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泰坦与龙之王 瑞血丰年

第七百零四章 云岛坠落

    “这一次,你为何这么早唤醒吾等。”第三位黄金棺材被掀开,其中一位背负着双剑,身上缠满了绷带的剑士走了出来。

    “这一次天灾发生的时间比我们提前预测的早了两百年,整个大陆没有一个国家因此做好了准备。”阿西米奥回答道,“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将你们唤醒。”

    “不应该呀,”听到阿西米奥的回答,最先走出来的那位亡灵重甲骑士有些不理解,“每一次天灾,都是根据地底的死气积蓄速度来预计的,就算会有偏差,偏差值最多在二十年左右,不可能偏差大到两百年。”

    “我们知道这一次背后另有原因,但是现在不是调查的时候,现在我们应该想的是如何保护民众度过这一次天灾,让更多的人类活下来。”

    “这个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会尽量斩杀那些从死气之河孕育出来的怪物。”

    “这对你们太不公平了。”看到以前的战友,现在堕落为亡灵的存在,他们将要做的事情,枢机大主教阿西米奥脸上露出悲伤之色。

    这些舍弃自己人类的身份,抛弃以往的一切荣耀,化为不死怪物的同伴们,就是当亡灵天灾肆虐,长夜降临之时的人类守夜人,他们默默无闻地守护着大陆。

    因为他们的身份,他们的功绩注定不能为世人所知,只有他们这些位于教会最顶层的一批人知晓。守夜人只有付出与牺牲,没有荣誉,也没有欢呼,有时候还要承受辱骂与唾弃。

    “有什么不公平的,当我们选择成为守夜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生前享受的荣耀已经够多的了。”木乃伊模样的双手剑士不以为意的笑道。

    “我们先走了,阿西米奥。”身体已经完全淹没在黑雾之中的帕梅拉率领离开了,她不想再跟自己曾经的恋人站在一起。她也想哭泣,但是干枯的死灵之躯中没有一滴液体。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便是生与死的距离,他们站在一起,慢慢近在咫尺,却连触碰一下都是奢望。

    在老人默默的注视下,三位曾经是传奇,但如今已经堕落为亡灵的守夜人,带着那些那些从棺材中爬出来,再一次握起手中的刀剑保护人类的亡灵们走出这座庞大的陵墓。

    “大人!”看到伤感的老人,他的手下有些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说些什么。

    “走吧,我们去唤醒下一处的守夜人,”无声无息之间,这位老人脸上的泪水蒸发殆尽,他面无表情,重新恢复一位枢机主教应有的威严,然后带着自己的手下前往下一处陵墓。

    奥比斯托受天灾肆虐的岁月何止万年,其中,固然有无数因为天灾而逃离的传奇,但同样也有愿意奉献自我的一切守护大陆的英雄,这些高尚的传奇一代代积蓄下来,造就了遍布于大陆的守夜陵墓。

    ……

    “这些亡灵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一点智慧?”一座被无尽骸骨环绕的人类城市之前,穆瑞亚举起一只骨骼泛着金属色泽的骷髅左看看右看看,眼中露出了一丝纳闷之色。

    在穆瑞亚观察这头特意留下来的骷髅时,这头骷髅的四肢挣扎,想要挣脱束缚攻击他,居然没有一丝畏惧之情。

    “黄金级的骷髅,居然没有一点理智,这就有点意思了。”穆瑞亚掀开这头骷髅的头盖骨,掏出这头骷髅的魂火,用精神力仔细检查了一下,然后居然无法与之沟通交流,魂火之中蕴含的只有杀戮破坏之类的信息。这算什么?深渊之中低阶恶魔脑子里蕴含的信息都比它多。

    “殿下,这是在死气之河中孕育出来的亡灵,它们随着亡灵天灾的爆发,而从地底中走出来,它们就是为了死亡杀戮而生,没有任何沟通的可能,不然的话,如果它们拥有足够的理智,就不会与我们发生冲突,对我们造成那么大的破坏了。”

    一位穿着红袍的牧师来到穆瑞亚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他是穆瑞亚身后这座城市的神殿地位最高的主教了。

    刚刚他们被亡灵围城,城市开启的灵光护罩都已经摇摇欲坠了,但是没有想到关键时候,穆瑞亚从天而降,将围攻他们城市的那些亡灵一扫而空。

    “这样的话就麻烦了。”听到这位大主教的话,穆瑞亚皱了皱眉头,低阶的亡灵最恐怖的地方在于什么?它们那恐怖的数量,还有不畏死亡的特性。

    所谓的死灵,也只是拥有可以操纵死气的另类生命,又不是真正的死者,它们还是可以动弹的,所以才有死灵之称。它们虽然没有跟生灵一样进食,享受,交配等之类的欲望,但还是有其他方面的需求。

