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351章 受虐倾向

    清晨,无雪,大雾。

    门房里的火炕上,王婉儿又第一个率先起了床,这源于她来到宁远之后不仅夜跑还晨练的生物钟。

    先是将眼前的凌乱头发拨开别于耳后,她坐起来寻到了属于她的鞋子后光脚先穿了上去。

    本想着去洗漱,只是一下地,她就看到了火炕上正在熟睡中的人们。

    自然而然她又看到了张小剑半张着嘴睡觉的模样。

    但今天与昨天不同,昨天是叶墨竹抱着他在睡,今天张小剑的胸口上换了人。

    卓非的脑袋落在了他的胸口上,一支露着腿毛的粗腿压在了他的身上。

    张小剑没有抗拒的原因可能是在睡梦中以为是墨竹,所以手还放在了卓非的脸蛋上,嗯这幅画面有些辣眼睛。

    于是,王婉儿又流出了两行鼻血。

    恰巧柳眉又醒了看来,她理所当然的再次看到了王婉儿流鼻血的样子,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张小剑,于是看到了和王婉儿看到的相同画面。

    她一簇黛眉,还是先拿出了一包纸巾扔给了王婉儿。

    王婉儿接过,无声的擦了擦鼻血,然后两人极有默契的直奔学校里的卫生间。

    再次洗脸。

    再次团了团纸巾塞进了鼻孔里。

    不等站在身边的柳眉开口,王婉儿先封住了她的去路道:“火炕这东西,看来我真享受不了。”

    柳眉笑了笑:“今天的主要原因是张小剑和卓非太辣眼睛,另外火炕烧的的确比较热。”

    王婉儿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们应该回去给他们拍一拍照片。”

    柳眉恍然大悟道:“是啊,这样以后小卓非就不会缠着我了,我可以以他是GAY为由,坚决的拒绝他。”

    王婉儿没有在卓非和柳眉的私事上发表任何意见,她揉了揉太阳穴,觉得人有一点晕。

    “怎么了?”

    “没什么。”

    柳眉看着她的脸,发现红晕还未褪去,之前她以为是又被自己发现她偷看张小剑而害羞,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于是她用手摸了摸王婉儿饱满的额头,确定道:“你发烧了。”

    “没有吧咳咳。”

    柳眉道:“走,回去给你找点药。”

    咳了两声的王婉儿只好跟着柳眉走了回去,一边走一边问:“有很烫吗?”

    柳眉回答道:“挺烫的,但我不确定这里面有几分是馋的烫,过会是不是就退了。”

    王婉儿:“……”千防万防,膝盖上还是中了一箭。

    病来如山倒。

    回到门房之后,王婉儿发现越发感觉冷。

    于是她坐在了火炉旁,成为了一名添柴人。

    这时张小剑等人已经纷纷醒来,看到柳眉翻着箱子,又看到了王婉儿穿着自己的羽绒服,又披上了柳眉的羽绒服,得知她发烧了。

    于是大家伙一顿忙活,找药的找药,烧开水的烧开水,叶墨竹还为病号熬起了粥。

    只是药物和关心似乎都没能起到什么好效果。

    王婉儿吃过早饭之后躺在了火炕上,还是感觉冷,又盖上了一层棉被,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而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今天的行程当然不能继续下去。

    张小剑道:“一会儿我们去村子里再买点药吧,然后看看有什么吃的也买点,今天看来走不成了。”

    众人表示赞同,于是卓非去了门外劈木头,准备让屋子里再暖和一些。

    张小剑带着叶墨竹和柳眉又下了半山腰,进入了今天雾气格外的飞鸾村。

    房顶的落雪让飞鸾村的建筑看起来好看了一些,配合着今天大雾更有了些朦胧美感。

    张小剑三人先是来到了菜店,一进去却感觉比外面还冷,发现店里面居然没人。

    刚想扯嗓子喊一嗓子店主,昨天那位领了钱美滋滋格外热情的阿姨从门口走了回来,看到张小剑三人后,露出灿烂笑脸:“今天想吃啥?”

