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带着无敌分身闯聊斋 法鸟

第三百零五章 阵法

    “那还真是可惜。但在下其实对您过去那些斩妖除魔的经历也很感兴趣,只是上次没有机会和时间去详细听一听,此刻还想劳烦十三姑满足我的这些好奇。”

    十三姑再次看了他一眼,又是摇头:“我此刻还有急事,若是还有机会见面,不如下次再说吧。”

    说着,她便想要绕过杜白继续走,然而他却再次伸手拦下她。

    他微微笑道,仿佛是在故意挑战她的耐心一般:“且慢,那不妨和在下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急事吧,兴许在下还能帮得上一些忙呢?”

    “你帮不上忙!十三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隐约变得几分不善,“还请杜公子快些让开,莫要再耽误时间。”

    她也不是傻子,此刻隐约也是看出来了对方似乎是有意在纠缠她。语气间更带着几分凶狠,仿佛已经有些压抑不住那深藏的本性。

    “哎,你不说一说,怎么知道在下帮不上忙呢?”杜白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忽而随手丢下手中那碗已经一路洒完了的墨水,轻轻打了个响指。

    旋即,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便是消失不见,整条街道只剩下空中微微摇曳的花灯,以及空荡荡商铺,还有就是处在街道正中间的两个人。

    微风吹过,地上些许残余的纸屑缓缓飞起又是慢慢飘落,落在杜白的脚边,却是穿透而过。

    “好了,闲杂人等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若是有什么不可被别人听见的事情,在这里但说无妨哦!”他双手环抱于胸前,微微笑道。

    “这是……阵法?!”

    “十三姑”的眼神瞬间变得如同嗜血的野兽般危险,冷冷地扫过周围一圈,最终目光回到面前的杜白身上,却又仿佛是穿过了他望向不知名的远处,声音喑哑。

    “倒是挺识货的嘛。”

    杜白嬉笑一声,点了点头。

    从鬼城里面学习来的阵法可不是白学的。有能建立起那鬼市一般庞大规模的阵法,自然也有这种可以分割开一块独立空间用于制服敌人的阵法。

    当然受限于材料和自身这具凡人身躯的限制,真正的分割空间肯定是做不到的,不过这等算是小小障眼法的手段还是没问题的。

    至少可以限制这妖魔一段时间。

    “你究竟是谁?”

    十三姑发现自己似乎是看错了面前这个书生公子,本以为只不过是个身怀正气并对鬼神之事有些好奇的凡人,只是如今看来却似乎并不仅仅是如此。

    “我么……只是个兴趣使然又心怀正义的书生罢了。”杜白轻笑一声,旋即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变得些许尖锐,“我更感兴趣的倒是你究竟是谁呢?”

    “以“仙人”之名行妖魔之事,如此卑鄙无耻还不敢见人还是第一次见。你的名号不妨报上来听听,兴许我还认识也说不定。”

    “呵……十三姑”显然没有要和他细说的打算,且也不会相信他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书生的鬼话。废话,一个普通书生会使用这种复杂的阵法,而且是在自己没有丝毫察觉下不动声色的情况下,还不如去相信母猪会上树更靠谱一些。

    她冷笑一声,面目顿时变得狰狞了起来,咧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身子微微一缩后便是猛地向前一窜,伸出的尖锐的指甲狠狠刺向面前的书生的胸膛,手指绷得笔直,紫黑色的筋肉暴起,可见力道之可怕。

    若是落实了,定然能瞬间捏爆其心脏,不留任何生机!

    “给我死吧!”

    目露残忍的阴狠之色,她不打算与其废话,径直动手!

    几乎是眨眼之间,其指尖便已经穿透了其胸前的衣裳,然而意外的是并没有任何的阻隔的触感,仿佛只是穿过一层薄薄的空气一般。

    又仿佛是打到了一片烟雾,当她穿透而过的瞬间便是将其彻底撕碎,四裂的其残象如同水纹一般慢慢飞散,消失在其眼前。

    如今,整条街道只剩下了她一人而已,再无任何的声息。

    “障眼法?”

    她冷哼一声,警惕的目光缓缓扫过周围。

    她能感觉到那个书生就在附近埋伏着,气息不曾走远,只是一时找不到具体的位置。

    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那杜白有些讨厌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在你选择说实话之前,不妨就在这里先待着吧。”

    “该死……”

    “十三姑”面色顿时愈加阴沉了下来,冷冷地望着这前后皆是空无一人的街道,一时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

    而此时的画舫之上。

    这种时候的画舫显然要比寻常时候要冷清了许多,毕竟节日时候妈妈也是开了几分善心,有许多的姑娘都在今晚选择结伴出去逛灯会了,而像是那些有名气的姑娘如花魁则是被请去参加了县令大人的宴会,相比之下,画舫就少了许多人。

    只是这种时候却有一人没有离开。

    只见无人的廊道间素玉姑娘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着,双手紧紧握在胸前,似是抓着什么护身宝物一般不敢轻易放开。

    她一步步地往前移动着,直到安全来到了月凝姑娘的房门前才稍稍松了口气。尽管是为了“斩妖除魔”之类的正事而来,但刘公子多次叮嘱莫要被外人发现了踪迹,所以她不希望碰上其他人。

    尽管她也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等人明明是要消灭这只妖魔,是做大好事却要如此遮遮掩掩,告诉其他人甚至告诉官府得来更多的帮助岂不是更好?而且这样子还能彻底解开月凝姑娘的丑陋的真面目,使此次的花魁选举再无任何的意外。

    但刘公子既然如此说了,她还是选择相信他。

    自己只要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即可,一定会成功的。

    她给自己鼓了劲之后,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以平复过于紧张不安的心情,方才伸手慢慢地推开了房门。

    推开门之后可以看见的不是什么阴森恐怖的妖魔洞穴,也没有可怕的尸体残肢,更没有遍地的鲜红血肉,有的只是一个清新淡雅的普通房间。

    墙上挂着几幅花草的山水画,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精致花瓶,里面插着两枝正在盛放的花朵,尽管不算多么美丽,但却也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别的便再无什么奢侈的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