐两人在云头都没说话,又过去一会,老乞丐才淡淡道。

    “计先生可有话要问我?”

    计缘却并未看老乞丐,视线望着云头之下的景观,虽然在计缘看来比较模糊,但他长久以来也有自己的一套辨别景物的方式,从规律性和汇聚的气相着手,就算是在高空也能辨别个八九不离十。

    此刻下方在杂像纷呈中也有更多火气升腾,加上一些规律性和标志性的景物,基本能判断是人族聚居之地。

    “下面是什么国度?”

    老乞丐看了计缘一眼,再望向下方,既然计缘都不提之前的事情,也乐得就此带过,仔细辨别了一下才道。

    “虽然我对这儿也不算很熟,但一些有点名气的凡人国度还是知晓的,照地理位置来看,下方应当是大秀皇朝,北境恒洲南部有数的大皇朝。”

    说到这老乞丐还怕计缘理解得不够透彻,又补充一句。

    “这可和云洲的大贞不同,虽然民间百姓都差不多,但皇朝内部是有真正的修行之辈坐镇的,皇朝高层更是同神道也隐有些联系,在人间皇朝中已经很了不得了。”

    计缘恍然地点点头。

    “哦,原来这就是大秀皇朝!鲁老先生可知如今大秀朝中的国师是谁?”

    老叫花子嗤笑一声。

    “我也就这么说了一句大秀算是了不得,但计先生你也别真把它当回事,如你我这般修为,皇朝霸业再如何了得又能怎样,朝中国师是谁我当然不知晓,也没去知晓的必要啊。”

    “也是,鲁老先生且先自己回去吧,计某顺道去个地方,去九峰洞天的路我认得,不会丢的。”

    计缘留下这么一句,随后朝着云外跨出一步,身体顿时缓缓往下飘去,在下飘十几丈之后,脚下清风拂过,带着计缘朝着下方一处城镇的方向飞去。

    “计先生要去做什么?是不是隐秘之事?方便老乞丐跟着不?”

    “要来就来。”

    “那你刚才直说就行了,还自己御风走干嘛。”

    老乞丐笑了一句,也赶紧跟上,不过他散去了白云,同样御风相随。

    计缘原本只是想去个就近的大城里问点东西,但在御风下落的过程中,心头灵台隐隐一动,视线望向了稍远方的荒野,念动之间已然改变风向,带着自己和老乞丐一道飞向心中所感的方位。

    老乞丐眉头微微一皱,看看城池的方向又看看此刻前进的远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但也不多说什么。

    不多时,计缘耳中已经能听到一阵阵马蹄声,更是能看到远方荒野扬起的尘土,显然有不少骑手正在前行,而老乞丐这会也已经察觉到什么。

    坡子山外坡子林,足有两百名骑手骑着高头大马正策马狂奔,这些骑手个个精神抖擞鲜衣怒马,着镶着铁环的皮甲,背着弓箭挎着长枪,领头的是一名着银亮锁铠的武官。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哒哒哒……”

    马蹄声如雷,践踏大地带起微微震动,将军中气十足的吼声响彻整个队伍之间。

    “驾……驾……喝……全都跟上,别让它们跑了!”

    “你,带人去右翼!你,到更前方布置网阵!”

    “领命!领命!”

    众骑分出两路,从左右相绕。

    武官望着前方“哼哼”冷笑一声,从背后将自己的精致大弓取下,又从马匹一侧的箭囊内抽出一根箭矢。

    “想跑?门都没有!”

    武官以双腿夹着马腹保持平衡,双手张弓如满月,浑身真气流动隐隐灌入箭矢,箭在弦上略一瞄准后微微向左,然后立即射出。

    “着!”

    “嘣~嗖……”

    弓弦弹动的声响和箭矢撕裂空气的声音同时响起,箭矢如流星般向前窜去,竟然带着微微的光亮。

    “啊”

    下一刻,前方百丈处一声尖锐惨叫响起。

    而这武官面色冷峻不变,另一支箭已经搭在弓弦上,弯弓满月之后再次微微瞄向左侧,随后放箭射出。

    “着!”

    “嘣~嗖……”

    “啊”

    不出意外,前头又是一声惨叫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