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泰坦与龙之王 瑞血丰年

第六十五章 泰坦与神裔

    泰坦的族地,天高地阔,草木旺盛,但就是活动的生物十分稀少,穆瑞亚跟着海洛伊丝逛了很久,都没有碰到几个。此时听到战斗的声音,穆瑞亚也是好奇万分。

    当穆瑞亚与海洛伊丝顺着音源赶到战斗的地方,然后穆瑞亚看到了战斗的两位存在……一位不出穆瑞亚所料,就是一位缭绕着飓风与雷霆的泰坦,而另一位,却是他不久之前就见过一位的炽天神裔。

    不过,此时与泰坦战斗的,并不是之前在海洛伊丝庭院外奏乐示爱的炽天神裔,而是另一位更强的,浑身笼罩在一团白炽火焰之中的炽天神裔。穆瑞亚看不清火焰之中,炽天神裔的具体样貌,只能看到一位手持战剑的六翼人影。

    “魂意级。”穆瑞亚脸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战斗的双方,他们举手投足之间,就有数量不等的魂意之环随着他们的动作而出现。

    “好好看一看,魂意级的战斗。”看到了前方空中战斗的海洛伊丝回头对穆瑞亚道:“这跟你的岛屿上那些魂意级不一样。”

    远方,空中,缭绕着风雷的泰坦挥动手中的长枪,随着他的动作,他的双臂之上各有九道青金色的魂意之环浮现,加持他攻击的速度。观战的穆瑞亚根本看不清那柄长枪的样子。

    而另一方,那位体型暴涨到了跟他对战泰坦相比毫不逊色的炽天神裔,面对这一击,身上的火焰越发炽盛,手持战剑斩出,脚下,穆瑞亚照样看不清数量的魂意之环出现。

    这位浑身笼罩在白炽火焰之中的六翼炽天神裔,用手中的战剑,挡下了对面泰坦砸落的长枪,“锵!”两者的兵器相撞,然后,狂暴的冲击波横扫四周。

    “呼!”狂暴的风吹起穆瑞亚的黑发,让他的脸色有些僵硬,因为他发现,不论是泰坦刚刚砸下的那一枪,还是炽天神裔挥出的那一剑,他貌似都接不下来。

    “怎么会这么强?”穆瑞亚的脸色愈发僵硬,他看到炽天神裔避开了泰坦挥动长枪扫出的枪芒,然后,这一道裹挟着风雷的枪芒落到了大地之上。

    “轰隆!”穆瑞亚感受到了脚下的震动,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道枪芒,在地面之上划出一条长达数百米的,深达数十米的沟壑。

    “唰!”一道白炽的剑芒从空中落下,将穆瑞亚呆滞的眼神之中,将一座百余米高的山丘劈成了两半,硬生生的在其中开辟了一条深渊。

    “咳,海洛伊丝。”穆瑞亚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弱,这特么观战都有被误伤砍死的风险。“他们打成这样,就没有人管吗?”

    “切磋而已,为什么要管?”海洛伊丝疑惑的看着穆瑞亚。

    “这是切磋?”穆瑞亚指着他们前方支离破碎的大地,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前方纵横交错几十道最少也都长达上百米的沟壑,穆瑞亚刚来时还奇怪这些沟壑是哪来的,现在他明白了。

    “他们的魂意之环都只展露一部分,当然是切磋。”

    “……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使出全力么。”穆瑞亚沉默的看着不远一座高耸的山岳,被泰坦手中的长枪横扫,半截山体就硬生生给打成了一地的碎石,心中默默的想到。

    “海洛伊丝,我们能不能站远点?”穆瑞亚嘴角扯了扯,他看到又有一道被打偏的剑芒落到了地上,在他面前不足千米处劈出了一条沟壑,剑气四溢,穆瑞亚感觉自己脸上都有微微的刺痛感。

    “没事。”海洛伊丝聚精会神的看着远处的战斗,双拳紧握,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我会保护好你,你就呆在这里好好看着吧!”

    “嗯。”穆瑞亚看了看海洛伊丝的体型,再与远处那位战斗的青年泰坦比较一番,虽然他估摸海洛伊丝还无法参与这种战斗,但挡住一些战斗的余波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止我们在观战。”穆瑞亚环视周围,突然发现还有七八名泰坦在围观这场战斗,不过都是未成年的,因为没有一位如同穆瑞亚记忆中传奇泰坦安斯奥尔那般高大。

    “怎么还有这么多其他的生物。”穆瑞亚不止看到了泰坦,还看到一些很特别生物,在他的不远处,就有一头肋生双翼,通体雪白的“大猫”端坐着,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战斗。

    再远一些,一颗数百米巍峨古木的枝条上,一头神骏的青鳞大鹏同样非常认真的观摩着眼前的战斗。

    三头拥有飘逸银白毛发,不时互相交流的巨狼,身体在空气中若隐若现的紫色豹子,还有拥有四颗弯曲如刀雪白长牙的巨象……穆瑞亚甚至还看到了一只非常奇特的大龟,它的龟甲满是如同微型山峰般荆棘凸起,看起来很有趣。

