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泰坦与龙之王 瑞血丰年

第四百五十六章 恶趣味的流浪法师

    “这就是蕾米莉亚女王陛下吗?看起来好小啊!看起来比我女儿还小。”

    “啪!”一只沾着泥土,显得极为粗糙的巴掌拍到说话的中年男人后脑勺上,“胡咧咧啥呢?这是女王陛下,是你家的丫头能比的?”

    本来被打了一巴掌,脸上刚刚露出怒色的男人,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但仍是难消脸色怒色,任谁突然头上挨一巴掌,也不会轻易放过别人,“那我说我的,你凭什么打我?”

    “你这人,咋就不识好人心呢?”打人的老汉一副好心没好报的模样,“十二年前,穆瑞亚大公举行执政大典的时候,我就见过蕾米莉亚公主,跟现在的模样没有什么变化。

    这种跟天上伟大的神袛一趟高贵的存在,是你能编排的?你知道得罪这种如神一般高贵的存在,是什么下场?”

    在底层民众眼中,王国的统治者跟他们在教堂上祭拜祈祷的神袛一样,没多大区别,都是一样的高高在上,一样的强大而又神秘,他们能够看到的,只要他们近乎完美的面容。

    “什么下场?”已经被老汉吓住的中年男人呆呆地问道,十二年的那场大多数人都看过的大典,他恰好就是为数不多没看过的人。

    “嘿嘿,你知不知道五个月前被带到王都绞死的那位洛奇子爵大人?”

    “当然知道。”中年男人眼中的惊惧之色更浓了,那可是他们的领主,当然那是五个月的事了,领主被绞死之后,其家族也被一同抹去了,领地直接收归国有,由王室直接管辖。

    “知道洛奇子爵为什么会被绞死吗?”老汉嘿嘿笑道,人老了,就喜欢逗弄年轻人。

    “为什么?”

    “因为洛奇子爵参加的宴会的时候,编排诋毁那位穆瑞亚大公,说了很多对穆瑞亚大公统治的不满之言。”

    “诋毁穆瑞亚大公?那他该死。”想都不想,中年男人接口道。在底层的民众心中,穆瑞亚的形象非常好。

    “不是,洛奇子爵他是诋毁……”喷完曾经剥削他们的贵族之后,中年男人也反应过来了,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我没有诋毁蕾米莉亚女王陛下,我只是觉得女王的样子太过年轻了。”

    “行了,这老头逗你玩呢,你这种地位低下的家伙,说的话谁会注意呢?”旁边一人实在是看不下去这老头如此戏弄中年人,出言道。

    “哦,也是啊!”平生第一次,中年人觉得自己的地位低下是一件好事,但旋即他怒视旁边的老汉。

    “看我干啥咧?看上面的法术灵幕啊,我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老汉一脸纳闷地看着难掩怒色的中年男人,“难道你觉得我比上面的蕾米莉亚女王陛下还好看?”

    “呸!”看着面前这糟老头子那遍布沟壑,满是褶子的老脸,中年男人真想吐他一脸。

    “别看我,看上面,你看,蕾米莉亚女王身上居然伸出一对翅膀。”老汉有些惊异是看着头顶上法术荧幕转播的画面。

    “翅膀?”中年男人连忙抬头,顿时就看到了伸出荧幕最中央,一身华服的蓝发赤瞳萝莉女王背后,一对比她人还高大的翅膀展开,其上有黑,金两色玄奥纹路,看起来震人心魄。

    “好大,好漂亮的翅膀!我也想要这样的翅膀。”一位被父母抱住观看蕾米莉亚登基仪式的小女孩一脸艳羡的看着上面漂亮的小姐姐。

    听到如此充满童真的话语,周围的人都发出善意的笑声,没有人对蕾米莉亚身后多出一对翅膀有什么意见,也就是发出这翅膀真好看之类的赞叹。

    那些大人物从出生开始就跟他们不一样,身上多出一对翅膀,多长一条腿,或者两只手什么的,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唉,我们洛克曼王国的女王不是人了。”与周围脸色平静的平民不一样,那位老头脸上露出郁闷之色,发生一声低沉的叹息声。

    “老汉,你居然辱骂女王?你完蛋了,我跟你讲。”旁边本就忿忿不平的中年人听到这句话,一把抓住老头的粗布袍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我要跟巡逻队举报你。”

    “你给我撒手。”衣服突然被揪住老头脸色微微发黑,“我什么时候侮辱女王了?”

    “刚刚,你说女王不是人,还想狡辩?”中年人有些兴奋。

    “这小姑娘本来就不是人了,你瞎吗?长这么大一对翅膀,还能是人类?”老汉有些恼火的说道,“人类王国的纯血统治者本来就少,现在又少了一个,虽然早有预料,被龙养了十来年,不可能再保持纯粹的人类血脉,但是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挺令人失望的。”

    “那些大人物本来不就是这种模样吗?你吃饱了撑的操这些心?”中年人脸色露出嘲笑之色,用一种看土包子的眼神盯着老人。

    “这位公主刚刚出生的时候,我亲眼见过的,她是纯种的人类啊。”老人一声叹息。

    “你真能吹牛,还见过小时候的公主。”中年男人嗤笑一声。

    “你知道我是谁吗?没眼力又没见识的土包子。”老人一脸傲然之色。

    “一个种地的老头,谁知道你?”

    “种地的。”老人扯了扯嘴角,摸了摸脸上似乎是因为风吹日晒雨淋而变得极为粗糙黝黑的皮肤,“那你现在再看看我。”

    “呃,你这是什么人?”中年男人有些发懵,因为眼前这位貌似是种地老汉样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从一位饱经风霜的老汉,变成了一位面色红润,养尊处优的老头,身上的粗布衣变成精致的白袍。

    “你说呢?”一根朴实的木手杖出现在这位老者手上,淡淡的灵光从其上溢散,彰显着他的身份。

    “法师!”

    “知道还不放开?”老人脸上露出傲然之色,虽然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但是这种身份被识破然后享受他人崇拜敬畏的眼神,是真的不错,屡试不爽。

    “戚,就你这穷酸打扮,是那些只会一些戏法的流浪法师吧!”

    “只会戏法的流浪法师?”恢复成真正模样的老者脸色涨红,露出一丝恼怒之色,“你怎么不直接说我是一个老骗子?”

    “你还算是有点本事,所以不算是骗子。”

    “我叫梅森。”老法师黑着脸,报出自己的名字,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在这种没见识的土包子面前装AC了。

    “梅森?你怎么不叫梅林?”

    “那是我的兄长。”老法师的脸色更黑了。

    “老骗子,你脸皮可真厚,梅林鉨下可是人族史上最伟大的法师之一,居然说他是你哥哥,而且梅林大人是几万年前的大人物。”

    被人当成骗子,老法师神色反而平静下来了,他脸色和蔼地看着中年人,“没见识的小家伙,听说过近战法师吗?”

    “老骗子,你又在胡扯,还想骗我,哪有近战的法师。”中年人一脸不屑,法师不擅长近战可是众所周知的常识。

    “有,只是你见识太少,没听说过而已。”说完,老法师梅森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一位近战法师。”

    “呵呵!”中年男人打量了一下老法师略显佝偻的干瘦身躯,露出冷笑。

    “想见识下近战法师是怎么战斗的吗?”

    “好!”

    “咚!”粗大带着包浆的黑木手杖重重地落在中年人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