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3章 翻篇

    钱是纸片子?

    这是一句壕言壮语。

    不过白杨之所以又变成了白杨树,不是因为这句话里面浓浓的装逼意味,而是他理解到了另外一层意思。

    将这层意思结合张小剑现在的实际情况理解可以得出一个很简单的结论张小剑想说的是:我不止有两百万,还有很多很多钱,多到你无法相信,难以置信。

    张小剑也的确是这个意思,他从小到大也低调普通惯了,之所以这么说,除了话赶话之外更多的是想打一个提前量。

    白杨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想骗白杨,也不打算瞒白杨,还想帮白杨。

    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白杨可能会看到很多壕情壮志的名场面,为了白杨别动不动就变成白杨植物人考虑,白杨必须要学会迅速接受。

    接受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变成一个土豪。

    接受和他曾一起蹲在马路牙子抽烟屁股的兄弟明天可能真的会去买一辆玛莎拉蒂。

    最重要的是,接受那个曾经因为想给女友买一部新手机在面馆只点了小碗面,连一盘海带丝都舍不得点的张小剑今天要拿二百万砸场子。

    看着张小剑拎着二百万走下楼梯,转眼消失不见,不得不迅速接受的白杨气急败坏的喊道:“喂,砸十万不行吗,最多二十万,不能再多了!”

    多数时候,财富决定了消费层级。

    张小剑显然是一个例外,下楼之后的时间是1.30,距离赵琳琳的婚礼还有3个半小时,他俩都没吃午饭,所以要先找一个地方吃饭。

    按理来说一朝暴富的张小剑应该会带着白杨吃一顿人均一万的大餐。

    但实际上他们两人在决定吃饭之后,却开着三驴子来到了那家开了足足二十年,从小吃到大,人均消费只有十五元的杨家面馆。

    这不是因为张小剑抠门,而是因为他现在虽然很有钱,并且单论个人财富很有可能超过福布斯排行榜的那些大人物,但他的阶层仍然是平民。

    别说人均一万的大餐,就是偶有耳闻人均三五千的顶级日料店张小剑都不知道开在哪儿?

    在他的社会层级中,苹果挺贵,奢侈品就知道LV古驰,玛莎拉蒂也是因为近些年来人尽皆知他才知道。

    所以,现在巨有钱张小剑和白杨坐在喧闹的小面馆里没觉得丝毫的脏乱差。

    张小剑还扯着嗓门喊道:“两份大碗宽面,一盘海带丝……”

    喊的很自然,喊的很亲切。

    “呼,呼”的哧溜着夹杂着猪油肉馅的面条,张小剑吃的极为认真。

    很快他将面条吃完,还不忘记喝汤,喝到见底他才放下了大碗,额头上密布了汗珠。

    拿起一张劣质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张小剑拿出了一盒七块五的长白山,抽出一根点燃,美美的吸了一口。

    白杨也很自然的顺了一根,吸过一口后,左右望了望,低声道:“你能不能跟兄弟撂个底,票子到底那来的?”

    张小剑早知道白杨会继续追问,他不想回答,所以他说了一句心中所想,但答非所问,却足够震撼白杨心神的话语:“我在考虑要不要抢婚。”

    白杨烟头上的白灰坠落,脸色变得难看,他坚定道:“不要。”

    “为什么?”

    白杨喝了一口杯里的大白梨,沉声道:“这还有为什么?张小剑你特么是不是傻了,虽说这社会嫌贫爱富很正常,但你和赵琳琳这事多多少少证明了她对你不够坚定,爱的不够深,抢她做什么?她又不是偶像剧里的女主角!”

    张小剑快速的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掐灭,神色有些枉然:“好吧,其实我只是有点不甘心。”

    白杨继续道:“虽然我很想在现实中看到那种神父问新娘:你同意嫁给XX吗?然后底下有个SB大喊‘我不同意’的桥段,但我不希望那个SB是你。”

    张小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白杨有点气不打一出来,这根烟还没抽完,就又点了一根烟,道:“赵琳琳多大?今年二十四,你知道她嫁的那男的多大吗?”

    张小剑这三个月一直在回避一切关于赵琳琳的问题,当然不知道这方面的信息:“多大?”

    白杨道:“四十五,不应该叫老公,应该叫叔叔。”

    说着他摆手:“别特么和我说没准琳琳真的喜欢他,如果他不是公司高管,年薪百万开着大奔,有那个二十几岁的小女孩会嫁给他?说句不好听的,能不能硬起来了都是个问题。”