    “不要分心,穆瑞亚。”看到穆瑞亚东张西望,海洛伊丝不满的呵斥一声,“这些都是泰坦们收服的伙伴留下的后裔,它们生活在我们族地之中,有什么奇怪的。”

    ……穆瑞亚看着天上的战斗,他有些发懵,不论是持枪的泰坦,还是持剑的炽天神族,他们都是在发动攻击的时候,身上才会数量不等的魂意之环。

    与太极岛上的魂意级风暴巨人完全不一样,魂意级的风暴巨人,只要进入战斗状态,魂意之环会一直显现,而且只在脚下出现,完全跟天上的那两位不一样。

    手臂,背部,胸口,脚腕……正在战斗的炽天神裔与泰坦,他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有魂意之环出现,随心所欲。

    看到眼前的一幕,穆瑞亚就知道,这才是魂意之环的正确使用方式,他岛上的那些巨人,估计连最基本的使用方法都不知道,他们对于魂意之环的使用,只是遵循本能,极为低效浪费。

    “好强!”穆瑞亚看着天上的战斗,再一次低声感叹着,心中再无一丝自满之意。看到空中的泰坦与炽天神裔举手投足之间,展露的精妙到极致的武技,穆瑞亚只感觉一股满满的动力涌上心头。

    “锵!”又一次枪与剑的碰撞,缭绕着风雷的泰坦,与包裹在一团白炽火焰中的炽天神裔分开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亚特雷恩。”手持战剑的炽天神裔首先开口,提出了罢战要求。他身上白炽的火焰在逐渐消散,露出了身着战甲的修长身躯,无比完美的俊秀脸庞与背后那带着点点火焰的六翼。

    “伊尔维斯,你还是这么没意思。”手持长枪的泰坦听到自己的对手不想打了,顿时就有些不满:“每次你都在我打得最带劲的时候,就突然说不打了,你就不能好好跟我打一场吗?”

    “少来这一套,亚特雷恩,上次我陪你打了三天两夜,你都不满足。”炽天神裔伊尔维斯同样脸色不善,“看在我们是朋友的面子,今天我才陪你打这么久。”

    “嘿嘿。”高约六十几米的泰坦亚特雷恩,干笑了两声,“伊尔维斯,真的不能再陪我打一会儿吗?”

    “没劲。”说着,炽天神裔那与泰坦亚特雷恩同样高大的身躯开始急速缩小,他是为了与泰坦战斗,才使用类法术能力,将自己的身躯变得如此庞大,他的真身并没有这么大。

    “唉!”泰坦亚特雷恩看到了恢复成十米真身大小的伊尔维斯,就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今天是真的没有兴趣陪他打了。

    “走了,你还嫌不过瘾,就去深渊训练场杀恶魔玩吧!”伊尔维斯挥挥手,就挥动背后的六翼,化成一道白虹,消失在众多观战者的眼前。

    “杀恶魔就更没劲了。”泰坦亚特雷恩嘟囔着,环视四周,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诸多观战者之中最为明显的海洛伊丝与穆瑞亚两者。

    “呦,海洛伊丝。”所有的观战泰坦之中,只有穆瑞亚与海洛伊丝站在一起,自然显眼至极,当然,真正吸引到亚特雷恩的,还是穆瑞亚。

    “这位是?”身躯魁梧,肌肉虬结的亚特雷恩以一种超出穆瑞亚感知的速度来到他的面前,俯下身子,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穆瑞亚。

    他认识族中的每一位泰坦,但他却从未见过穆瑞亚,而穆瑞亚看样子,又确确实实是一名泰坦,这就很让人好奇了。

    “咦!陌生的泰坦。”

    “我没见过他,你们谁见过?”

    “我也没见过。”

    “海洛伊丝,他是谁啊?”

    ……高达六十余米的泰坦,一举一动都吸引着诸多观战者的目光,当亚特雷恩来到穆瑞亚身前时,那些气势非凡的生物,还有刚刚观战的泰坦们自然而然就注意到了穆瑞亚。

    泰坦族地的生物太过稀少了,而泰坦的数量更少,所以泰坦与这些异兽们相互之间基本都是认识的。因此面容陌生的穆瑞亚,自然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给你们介绍一下,安斯奥尔阁下的子嗣,穆瑞亚。”看到围拢过来的诸多异兽还有泰坦,海洛伊丝直接将穆瑞亚介绍给了他们。

    “安斯奥尔阁下的子嗣,那不就是那位大人的孙子吗?”亚特雷恩听到海洛伊丝的话,顿时眼睛一亮,但他打量了穆瑞亚之后,顿时有些泄气了:“你才黄金三阶啊,太弱了。”

    听到这种话,穆瑞亚只有友好而不失礼节的尴尬笑着,他还能说什么,跟面前这位有着劈山断岳之力存在相比,他就是一位弱者。

    “那个,我听说,安斯奥尔阁下的伴侣,不是泰坦,而是一条金龙。”这时,一名扎着马尾的泰坦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出声,她金色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穆瑞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