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真费事

第744章 天启盟究竟想干什么

    北木虽然还没修到真正意义上的真魔,但好歹也是入魔成魔之辈,更是已经超越寻常大魔的境界。

    计缘上辈子的世界有句网络玩笑话叫做黑化变强洗白变弱,应对入魔之辈其实有一定道理,不论是人是妖,入魔越深乃至成魔之后,是会比远比原本的修行路数要强一些的,心思会变得狡诈而极端,但心境上的破绽也会小很多,毕竟本就是魔了。

    这不代表北木不会产生恐惧,哪怕真魔也会有惧怕的东西,何况是他,如计缘这等道行高到无法抗衡的正道之士,魔一般都很怕,而有一种惧怕来得比较诡异,北木成魔之后也只遇上过两次。

    第一次是和陆吾成为搭档之后逐渐感受到的,北木无意间发现有时候陆吾露出某些气息的时候,他居然会在心中有惧怕感,仿若身旁的妖族是什么更可怕的怪物,只是北木从不会当着陆吾的面表现出来。

    第二次就是现在,也就是听到那个沙哑的笑声的时候,这种惧怕的感觉,居然有点像面对陆吾的时候,但又有很大不同,并且程度比之前和陆吾在一块时隐隐约约的感觉要强烈太多了,强烈到仿若自己还是凡人的时候面对山中猛兽一般。

    “你们究竟是什么?何不现身一见?”

    北木的吼声在空旷的幽暗环境中传递,但那些声音却又陆续消失了,刚刚的声音堂而皇之讨论吃了他,这种事本该是邪魔外道之中才会有的,却在计缘这么一位仙人的袖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片幽暗的环境中忽然迎来了亮光,一侧的天地忽然就好似出现了一条光亮的裂缝,然后这裂缝越来越大,光线也越来越强。

    北木下意识遮住了眼睛,随后才看到一侧已经能看到外方的景色,能见到蓝天白云,也能见到远方的山水景色,不过视线的边界被一个形状不太规则的椭圆所限制,并且这形状还在不断摇摆。

    ‘计缘的袖口?’

    北木心中升起明悟,同时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居然有时候也在翻滚,每当袖子晃动,他的视角就换偏转,天地之间的位置也对调了,之前没有光和金色,幽暗中的星辉边界也完全一致,更没有任何身体和精神上的感触,以至于没能发现自己简直和碗中的筛子一样颠簸。

    然后在北木还处于短暂的愣神当中时,下一刻,北木就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脑袋出现在光亮方向,遮住了大片的光影,这脑袋白须白发,明显是一个老者,但因为太过巨大和不断转动的视角,而显得有些惊悚。

    这脑袋的主人正是居元子,此刻计缘放开袖口,他好奇的朝里张望着,看到了一个冒着魔气的小人在袖口内,时不时随着计缘袖口的翻卷而滚来滚去。

    “咦,还真的有个小魔头在袖子里,不过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端的是神奇啊,计先生,此神通名为‘袖里乾坤’?”

    居元子一边好奇地看着袖子里的北木,一边询问计缘,后者的声音也传来。

    “不错,居道友觉得如何?可还能入你法眼?”

    “计先生说笑了,听之前练道友的描述,再加上此刻眼见您袖中之魔,此等神通妙术简直惊世骇俗,乃居某平生仅见啊!”

    居元子听到这话不由莞尔,站直身体摇头笑言。

    在居元子的头移开的一刹那,北木精神一振。

    ‘好机会!’

    这会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在计缘眼皮底下,直接运转法力,奋力想要飞出这袖子,只是飞行过程虚不受力十分难受,好不容易飞到了袖口位置却发现最后这一段距离根本可望而不可及。

    然后突然开始天旋地转,并且有强大的牵引力从外传来,北木一下随着一阵风扑出了袖口,迎面是一片大地的黑影。

    “砰……”的一声过后,北木被计缘甩出了袖子,落到了吞天兽的背上。

    哪怕已经出了袖子,北木依然感觉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看一切事物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直到看到计缘等人的脸才慢慢恢复过来。

    这会北木已经恢复了常人大小,也回了神,看到计缘和身边几个大修士,升起一阵凉意的同时也清醒了许多,此刻他所站立的也不是什么褐色大地,而是吞天兽身上,一边站立着居元子、练百平、江雪凌和计缘,全都在看着他。

    北木心下发寒,赶紧站起来,先行弯腰向着计缘等人行礼,仿佛只是一个修行中的晚辈见到长辈。

    “在下北木,见过计先生和几位仙长!”

