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199章 被嫌弃了吗

    地下车库的灯光很暗,柳眉的皮肤很白。

    从乡间开来的奔驰SUV车身多有泥泞,她俏生生的站在车头,别说,这幅画面还有点杂志大片的意思。

    只是,今天柳眉碰上了不解风情的张小剑。

    张小剑不仅没客气,甚至开口低俗,没给任何脸面。

    这次换成柳眉有些意外,因为张小剑给她的印象是虽然不至于深不可测,至少还是应该有作为大人物的城府。

    只是她没想过,其实张小剑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张小剑严格意义上来算,还是一个刚刚脱离了一丢丢小农思维的普通人。

    他不习惯在坐在会议室的中心位置,也不习惯听着老高和周成福话语中的拐弯抹角,更不习惯的是极具功利的结交。

    从与柳眉的第一次握手起,张小剑这个普通人就感觉到了心中的一丝荡漾以及厌恶。

    这两种感受并不矛盾。

    前者是作为正常男人面对漂亮女人撩拨都该产生的感觉。

    后者是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离她远点。

    一般像张小剑这么大的年轻人很可能会被前者主导面对柳眉后的态度。

    张小剑看到柳眉站在车前,也差点被前者主导,他并不比同龄的年轻人强多少,所以开口没留后路,还是他的自知之明在发挥作用。

    只是,张小剑没想到,他面对真正社会上混迹得如鱼得水的人,尤其是女人还是略显稚嫩。

    “车震吗?”话音刚落。

    那边柳眉脸都没红一下,反问了一声:“你敢吗?”

    张小剑:“……”

    看着柳眉眼眸中的确存在的那种直白媚意,他皱了皱眉。

    柳眉圆场道:“张总真爱开玩笑,我也顺着玩笑了一句,别介意。”

    张小剑没有回话,他不喜欢柳眉,更不喜欢目的性太强的柳眉,那怕柳眉身材外貌以及气质的确对任何男人都具备足够的吸引力。

    他绕过她,打开了驾驶室车门,回了声:“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柳叶侧着头,看着张小剑:“的确有事,但总不能在这里谈,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吗?”

    张小剑摇了摇头,一边半个身子钻进了驾驶室,一边回道:“没有。”

    说完这两个字时,SUV点火,引擎发出了一阵嗡鸣。

    柳眉当然不会站在车前阻挡着,她婀娜多姿的走了几步,给SUV让了路。

    然后加油声音传来,她就看到张小剑目不斜视的开着车,驶离了她的视线。

    闻着尾气的味道,柳眉的眉毛变成了一高一低,似有点难以理解,张小剑的态度为何如此决绝。

    于是她从小小的挎包中拿出了一个补妆镜,在低下车库的中找了一束有些昏暗的光,借了借,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姣好容貌。

    然后自己对自己道:“柳眉,你好像被人嫌弃了呢。”

    张小剑当然不是嫌弃柳眉的长相气质以及身材。

    开车离开车库之后,他感觉到自己有一点慌,手心里全是汗。

    然后暗叹了一声,自己果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这也太没出息了。

    事实上,面对漂亮且有气质的陌生女人撩拨,以张小剑这方面的经验浅薄,能做到态度坚决的拒绝已经不错。

    一边开车他就一边想,以后一定最好不要在见到柳眉,这女人的确有点勾人。

    开启导航,输入地址。

    张小剑直奔表哥的家,行走在宁远的城区街道中,他越来越想自己家的猪,所以他决定,要是这边没什么大事,能早点回江城,就早点回。

    当然,二姨的指示还是要明确完成。

    二十分钟后,导航提示目的地已经抵达。

    张小剑打开车窗一看,这里应该是宁远的老城区。

    老城区在华夏任何城市似乎都具备三个特点,道路狭窄,没有停车位,只能放在路边,交警大爷没事还会贴贴罚单,完全不考虑车不停路边难道停到天上去?