    叶墨竹正要说,就看阿姨将提着的包抱在了怀里道:“等我一下啊,我马上出来。”

    说完,她就步履匆匆的进了后屋,隔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来,只是对话交谈下来,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要的明明是香菜,她却给提了一把芹菜。

    要五花肉,她一刀剁在后里脊肉上

    总而言之,在经过短暂的错乱之后,他们

    还是买到了需要的食材。

    三人走出菜店时倒没觉得什么,他们一路走向村里唯一的药店。

    只是在这一路上看到了三三两两在这大冬天里脚步极快的村民,还有些人也不嫌冷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这才觉得怎么看到的人好像都感觉有点急事儿,怎么感觉好像都藏着啥秘密。

    不过张小剑挠了挠头,要是这秘密自己都能看出来他们在藏着掖着,是不是也太光天化日之下了?

    好吧,并不关自己什么事儿。

    张小剑和叶墨竹与柳眉一起步入了药店,看到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大叔,和几个村名正在说着什么。

    声音很小,听不清。

    在看到他们进来之后,白大褂大叔也立刻停止的讨论,再发现这些人他们并不认识之后,表情都有点不耐烦:“买什么?”

    “消炎药,和退烧药。”

    张小剑话音刚落,这大叔就立刻在柜台里拿出了药,扔在了桌上。更新最快 手机端::

    柳眉看了一眼这两样药的品牌,蹙眉道:“不要这种,要宁远西制药厂出的头孢,还有安克的退烧药。”

    大叔一听更不耐烦了:“都差不多的玩意。”

    张小剑能看出他好像的确有事儿着急要和那两位村民商量,但你毕竟正在开着药店,做的也是服务行业,语气能不能好一点?

    于是他有些生气的道:“我就要头孢,就要安克退烧药,有没有,卖不卖?”

    大叔一看这位小哥有点冲,有点怂了,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柳眉说的这两样药放在了桌上,还嘀咕了一句:“都有消炎作用的,非要头孢干啥。”

    张小剑回了句:“我头孢配酒,你管的着?”

    经历了两次不好的购物体验之后,三人没管这村子里的人都是怎么了,一路回到了门房之中。

    王婉儿还在睡觉,梦境中她没梦到张小剑,反而梦到了柳眉。

    柳眉幻化出了一张愤怒而扭曲的脸,看着流鼻血的自己

    嗯反正她在梦境里能看到自己正在流鼻血。

    然后柳眉质问道:“你就是馋他的身子,你下贱!”

    王婉儿看着梦境中留着鼻血的自己一脸害怕的说了声:“我不是想下贱,我是想上剑”

    “呸!”

    “咳!”

    王婉儿醒了过来,柳眉笑着递来了一杯热水,张小剑笑着递来了两片药。

    他先看了看柳眉,又看了看张小剑,然后因为‘火炕’的原因,又流下了两条长长的鼻血。

    于是,门房内乱了起来。

    “出血了。”

    “拿纸。”

    “有毛巾吗?”

    “用温水浸湿。”

    ……

    反正王婉儿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有人一把磨掉她的鼻血,不知从拿来团好的两条纸通进了她的鼻孔里,一块白色的毛巾带着热乎气在她脸上跟擦地似的一顿擦。

    最后不知谁喊道:“张嘴。”

    她:“啊”

    两片药非进了她的嘴里,一个大茶缸来到她嘴边,不由分说的倾斜后她发出‘咕嘟咕嘟’的两声。  

    一切终于结束了,王婉儿终于也清醒了不少,她看着眼前大伙关心的神态,抿了抿嘴。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立刻起了效果,刚刚还觉得冷的身子里面有了一点小暖和。

    呃,为什么还有点小幸福的感觉?

    我是有受虐倾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