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488章 这是真的!

    酒局进行到了最后往往拼的意志与信心谁曾想到张小剑喝到最后拼老婆

    叶墨竹一脚踩着啤酒箱,一手拿着酒瓶,英姿飒爽的样子,看起来是一个硬茬。

    多数老爷们不太好意思,有女朋友的纷纷对自己女朋友使了一个颜色,于是接下来的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女人喝酒从来不比男人差。

    有些女人似乎天生就喝不醉。

    叶墨竹好像有点这个意思,来者不拒,一瓶接一瓶的吹着,气氛越来越热烈,掌声和尖叫此起彼伏。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看女人喝酒这事儿,比一群大老爷们劝酒有意思多了

    鏖战到十二点,酒局结束,毕竟无论喝的有多嗨,总不能耽误高青松和苏瑜的新婚之夜。

    闹闹哄哄的送走新婚小夫妻,老史等人今天索性也就在酒店住了。

    张小剑看叶墨竹的状态还不错,两人理所当然的打车回了家。

    坐在后排座上,看着俏脸绯红的墨竹,张小剑道:“可以啊,以前不知道你这么能喝啊。”

    叶墨竹嘻嘻一笑,谦逊道:“还行吧,毕竟有点遗传。”

    张小剑将脑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那下次咱俩喝,谁也不带的。”

    “到时候我一定把你喝趴下。”

    张小剑道:“你最厉害了。”

    叶墨竹一停胸脯:“是的,我最厉害了。”

    似乎是遭不住两人的甜言蜜语,又或者这大半夜的道路很通常,没出二十分钟,出租车来到了大青山。

    回到家里,脱掉重重的外套。

    折腾了一天的身子骨现在终于有了疲累的反馈。

    叶墨竹问:“你饿不饿?”

    张小剑摇了摇头,脱掉了自己的卫衣,扔在了沙发上,换上了拖鞋,两人来到了主卧。

    烟酒味道太浓,叶墨竹推着张小剑去了浴室。

    张小剑:“要不要一起?”

    叶墨竹一转身,将浴室门关闭,表示拒绝。

    打开花洒,调了一个合适的水温,张小剑很快洗澡完毕,打开门喊了一嗓子:“你洗不洗?”却没有得到回音。

    裹上浴巾,张小剑一路走回卧室,就看到灯光下的叶墨竹没换睡衣的倒在了床上。

    她侧卧着,抱着枕头,侧脸绯红,双眼紧闭,一副已经睡死过去的模样。

    张小剑看到这一幕才明白,她哪里有多大的酒量,不过是不想自己喝多的难受罢了。

    于是他坐在了床边,用手将她脸上零散的发丝别于耳后,心生感动的同时开始帮墨竹脱衣服

    次日清晨下起了小雪。

    张小剑早早的起了床,看了看睫毛长长的墨竹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被窝,来到了厨房。

    看着眼前的一应用具,他皱了皱眉,以前在出租屋的时候,他是能下厨的人,虽然点外卖居多。

    但这几个月以来,被叶墨竹惯的他对厨房无比陌生,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幸好,技能书可以购买。

    墨竹喜欢喝绿豆粥,那就点满绿豆粥!

    墨竹还喜欢吃煎鸡蛋,那就做最牛的煎鸡蛋!

    墨竹喜欢吃蔬菜,家里还有什么蔬菜?

    张小剑翻起了冰箱,厨房里响起了听着就很不熟练的乱七八糟声音。

    不知是声音太响,还是阳光太足,叶墨竹紧着鼻子,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坐了起来。

    “好难受啊。”

    她一脸生无可恋的嘟起了自己的小嘴,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张小剑并没有在她的身边。

    昨晚隐隐约约的画面开始回溯,她看了一眼自己光着的身子又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衣物,于是赶紧穿戴了起来。

    一路来到楼下,听到了厨房里的声音,叶墨竹看到了阳光下,扎着她的粉色小围裙的张小剑正在切菜。

    叶墨竹一笑,幸福洋溢。

    然后快步从背后抱住了张小剑。

    “难受?”

    “嗯。”

    “下次还逞不逞能了?”

    “不了。”

    “那亲我一下。”

    “啵儿!”

    “铃铃铃!”

    两人正你侬我侬,听到了门铃声响起。

    这才几点?张小剑一看表,十一点半好吧,那还真不早了。

    按下开门键,不过多时吵吵闹闹的声音就传进耳中,以罗腾飞和洪辛书两人最闹腾。

    饭不用做了,中午高青松做东,在宁远最好的饭店又摆了一桌。

    没有喝酒,只是简单的吃饭,话题也基本都集中在昨天的婚礼。

    罗腾飞问:“你怎么觉得,昨天那一幕最让你们感动!”

    “这还用说,当然是接亲的时候,青松喊破喉咙的表白。”

    高青松闻言老脸一红,苏瑜倒是会心一笑,甜度就像他们今天带来的每人发了一盒的喜糖。

    “我觉得带戒指那段也挺好的。”

    “还有,还有改口的时候,太逗了,我从来没见过苏瑜这么难为情。”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叶墨竹看了一眼张小剑道:“你觉得呢?”

    张小剑想了想:“我觉得是苏伯将苏瑜的手递给高青松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仔细观察过没,当时苏伯的眼眶红了,心情一定很复杂。”

    史进作为一名父亲,能感同身受,于是道:“嗯,我也觉得这一幕最感人,想起我闺女要嫁出去,我就”

    张小剑端起了一杯白开水:“别介,你还要哭是吗。”

    老史摆了摆手,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张小剑和高青松开车一路将来自江城的朋友们送到车站。

    没有依依惜别,开着玩笑互相嘱咐了几句挥手再见。

    两辆车一路返回大青山,在门卫处停车,因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门卫居然没上升栏杆,而是跑了出来。

    张小剑打开车窗,就看到一个保安带着一个脑袋缠满纱布的人走了过来。

    保安刚想开口,倒是缠着纱布的伤者显得特别急不可耐的道:“张小剑?张小剑吗?”语气中还带着不确定。

    保安将本想说的话憋了回去,反问道:“你不是说你认识吗?”

    张小剑探着脑袋:“你谁啊?”

    伤者一激动道:“我是顾言德。”

    ……

    顾言德是?

    张小剑回忆了三秒,想起了赵琳琳之前和他说的话,简单纯粹的说了声:“滚蛋。”

    缠了满头纱布的顾言德却闻言大喜,这次是真的!这个语气才对嘛!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