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带着无敌分身闯聊斋 法鸟

第五百六十八章 换个房间住吧

    “这家伙还崇敬鬼神?”

    不然找道士和尚做什么。

    “莫非那家伙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杜白仔细考虑了一下,或许这也是值得利用的一点线索。

    到时候自己或许可以直接找上门打探个究竟。如果那被招揽的高人打算助纣为虐,那他也不介意顺手多解决一人。

    片刻之后,马车便已经停在了苏府的门口,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丫鬟们上前迎接着两位主子,顺便将已经烤的暖烘烘的长袍披在二人的身上,驱散外面的寒冷迎进屋内。

    此外还有两个已经等候多时的管事急急忙忙地迎了上来。

    毕竟苏婉妙今天也算是忙里偷闲,难得地陪着杜白去走了一遭,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她的处理,尤其是在瓷器生意愈发紧张的时候。

    她对身后的杜白回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后,便是随着那几个管事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杜白心中略有些遗憾,转头却是注意到一旁侍候他的小莹儿一副有话要说却不敢说的别扭表情,很是纠结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好笑。

    “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不不不,不是谁欺负我了。”小莹儿赶紧摆了摆手,左右望了望,小心翼翼地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是姑爷你要倒霉了!”

    “嗯?我倒霉?”

    杜白更是一脸的惊奇。

    以他的实力,不让别人倒霉就不错了,还能有人让他倒霉的?

    “对啊!姑爷你是不是惹小姐生气了?”小莹儿一脸的担忧。

    她此刻心里不免有些纠结,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姑爷真的惹小姐生气了,自己究竟该站在哪一边呢?

    是从小就跟着的小姐,还是经常逗自己开心的姑爷?

    “你从哪里听来的乱七八糟的传言?”

    杜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刚刚自己还跟婉妙一起去游湖回来,有说有笑的,感情稳定着呢!自己怎么可能惹她生气了?

    不行,他得好好去查一查,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胆敢在府上散布这种危言耸听的流言蜚语!

    这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姑爷和婉妙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了!

    小莹儿见他不信,反而十分地着急,神神秘秘地小声说道:“姑爷,我都亲眼看见了!”

    “小姐在你刚才出去的时候,派人来把你的房间都给搬空了!连被褥都不剩下!我连拦都拦不住!”小莹儿愁眉苦脸的可怜样子,“这不是要把姑爷你给赶出家门去了吗?”

    她脑海中已经开始认真考虑着一个画面等姑爷流浪街头的时候,自己要不要偷偷出去带点饭菜给他吃,免得万一饿死了姑爷,等哪天小姐后悔了可就晚了……

    “搬空了?”

    没有理解她的脑回路,杜白更是惊愕,心中十分奇怪,沉吟了一会儿:“等等,小莹儿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么突然,好像不是婉妙会做出来的事情。

    难道是苏芷柔的恶作剧?但那丫头应该也没那个胆量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自己最近也没招惹过她。

    更何况还有自己的佛骨和舍利子藏在自己精心设置的衣橱的暗格里面,搬东西的人不知道这两个,可别弄丢了才是!

    等他急匆匆地带着小莹儿来到原本自己的房间门口时,推开门进去,果然是看见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剩下,无论是自己平时养的花草,还是闲暇时写的字画,统统都被搬空了。

    好在衣橱这个大件还在,里面的暗格也没有动过的痕迹。

    不过现在这般景象还是有些奇怪,他一时有些没想明白用意。

    难道是要给自己换一间屋子住了?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门外恰好走进来几个丫鬟,手中端着水盆和布,应该是来这里做最后的清扫整理的。

    她们刚一进来,瞧见了屋内的杜白主仆二人,不禁有些惊讶。

    还未等杜白疑惑地发问,她们倒是先发制人,疑惑问道:“姑爷,您怎么还在这屋子里?难道是有什么东西遗漏了吗?”

    杜白一怔,指了指空空荡荡的房间:“我这屋子是怎么回事?我以后住在哪里?”

    “小姐没有与姑爷您说过吗?”那几个丫鬟有些奇怪地对视了一眼,随后恭敬地答道,“小姐说您屋子有些狭小,连火盆也放不下,这天寒地冻的不太好。便吩咐我们将您的被褥等都搬到了小姐的屋内。”

    “姑爷您日后,应该是和小姐同住一屋吧……”

    “至于您的字画花草等物件,都已经被搬到了专门的书房里面,我们下人都精心打理过,应该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和婉妙住一起……”

    杜白心中一动,这个举动似乎也意味着别的某个含义,让他一时有些愣神。

    倒是天真纯洁的小莹儿还有些没明白其中意义,依旧在替他打抱不平:“但是姑爷都不在,你们就这样乱动姑爷的东西……呜呜呜……”

    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就被杜白给捂住了,挣扎一番无果后眼里满是委屈地望着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咳咳,行了,我知道了,你们继续打扫吧,还有这个衣橱也帮我搬到书房去,不要随意乱动便是。”

    吩咐完后,杜白带着小莹儿走了出去,望见天上不断飘落的大雪,感受到迎面吹来的一阵阵寒风,忽然嘴角微微一勾,感觉这种糟糕的天气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了……

    说到底,夫妻到如今还在分房睡才是一件怪事吧!

    等晚些时候,杜白正式走入婉妙的房间里,本该屋内侍候的丫鬟们而是守在了门外。

    婉妙现在还没回来,大概是被生意上的事给牵扯住了。

    不过他一眼便可以看到屋子里的装饰很清新素雅,而床上已经准备好了两人睡的被褥和枕头,看来不会出现就算同房还要分床的误会。

    屋内此时还在烤着火炉,倒的确是比他自己那个屋子要更暖烘烘的。大概是加了一些香料的缘故,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宁神的馨香。

    在墙上,他看见了挂着的自己之前信手写下赠给她的字画,已经被装裱了起来,别有一种书法大家的风味,看起来是颇为喜欢的,倒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最近自己苦练之后,书法技艺提升了许多,或许改天可以写点更好的给婉妙。”他这般心中想道。

    正在这时,身后门再次被人推入,他回头望去,看见婉妙披着狐裘的披肩走了进来,肩膀上与发丝间还有几朵未曾融化的雪花,看来她一路也是匆匆赶回来的。

    二人对视间,相视一笑,火盆里的火似乎也愈加旺盛……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