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83章 梦想狗窝

    由于这顿酒实在喝了太久,导致张小剑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

    当妈的天生都有顺风耳,张小剑这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也就翻了一个身发出了一点动静,这边二姨就喊道:“小剑,下来吃饭。”

    呃,自己多久没有这种待遇了?

    心中一暖的张小剑,想到自己大学和工作后无数次冷冷清清的醒来,发现还是亲娘在身边最舒服。

    坐上餐桌,吃一口二姨做的热汤面,整个身子瞬间暖和了起来。

    “舒服。”张小剑叹了一声。

    然后他又挠了挠头问道:“他们呢?”

    二姨一挑眉问道:“我还没问你呢,白杨和高青松怎么没穿裤子睡在厕所里?”

    张小剑:“…可能他们感情好?”

    二姨又问道:“那罗腾飞和卓非为什么抱在客厅里,我还看到他俩眼角有泪痕?”

    张小剑:“…他俩感情也不错。”

    二姨更纳闷了:“老爷们需要感情好到这种程度?”

    张小剑实在无法为挂着泪痕,和没穿裤子这种事情辩解,反问道:“那二姨,那姐三醒来之后还以姐妹相称吗?”

    二姨想了想:“没呀。”

    张小剑:“…”,想起昨天这姐三以手机手电筒为烛光宣誓的认真模样,果不其然一醒过来全都断片了。

    二姨看着吃的很香的张小剑好奇道:“我还有一件事。”

    张小剑夹了一颗芹菜花生米中的芹菜放进嘴里,嚼出了脆响,含糊道:“您是想要陈凝的签名,还是想要合影?”

    二姨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张小剑的肩膀上,就差点把张小剑的脸拍进面碗里,笑道:“不亏是我儿子,知母莫若子啊。”

    张小剑一听这话:“明白了,都要。”

    二姨一笑,拿出了张小剑的手机递给了他:“从早上响个不停,你快看看吧。”

    张小剑看着见底的面汤碗,又看看二姨问道:“那为什么不早点给我”

    二姨一瞪眼珠子:“早上不是怕打扰你睡觉吗,刚才要给你看,你还能吃饭吗?”

    张小剑傻呵呵的笑了笑,在当娘的眼里,孩子睡觉和吃饭都是天大的事儿,能不被打扰就不被打扰,她才不管你到底有没有急事。

    接过手机,张小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的是史进和顾家晗。

    估计着,这是明天要开已经被陈凝改名的滚粗歌友会要找自己要歌单。

    先打给史进,得知原来顾家晗和她的乐队已经等了自己一天要排练一下明天晚上的曲目。

    挂掉后,张小剑立刻打给顾家晗,那边一接电话,就是顾家晗的有些甜却又带点糙的嗓音:“我的小剑哥啊,我和乐队干巴巴的等您一天了,你晚上能不能抽个空,过来一趟,如果没时间就确定一下曲目,有时间就排练一下。”

    张小剑一听,纳闷到:“这么重视吗,还真需要排练啊?”

    顾家晗回答:“亲哥啊,您是不知道,由于预约的人太多,明儿歌声酒吧可不是免费进的了,要收门票的,老史觉得这可是酒吧浴火重生,再次打响名声的一大战役,这不,今天他又请了一支乐队在酒吧凑合,让我们和您彩排一下,谁知道您”

    张小剑听的一愣,万万没想到,自己想上拼盘演唱会和老史的一次交易,竟然被老史运作成这个样子。

    自己也必须要重视一下,听这排场,自己这次要真是演成了,多多少少能提升一点名气,到时候就对上拼盘演唱会有所帮助。

    哎,为了完成任务啊!

    张小剑道:“地址给我,我现在过去。”

    那边顾家晗:“好嘞。”

    拿到地址,告别二姨,张小剑开启导航,驾驶着小橘一路驰骋。

    ____________

    不知道开了多久。

    反正已经很远很远,四周的高楼变成了平房,泊油路变成了石头路,又拐了拐,钻了钻小巷,张小剑终于看到了他要找到的地方,一个破旧的仓库。

    鼓手冬冬正在门口叼着烟,看到张小剑的车之后,立刻碾碎了烟头,屁颠屁颠上去迎接。

    张小剑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不由得说了一声:“你们这也太惨了吧。”

    冬冬倒是洒脱,无所谓一笑道:“早习惯了,市区里不行,一天得让人投诉八次,这仓库不错,排练的多嗨也没人管。”

    张小剑扫了一眼周遭的苞米地:“这么说,苞米是你们最好的听众。”

    冬冬又笑了笑:“先进去再说,家晗等您等了一天了。”

    张小剑点了点头与冬冬一起进了仓库,一股子潮湿到发霉的味道就钻进了鼻尖。

    然后,他看到了乐队其他成员和顾家晗看到自己露出了笑容。

    他立刻打断了他们马上要打招呼的举止,道:“这不行,这也太差了,好歹你们也是跟过我的乐队,明儿歌友会完事,我给你们在市中心买个房子,再弄最好的隔音。”

    顾家晗还是烟熏妆的老模样,今儿个估计还没洗脸,妆容有些花,融掉的眼线和睫毛膏让她看着跟熊猫似的。

    听到张小剑的话,顾家晗也没当真:“小剑哥,咱还是先排练吧,明儿你一人撑全场,少说不得二十首歌呀,我最多帮您中间串个场,那也的十多首。”

    顾家晗说这话的时候挺急,张小剑却不急,他发现仓库的最深处,一面墙角发霉,墙皮掉落的墙面上贴了至少两三百张纸。

    他走过去凑近一看,全是曲谱和歌词,有些标题上有名字,有些没名字。

    仓库深处潮湿发霉味道有些呛鼻,其中还混杂了一些方便面的味道,往边上一看是一张小破木桌,上面是桶面的残羹。

    张小剑回头看向顾家晗:“这些全是你写的?”

    顾家晗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是啊,哥,咱先列出一个歌单,好方便排练。”

    张小剑一抬手,又问道:“写了多少年?”

    顾家晗不知道为啥张小剑对自己那些卖不出去的歌那么感兴趣,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排练也不差那五分十分,就回答道:“十几年吧,都是些垃圾,卖不出去。”

    张小剑沉默了片刻,看着妆已花掉,蓬头垢面,殊不知自己有多强大的顾家晗道:“我都买了,明儿咱就唱这些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