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烂柯棋缘 真费事

第834章 事态严重到计缘都看不出来

    迫于某种无形的压力,计缘飞遁的速度似乎比原本的极限又快了一分,比原本预计的时间又提前了半旬之日就回到了东土云洲。

    虽然计缘上次离开云洲也不过是几年前,对于仙修而言,尤其是计缘这般道行的仙修而言,几年时间真的不算什么,但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却延长了时间的距离感,也让回到云洲的计缘有了久违故土的感觉。

    但这会计缘可不能直接回宁安县老家去看看,毕竟现在最要紧的是龙女应若璃的状态,当然是先得去大贞京畿府。

    通天沿岸的变化很大,计缘到达江边的时候差点就认不出来了,此刻他站在京畿府对岸这一边,凭借记忆望向一个方向,所见之处全是江水。

    “呃,这……状元渡被淹了?”

    原本的状元渡已经完全被淹没在了水下,如今在这江岸边已经有了一个更大的新码头,大部分都完工了,已经有货船上下卸货,但还有一部分仍旧在建,此外基础设施也同样配套跟上,甚至此前的暖锅店面也同样有新建起来并且开张。

    而在对岸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更宽广的新码头,同样是忙忙碌碌的景象,也就那条延伸往京畿府城的大路依然不变。

    计缘此刻站的是岸边新路的近岸一侧,虽然稍稍偏了点但也有车马会经过,在他看着通天江江面的时候,正巧也有马车经过,里头的人正掀开帘子看向江面,更有说话的声音出来。

    “这就是通天江了,当年为了赶考我来过一次,还在一个江边村落住过一段时间,可惜如今却见不到那江神祠了!”

    “听说是沉到水下了?”

    “嗯,通天江流域的江面宽了不少,就连原本的码头也全淹没了,听说有些地方主水道也改了,似是避开了原本沿江流域的城池,反倒使得那里成了支流……”

    车内说话的视线扫过沿岸方向,自然也看到了不远处的计缘,但视线在远处扫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却又发现附近岸边根本无人,不由揉了揉眼睛再看,依然没有什么发现。

    此刻的计缘已经进了通天江中,入水之后没多久就看到了巡江夜叉,后者原本手持钢枪在水中游走巡视,忽然间有陌生之人踏水而行,正想喝问却看清了来者,顿时心中一惊又是一喜,赶忙游过来。

    “小人见过计先生,龙君可一直挂念着先生 叫我等务必要留意先生踪迹。”

    “计某正是特来拜访的,应该不会不合时宜吧?”

    计缘这么问了一句 夜叉赶紧回答。

    “合适 先生请随我来!”

    水下江流在被夜叉分流而走,带着计缘和他就像上了快车道一样直往水府龙宫而去 在计缘还没到的时候,早已经有水族到了水府中通报消息。

    老龙坐在主殿中闭目养神,有夜叉匆匆入殿。

    “报告龙君,计先生来了 马上就要到了。”

    “知道了。”

    老牛睁开眼睛 淡淡应了一声,然后慢慢站起身来,看了同样起身的龙母一样 才慢慢走出宫殿 不过看似动作较慢,脚下的水流却很快 几乎是一步就到了水府入口 和计缘直接照面了。

    “你还知道来啊?”

    老龙张口就埋怨一句,计缘赶忙致歉。

    “是计某疏忽了 是计某疏忽,应老先生应该也听说了此前天禹洲大乱 鲁老先生似是有难,计某无门无派不属任何一方,便去助了一臂之力。”

    “嗯听说了,快随我去看看若璃吧。”

    老龙对于天禹洲的事回应得不咸不淡,反正没自己女儿重要,而计缘察言观色,看出老龙脸色不太对。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APP www.mimiread.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怎么,若离出事了?”

    计缘也紧张了一些,老龙没说什么,直接拉起计缘就走,计缘也不敢怠慢,也只能匆匆向同样赶来的龙母行了一礼之后,随着老龙直接踏浪到了应若璃的寝宫外。

    守在门口的龙子前一刻还无聊地伸懒腰呢,下一刻就见到自己老爹和计缘到了跟前,赶忙行礼问候。

    “爹!计叔叔!计叔叔您可算来了!”

    “嗯,若璃在里头?”