    一栋栋老旧的楼房看起来有些破落,只是名字里是小区二字,实则里面有两棵树已经不错,树下还有可能放个大垃圾桶,散发着难以忍受的味道。

    唯一正向的特点是,老城区一般都特别有烟火气。

    住了很多年的邻居总会在路上攀谈两句,环境虽然不是那么好,但因为密度高,住户多,人自然也多,一出门就很热闹。

    张小剑好不容易卡进了一个车与车的缝隙之中,然后下车忽然想到自己应该买点东西上去。

    所以在路边找了一家水果店,不仅买了各式各样的水果,还拎了两箱牛奶。

    大包小裹的顺带问了一嘴店家六栋三单元怎么走,听着店家老太太指挥了半天,张小剑迷迷糊糊的朝着不知道是对是错的方向走去。

    走进小区,又问了几个路人,张小剑终于找对了地址。

    用屁股不嫌脏的顶开单元门,越上楼,越感觉到了有点紧张。

    微信里的亲切归亲切,但毕竟很久没见。

    甚至张小剑都不记得表哥是什么时候结婚的,更不知道表哥的孩子都已经上了初中,但他以前肯定知道,只是有些不重要的记忆,的确会随着时间被自动删除。

    来到一家贴着倒福字的门前,张小剑敲了敲门,然后提起了笑脸,略带一点尴尬。

    门被推开,表哥也挂着和他同样略有一丢尴尬,但其中蕴含了几分亲切的笑容道:“小剑,等你一下午了。”

    然后是特别熟悉的一句话:“来就来呗,还买什么东西啊。”

    张小剑的回答也很官方:“也没买什么。”

    “都是一家人,这不浪费钱吗。”

    “不浪费不浪费。”

    一边说,表哥一边帮张小剑分担了水果和牛奶,看着厨房道:“放那,放那。”

    一套串亲戚的官方流程了下来,张小剑和表哥许志明终于坐在了沙发上。

    “家里小,别嫌弃啊,就当自己家一样。”

    张小剑笑道:“挺好的,挺好的。”

    然后他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这间一室半的老房子,四十多米,暗厅,装修已经有些老旧,虽然还算整洁,但四处都堆满了东西感觉空间更小了。

    又闲聊了好一阵,见面后的那种疏离感渐渐消失。

    尤其是聊起宁雪晴,聊起小时候许志明小时候学象像牛,两人都不自觉且自然的笑了出来。

    “雪晴现在在魔都?”

    “嗯,非要当什么练习生,就想当明星。”

    “这行听说水深啊,这丫头签的公司靠不靠谱啊。”

    张小剑当然不会说那公司被我注资了,宁雪晴估计在公司里的待遇是被当牌位一样供着,只是说:“我去看过,靠谱,没事。”

    “那就行,那就行,对,小剑,你想吃什么,一会儿我下厨,晚上咱哥俩好好喝点。”

    张小剑一听就笑了起来:“好男人啊,吃什么都行,但要说到喝,哥,你怕是喝不过我。”

    “怎么着,酒量很行?”

    张小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喝。”

    “那我陪好你就算胜利,不和你拼。”

    张小剑一笑:“行。”

    两人正有说有笑,不怎么隔音的老楼中传来了上楼声。

    也不知道是听过太多次相同的声音以及上楼的脚步频率,许志明道:“你嫂子和小屁孩回来了。”

    话音刚落没多久,房门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许志明带着笑容打开了门,张小剑当然跟在他身旁,于是看到了一个容貌中上但算不上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一脸烦躁,也看到了一个剃着小平头眼神里有点倔强的小孩。

    “我表弟,小剑,这是你嫂子,这是你“

    没等许志明把话说完,张小剑发现他素未谋面的嫂子对他疲惫一笑,然后对自己的老公道:“先进去再说吧。”

    张小剑这时觉得,好像自己的拜访给人家添了麻烦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