    当那些低阶的死灵持续晋升,诞生智慧之后,他们同样会对真正的寂灭产生恐惧,在面对不可抵挡不可对抗的危险之时,他们也会退却。

    如果跟随着亡灵天灾降临的亡灵们真的都拥有智慧的话,人类的损失会少很多,但是可惜在死气之河孕育出来的那些亡灵都只是没脑子的野兽,看到活物就知道杀,正是因此才会对大陆造成如此多的灾难。

    “如果再遇到什么不可抵御的亡灵,就记得用这个呼唤,如果有巡逻的巨人经过这里,接到你的信号,会过来支援的。”

    穆瑞亚交给这位脸上带着希翼之色的大主教一枚求援水晶。

    “感谢大人的支援。”牧师看到穆瑞雅手中递过来的传讯水晶,脸上露出了欢欣鼓舞之色,就是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天灾爆发之后,很多时候就算喊破了嗓子都没有人过来支援的。

    “我先走了。”看了一眼下方骸骨遍地的城市,穆瑞亚化成一道金虹冲天而起,直接离开了。

    ……

    “这就是那个抄了我老巢的小家伙住的地方,看起来还挺不一般的,居然拥有如此庞大的迷锁。”

    在西纳普斯的外围,在灰雾的掩盖之下,一艘又一艘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幽灵船出现了,在最前方中央一艘近万米的超级战舰之中,穿着船长服的巴博萨,望着面前似乎空无一物的夜空,眼中的魂火升腾,他兴奋了。

    “让我看看这迷锁里面掩藏的是一些什么吧!”巴博萨向前方伸出手掌,这一瞬间,他的手掌似乎变得无限大了,一道道阵纹在他的手掌之中崩裂,迷雾开始变得稀薄。

    然后由一百三十二座云岛组成的西纳普斯出现在巴博萨的眼前,宏伟壮阔的云岛奇观,让破解了一处迷锁的巴博萨都呆愣了一瞬,然后他…触发了西纳普斯的防御机制。

    一道道蕴含着惊人的能量波纹从距离他最近的云岛上升腾,向他所在的位置射来。同时巨大的警报声在西纳普斯各座云岛上响起,一瞬间西纳普斯到处都是红色灵光,一艘艘浮空船还有穆瑞亚之前带回来驻守在其中的虚空战舰飞起……这一刻,巴博萨就像捅了一个蚂蜂窝一般。

    “这就是那小家伙的基业吗?还真是厉害,如此年纪,居然积攒出了这么大的家底,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看到这一幕,巴博萨不仅没有丝毫畏惧,他还变得更加兴奋了。

    他忌惮穆瑞亚,主要是他身后的势力,对于穆瑞亚本身的存在并不在意,对于他发展出来的势力,就更不在乎了。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他带来的幽灵舰队中,一门门炮口亮起,然后成千上万道死气光炮轰然射出,落入西纳普斯的十几座云岛之中。

    剧烈的轰鸣在西纳普斯中响起,一道又一道防御光幕从一座座云岛上升腾而起,在更上层的云岛中,庞大的巨龙与圣洁的天使,与威武的巨人飞来。

    但这一切都没有幽灵船的炮击速度快,就在幽灵船源源不绝的轰击之下,距离巴博萨最近的四座云岛的防御被打爆了,然后死气光柱直接落到了那四座云岛之上。

    这是灭绝性的攻击,与死气炮接触的人类劳工直接被气化,而没有被击中的人类也在溢散的死气中,直接化为亡灵。

    “这就是招惹我的下场!”巴博萨咆哮着,他有些兴奋,就算看到了有几位传奇向他飞来,他也毫不在乎,甚至更加亢奋,如果杀了几位传奇,应该会让那个小家伙更加心痛吧!

    中央云岛的风王城堡之中,被穆瑞亚埋在地下的风王鹰晶石卵,在巴博萨打破迷锁的那一瞬间摇晃起来,一道又一道裂缝出现,一缕又一缕恐怖的气息从其中弥漫而出,压塌了空间,这枚巨卵出现了细若发丝的空间裂缝。

    而在中央云岛更上层的云岛,诸多被穆瑞亚划分为科研区域的云岛之一,一位不修边幅,衣着邋遢的老者,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下方,眼中露出了一丝厌烦之色。

    在西纳普斯下方,正当巴博萨想要继续出手的时候,一股毛骨悚然感觉出现了,他的魂火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走!”虽然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强者气息,但仅仅只是魂火本能的反应就足够让他下达撤离的决定,本来他以为可以效仿那个拆掉自己的老巢家伙一样,将这位小家伙的老巢也给抄掉。

    但是刚刚一瞬间那来自灵魂的警示,让他颤抖不已,他知道这些云岛里面肯定隐藏了什么非常可怕的存在,那足以让他陨落。

    “泰坦?不对!肯定是金龙,这也太不要脸了吧?居然给那小子安排那么强大的保镖,那还让他出来历练个屁!”在惶恐之中,巴博萨带着自己的幽灵舰队连忙撤退,途中忍不住愤愤不平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