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113章 弱智白痴

    高青松和苏瑜一搭一唱的还挺有默契。

    张小剑看着两人第一次觉得他俩没准真有戏。

    只是很快他发现,他再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和几秒钟之前不一样,姑娘们同情可惜的眼神变了,变成了震惊与仰慕?好吧这种仰慕应该只是对金钱上的爱慕。

    而男人们的眼神从幸灾乐祸看热闹也变成了震惊和仰慕,这种仰慕是想要结识的仰慕。

    张小剑感觉有点烦。

    他给王婉儿买礼物的时候绝对算不上精挑细选,只是在卡地亚门店中溜达被售货员询问,然后就买了这个手镯。

    他觉得买项链和戒指都有其特殊含义,这种类似手链的手镯更适合送给朋友。

    挑了挑选了选,就选中了这款。

    听售货员说,这款手镯江城本来为数不多的卡地亚门店也只有一个。

    张小剑看中了独特性,于是就买了。

    买完才发现,这东西好像有点贵啊。

    倒不是说对于他贵,而是王婉儿如果得知这个手镯的价值一定会觉得很贵,所以他特意拆掉了包装,撕掉了发票,换上了一个价值十五块的小礼盒。

    可谁曾想,高青松和苏瑜居然对这东西这么了解。

    恰巧不巧的又

    所以不想炫富的张小剑很苦恼,更苦恼的是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叶墨竹。

    发现叶墨竹的神色如常,居然还在对着自己微笑。

    呃,这微笑怎么有点眼熟。

    好像在网咖虐自己的时候叶墨竹就是这种微笑

    刘叔和王总的礼物最后无疾而终。

    他们看向张小剑,觉得自己输的心服口服。

    甭说张小剑比他们年轻,比他们好看,估摸着身价也得是他们的十倍有余。

    无论是MIKIMOTO的珍珠项链,还是DR的钻石戒指,他们买的这两样东西都接近十万。

    按理来讲,为了泡姑娘一出手就是十万左右的礼物,也算是下了血本。

    但和张小剑的卡地亚手镯一比,那真就是大巫见小巫。

    而能随手就送接近三百万的顶奢手镯,张小剑得是出身什么豪门?

    “这小子究竟是哪儿冒出来的?”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刘叔垂头丧气的拿了一杯酒,坐在了机长先生的旁边也问了句:“他究竟是谁呀?”

    机长先生露着姨夫笑:“不知道,但刚在空客买了一架三十亿的私人飞机,这不到三百万的小手镯对他来说估计和咱买小商品批发市场里的小玩意是一个概念。”

    刘叔端着的酒杯的手僵住了,不可思议的问道:“您说什么,三十亿的飞机?”

    机长先生点了点头:“嗯,空中客车A380。”

    刘叔沉默了下来,看着场中的人们,说了声:“我说婉儿怎么看不上我呢,原来这是要攀上枝头变凤凰啊。”

    机长先生和刘叔认识了许多年,他一笑:“还真不是,估计没张小剑,你也追不上婉儿。”

    刘叔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神色,显然认为主因出在年轻有钱有帅气的张小剑身上。

    机长先生,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刘叔随口应了声:“为什么?”

    机长先生摇了摇红酒道:“小姑娘大多感性,婉儿不一样,她是一个相对理智的姑娘,所以她看的很清楚,就你们那几句漂亮话,就能掩盖住自己脑袋里龌龊的想法?呵呵。”

    刘叔沉默,机长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语一冷:“老刘,这次的事就算了,以后不许再追我组里的姑娘。”

    刘叔感受着机长先生手掌的力量,忽然想起眼前这个胡子永远整齐的中年男人出自解放军空军第一航空学院,这好像是一句警告。

    高青松也警告过洪辛书。

    只是洪辛书这种孩子又怎么会在意这种警告?

    虽然他也有疑问,张小剑这样的人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但这与他即将要做的事情并不冲突。

    因为他认为这件事不过分,他认为自己大老远的跑过来,站在这个不上档次的Party里,是需要一个答案的。

    所以在生日Party的尾声,他不由分说的将苏瑜拉到了调酒台。

    跟着苏瑜一起走过来的还有高青松,高青松身后跟着白杨,白杨后面是张小剑和叶墨竹。

    而他们身后,则又跟着一群明显感知到有热闹可看的人们。

    除了王婉儿在别墅里忙着应付之外,室外场地的人全看了过来,调酒台成为焦点。

    高青松的想法很简单,不能让苏瑜被欺负,他必须跟着。

    白杨的想法也很简单,万一真打起来,他比高青松有经验。

    张小剑的想法更简单,你俩那两下子,真不如我一个,叶墨竹的想法比张小剑还简单,既然大家都走了过来,她当然也要跟过来。

    于是正准备装个X的洪辛书有点尴尬。

    但当所有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后,这种尴尬又不翼而飞,他洪辛书想做什么事的时候又怎么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于是他开口宛如弱智一般的道:“咱俩是不是没戏?”

    苏瑜用像看弱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当然没戏。”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答案,但洪辛书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腾了火,毕竟他和他的兄弟,就是什么饺子连锁店的公子,以及城乡集合部的超市少爷已经很久没被女人拒绝过了。

    今天虽然没有兄弟在他身后壮胆,但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边开始调酒,一边说。

    “冰块4块,黑胡椒粉少许,伏特加2盎,干辣椒粉少许,番茄汁5盎司,柠檬1片,芹菜盐少许,辣椒油少许……”

    “这样,一杯血腥玛丽就做好了。”

    以张小剑为首的一群人都看傻了,这是那来的中二少年,调酒是什么意思?

    将看起来有些浓稠的血腥玛丽鸡尾酒推到苏瑜的面前,洪辛书在社会上学的那一套再一次被他搬上台面。

    “喝了这杯酒,以后你我就是陌生人。”说完这句话,洪辛书扬起头,觉得自己真有范儿,殊不知在其他人眼里他跟白痴没什么区别。

    苏瑜用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什么没学会,就学会了点装X,还装不明白的屁大点小孩,缓缓道:“你这一套,应该用在你的初中同学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