    “是的计叔叔,您进去看看吧。”

    这会计缘怎么会推辞,点了点头就要直接往前走去,但脚步一顿,还是回头看向了也来到了这里的龙母。

    “应夫人,计某去看看若璃。”

    “计先生请进,若璃若是能成功化龙,妾身感激不尽!”

    龙母郑重向着计缘行礼,计缘回了一礼后才转身往前走去,一步跨出,一层如同水波一般的禁制在计缘上前时浮现,不过计缘一步踏过去的时候却也并未感受到什么阻力,只是好似穿过了一层柔和的水流,就自然而然跨过了禁制。

    然后计缘看了看门外悬挂着一些装饰的大门,好笑地想着这也算是踏入女子闺房了吧。

    推开了门,计缘抬眼望去,寝宫不大不小本是通透一间,但内外有屏风阻隔,应若璃正静静盘坐在外侧的屏风前,恬静的面色不时皱眉,背后的伦光和漂浮的披帛更衬托出神女姿态。

    计缘眉头微皱,回头看了看禁制外的人,就连平时遇上什么事情都不会失态的老龙也是一脸紧张,龙母则好似将焦虑写在了脸上。

    于是计缘又靠近龙女仔细打量了她一下,眉头紧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越是如此,外头的老龙和龙母以及应丰就跟着越发紧张。

    思索了好一会,计缘又回到门口,轻轻把门给关上了,也就断了外头三龙的视线,而因为禁制隔绝,基本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了。

    外头龙母眼睛睁得老大,立刻看向老龙。

    “怎么关门啊?”

    “我怎么知道,或许天机不可泄露呢!”

    老龙回了一句保持平心静气地站在殿外一步不动。

    寝宫内,计缘再转身看向龙女,依然皱着眉头。

    “这是为何?”

    结果话音一落,龙女一下就睁开了眼睛,俏皮地朝着计缘吐了吐舌头,把计缘都瞧得愣了一下。

    “哎呦计叔叔,你可算关门了,您再这么瞧下去若璃被您看得都要脸红了,说不准就直接破功了!”

    龙女说着就站了起来,还自己捶捶手捶捶腿。

    什么情况?计缘有些脑筋转不过弯来,也就他一双苍目不论怎么看都是平静无波的样子,否则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有些呆滞的。

    而龙女已经走到计缘跟前,端庄地向着计缘行了一礼。

    “若璃见过计叔叔,还望计叔叔不要介意啊,若璃没事,若璃好得很!”

    那是,就算计缘是瞎子也看出来被耍了,而且还是被一向乖巧的龙女,并且她还耍了自己爹娘和兄长。

    这会计缘也缓过神来了,苦笑着问一句。

    “若璃,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应若璃面色带笑心中也乐开了花,他从没在计缘脸上见过刚刚那种表情,虽然他掩饰了,但也实在是很有趣的,她走过来又朝着门前一挥手,顿时又多了一重禁制,然后赶紧请计缘坐下。

    “计叔叔快坐,若璃可等的您好苦啊!”

    看着应若璃如小女儿态一般撒娇,计缘有些招架不住,这和通天江女神的神圣威仪可大相径庭了,世间能看到这一幕的人绝对一只手数得过来。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就行,到底什么事!”

    应若璃立刻安分了一些,指了指门口方向。

    “计叔叔,化龙若璃是不怕的,不过当然也得等到你来,但对于若璃而言,这也是另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嗯,计叔叔,我怕我爹能听到,您也帮忙封闭一下这里……”

    计缘咧了咧嘴,心中大致有数了,应龙女要求,手臂一抬,捆仙绳化成一片金影覆盖了整个寝宫内部。

    “好了,这下就算你要算计你爹,他也肯定感知不到了。”

    “多谢计叔叔!”

    应若璃再次笑着向计缘致谢,然后忽然问了一句。

    “计叔叔知道是什么事了?”

    “还能什么事,是不是你爹和你娘的事?”

    “瞒不过计叔叔,正是此事啊,我爹娘的关系您也清楚,这次若非我化龙之危,他们都未必能待在同一条河里,这次计叔叔一定得帮我,否则若璃化龙之时也肯定心结深重,说不定就出差错,说不定就化龙失败,说不定就死在走水之中了,说不定……”

    “停停停……”

    计缘赶紧抬手打住,果然平常看着十分乖巧的女孩子,也会有俏皮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