    张小剑被逗笑,笑了两下,他心中感慨道自己终究是个普通人啊。

    白杨也不再开口,将椅背靠实,看着小店头顶那满是污渍却还在不停旋转的电风扇,听着耳边笑声与吵闹,他的情绪也变得低落。

    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他喜欢的女孩。

    下午5点,三星嘉利酒店门前人满为患。

    数不尽的豪车排成一行,宾客上座,热闹非凡。

    绿意盎然的草坪上有小孩拽着气球正在嬉闹,盛装出席的客人们拿着高脚杯,脸上挂满笑容。

    草坪婚礼现在正流行,刨去那些去国外结婚包机接送亲朋好友的真正有钱人,江城这座二线城市的草坪婚礼大多中西混合。

    所以传统的礼账台仍然在场地的入口处,所以现场的长桌上还都放有中式婚礼必备的白酒,啤酒。

    在面馆傻了吧唧坐了一下午的张小剑和白杨来的有点晚,三驴子虽然不存在堵车问题,但到了商业区停车的地儿不好找。

    典礼虽未开始,但某著名司仪已经督促宾客落座。

    两人穿过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进入典礼场地时遇到了熟人苏瑜。

    今天苏瑜格外漂亮,不仅化了精致的妆容,还穿了一条能格外凸显她玲珑身材的白色连衣裙。

    唯一不太协调的是挎着的LV包包,估计这包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赵琳琳的。

    伴娘是朋友干的苦差事,真正最好的闺蜜显然在帮新娘子收礼份,这包里应该是满满的红包。

    看到张小剑也来了的第一时间,苏瑜的脸上流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好像在问,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但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不咸不淡的道:“白杨,小剑那边,老同学们都在那桌。”

    顺着她纤细的手指可以距离很近最靠近出口的桌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张小剑和白杨很快落座,又是一阵招呼。

    只是大家的脸上多多少少都会流露出一丝诧异,他们都知道张小剑和今天新娘子赵琳琳的关系,不明白张小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即便情商再低的人也不会当着张小剑的面前问出什么不该问的话。

    于是最无聊的环节开始。

    有位老同学不经意间掉了一串钥匙,那上面印着BMW。

    自然也有个女孩立刻问道:“老韩现在行啊,都开上宝马了?”

    那位故意掉落车钥匙的老韩连忙表现出自己的谦逊:“又不是自己挣的,老爹没少给填补,才买了一辆价格最低的。”

    “别管价格低不低,宝马就是宝马,老韩现在在哪儿高就?”

    ……

    ……

    这种同学间的攀比与显摆无论在任何一个阶层的同学聚会中都很难避免。

    张小剑和白杨都听的有些烦。

    幸好他们来的晚,典礼很快开始。

    首先是一段激昂的音乐,说不上土谈不上洋。

    在司仪的巧舌如簧下,现场多次被迫响起了很多次掌声。

    在掌声中,年仅四十五岁的新郎满面春风的来到了主舞台。

    司仪理所当然的调侃起了新郎,很多人发出真诚的笑声,而在笑声之后,当然就是那段每一个人都无比熟悉《结婚进行曲》响起。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新娘赵琳琳身着一袭长尾婚纱隆重登场,身后六个伴娘花枝招展,众星捧月的与她一同缓步前行。

    坐在角落中的张小剑目光自然而然的定格在了赵琳琳的身上。

    今天赵琳琳很漂亮,精致的妆容让她顾盼生辉,眼眸中的笑意与期待做不得假,但却让张小剑觉得无比陌生。

    一丝疼痛在自左臂传来,张小剑看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的白杨发现他一脸严肃的神色中带着浓重的警告意味。

    张小剑知道警告他什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张小剑的确没事了。

    他发现自己在看到赵琳琳洋溢着幸福又期待的笑容之后,心里唯一的一丝普通人都会产生不甘也没了,那么之前那些幼稚的想法自然全部被推翻。

    蒂芙尼品牌的钻石戒指带在了赵琳琳的手指上,全场爆发出一阵欢呼和尖叫,惊起了数只白鸽飞向天空。

    在司仪的介绍下,一位外国牧师大叔夹着一本圣经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当他站定后,老套的台词和并不流利的中文脱口而出,格外有神圣感。

    “新郎,你是否愿意取赵琳琳小姐为妻,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爱她,守护她,一生一世吗?”

    “我愿意。”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顾言德先生,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爱他,照顾他,一生一世吗?”

    白杨的右手压在了张小剑的左腿上,青筋暴起,用力极大。

    他生怕这个家伙真的会在这样的时刻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幸好张小剑并没有起身的意思,自然也不会上演恒古不变的偶像剧终极戏码。

    很快,赵琳琳口中的那句‘我愿意’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白杨吁出了一口气,拿起了面前倒了半杯香槟的高脚杯。

    张小剑知道白杨什么意思,也举起酒杯。

    白杨语调略挑,带有疑问道:“翻篇了?”

    张小剑笑了笑,语调下沉,确定以及肯定的点了点头:“其实早就翻篇了。”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抿了抿嘴,都觉得这香槟味道有些像苹果汁。

    然后张小剑拎起脚边的粉红色布袋抱住,看向礼账台。

    白杨一愣,本以为翻篇了就结束了,但看张小剑的举动好像…。

    他现在并不知道张小剑现在要去礼账台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可他很肯定不是砸场子,因为张小剑现在看起来很放松。

    好像彻底放下了什么,总之与来到这里之前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