    计缘上下打量北木,良久之后才说道。

    “计某似乎是在哪见过你吧,但却印象不深?”

    北木抬起头来,妖异的脸露出一个略显苍白的笑容。

    “当年在云洲北境,有幸见过计先生天倾剑势之威,只是那会在下早已离去,先生可能是远远瞥见过我的魔气吧。”

    “哦,原来如此,那次果然也是天启盟吗?”

    “是”

    北木尴尬笑笑,点头回答一声,这会他光棍得很,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回答得也干脆,同时也在苦思怎么才能应付计缘之后可能会问的问题。

    “你们天启盟到底准备做什么?”

    果然,计缘还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边上的另外三位大修士也侧耳倾听。

    “这个……其实我们就是想要四处谋求一些利益,所以才会引动一些乱象……”

    “是吗?”

    计缘笑了,若有所思一会之后,忽然道。

    “计某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只要你全盘托出,我帮你摆脱索命之劫,断了和那尊真魔的联系!”

    北木心头猛然一惊,一下子抬头看向计缘,面上的表情古怪惊愕又带着三分激动。

    “这……”

    话才吐出一个字,北木又赶紧收口,生怕招来什么,倒是一边的计缘笑笑,宽慰道。

    “你放心,他听不到的,而且至少几十年之内,他不愿意出现在计某面前。”

    原来此前计缘觉得北木有点熟悉,其实并非真的是当年见过北木,而是因为那一尊当年被他和老龙赶出大贞的真魔,而这所谓北魔,其实算得上是那尊真魔的一个身外化身。

    当年北木入了魔道再逐渐成魔,也是出自那真魔手笔,这种有自主意识的化身在必要的时刻,也算是保命的后备手段,但对于后来逐渐意识到真相的北木来说就时刻不得安宁了。

    “我曾立下重誓,不得背叛天启盟,不过誓言虽重,对于我这等魔头而言也是可以避重就轻绕漏洞的…”

    北木眼神一闪,看向计缘。

    “若计先生信得过我,可先放我离去,然后我去寻找我那位同伴,他姓陆名吾,虽天赋卓绝,但如今尚不知我天启盟的核心秘密,自然也没有发过血誓,我将此事告诉陆吾,我也就只做这些,至于如何寻到又对付陆吾,就看先生自己了……如此我虽然也会付出点誓言的代价,但也勉强能承受得住。”

    可以,这时候还不忘把陆山君卖了,看来确实恨之入骨了。

    “对了,先生切不可在我身上下什么手段,只能让我如此离去,否则我可是不会对陆吾说什么的。”

    一边的江雪凌听着都笑了。

    “有意思,你这算盘打得真好,如你所说,一切皆由你定了,我等岂知你这魔头没有骗我们?”

    北木摇头,笑容古怪道。

    “还真没办法,而且我亦不能对着你们立誓保证。”

    计缘沉思片刻,随后定睛看了北木几息,那一双苍目好似看透一切,令北木心中发紧。

    “你不骗我?”

    “在下如何敢骗计先生啊,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

    半天后,随着吞天兽外伤部分收拢,速度也越来越快,也早已经远离了南荒大山的范围,朝着天机洞天所在的位置飞去,计缘同练百平和居元子三人再次回到了观星台下棋,江雪凌和巍眉宗修士则在吞天兽各处忙上忙下。

    “计先生,放那魔头离去真的好吗,魔言无信,怕是难守诺言。”

    “嗯,我知道。”

    “那先生您还放走他?不留约束,还不如直接将之诛杀。”

    计缘看向一边说话的居元子,笑了笑道。

    “谁说计某没有留约束了?只是那北魔自己不知道而已。”

    之前那些话,北木自认没有真正立誓,但在计缘面前立下的承诺却未必真的是空头承诺,一张獬豸画卷一直都在计缘袖中展开的,在獬豸面前说的承诺,成不成誓言由獬豸说了算。

    也是计缘下棋这会,獬豸的声音还传到了计缘耳中。

    “计缘,我敢打赌,这小魔头还是会进我的肚子。”

    “进就进吧。”

    计缘淡淡回了一句,再抬头时,已经能见到远方有一片烟雾缭绕的高山,隐约能见雾中山峦高低起伏极有规律。

    “先生,我们到了,天机洞天就隐藏在这蒙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