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489章 怎么没打死他?

    天空中的碎雪如絮,零零散散的洒向大地。

    由于昨天被假的张小剑给了一酒瓶子,顾言德的脑袋上缠着绷带,绷带的颜色和今天的天气很配。

    只是,张小剑给了他答案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滚蛋’。

    事实上,张小剑并不想这么直白,因为很不礼貌,也显得没什么教养,但他知道顾言德可以舔着脸来到这里找他,就说明了一件事,好说好劝是没用的。

    就像大姨一家不要脸起来,说道理完全是自讨苦吃,简单暴力往往才是对付不要脸的人最好的办法。

    可似乎他的直白,并没有让顾言德立刻放弃,顾言德反而露出了笑容,这本来也是在预计内的困难,好不容易通过朋友得知张小剑住在大青山,堵在门口等了一中午,他绝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张董,你听我说,我真的有非常要紧的事情”

    大青山的安保拉住了他,往回扯,保安听到了张董的言辞和语气,显然他觉得实在没什么让顾言德继续说话的必要。

    可顾言德不会放弃,保安一拉,他也往回一拉,再加上脑震荡还没有康复,昨天流了太多血,力量的较量他一败涂地,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个场面有些荒诞。

    车窗内的张小剑看着狼狈不堪的顾言德,想起了上一次遇见在机场遇见他和赵琳琳时西装革履的样子。

    而现在的顾言德则穿着褶皱的运动装,满眼的红血丝,一头的纱布。

    可能由于对比实在太过强烈,张小剑一时间竟有些于心不忍。

    这时,跟在张小剑车后面的高青松车门打开了,苏瑜走了下来,对着保安说:“没事,你先走吧。”

    保安略尴尬,没走,而是僵硬在了原地。

    苏瑜在紧跟着她的高青松的陪伴下来到了顾言德面前,伸出了一只手:“起来。”

    顾言德认识苏瑜,他结婚的时候还说过话,吃过两顿饭,虽然没有联系方式,于是一搭手,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

    苏瑜没有再和他说话,而是转身来到了张小剑的车窗口:“有点不落忍,毕竟”

    张小剑表示理解:“行吧,反正也不会改变什么结果。”

    温室如春,窗外飘雪。

    豪宅外的景色就像一张动态壁纸。

    一壶热茶自叶墨竹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桌上人不多,除了张小剑和高青松两口子之外,还有最近在养伤,一直没什么事儿一同去送行的卓非。

    卓非的脸上虽然好了不少,但还是有淤青以及明显可见的微微肿胀。

    他看着顾言德

    顾言德也看着他

    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两人心头滋生。

    苏瑜这时拿着医药箱走了回来,看了看顾言德额头上有些渗血的位置:“换个纱布吧。”

    顾言德连忙摆手:“不用麻烦了,早上刚换过的。”

    高青松皱着眉头沉默,张小剑接过茶壶,将面前的茶杯都斟满,递给了顾言德一杯,还是没有开口。

    顾言德看了看叶墨竹,似乎察觉到了她和张小剑之间的关系,开门见山道:“我们能单独聊一聊吗?”

    张小剑摇了摇头:“不必了,你是来借钱的是吧。”

    顾言德表情僵硬的点了点头,张小剑说了声:“放心”然后抿了一口茶。

    顾言德正瞪大了眼睛,觉得幸福好像来的有点突然时,张小剑继续道:“门都没有。”

    ……

    ……

    “实话说,虽然我们见过,但并不是朋友。”

    “我不知道你千里迢迢的跑来找我借钱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关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如果你说点别的,或许我们还能闲扯两句,如果非要谈钱,那麻烦你喝完这杯茶就走吧。”更新最快 手机端::

    张小剑的声音很平静也很从容,一杯热茶已经算是他的最大让步,以及看到如今顾言德模样后的于心不忍。

    而话说到这个份上,顾言德自然明白自己九成没有希望能借到钱。

    但是他的确做了很多计划和充足的准备,如果说出来被拒绝,或许还会好受一点,这还没开口,脸就撞到了钢板上,实在有些疼痛。

    场面一度沉默了下来。

    他没有喝茶,也没有开口,只是双眸有些失焦的看着琥珀色的茶水。

    苏瑜打破了沉默,她问道:“伤是怎么弄的?”

    从还有些渗血的额头纱布来看,明显是新伤。

    顾言德有些魂不守舍的道:“张小剑打的。”

    此话一出,错愕写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张小剑诧异的看着顾言德,这啥意思,这是要讹人?

    顾言德看到他们的表情之后一摆手:“昨天托了个不靠谱的朋友想见你,没想到碰上一伙冒充你的骗子,可能是他们看出我知道他们是假的,给我了一下子。”

    ……

    ……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张小剑惊异的道:“冒充我?”

    顾言德点了点头:“是,没准骗了不少人。”

    张小剑:“……”

    他看向了高青松问道:“不是,我的名字能骗人?”

    高青松一脸苦笑,不过仔细的想了想道:“还真的有可能知道你的人多,认识你的人少”

    “说说。”张小剑看着顾言德道。

    顾言德的瞳孔再这一刻再次聚焦,他忽然察觉到好像昨天挨的啤酒瓶子有了一丝价值,他道:“给我五分钟,哪怕你最后还会拒绝,但能不能让我把我准备的说完?说完这事儿,我再把我遇到的事情告诉你们。”

    张小剑看着如此执着的顾言德:“说吧。”

    顾言德:“单独的说可以吗?”

    茶话室没有沏茶。

    张小剑坐在茶海后,顾言德坐在茶海前。 : :

    透明的隔断,让两人的情形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虽然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但目前来看非常友好。

    一直好奇顾言德到底是谁的卓非问道:“他是谁啊?”

    叶墨竹回答:“你小剑哥前女友的现老公。”

    卓非:“……,怎么听起来乱七八糟的。”

    苏瑜没听他们的交谈,仔细的看着茶话室里的两人,看到了顾言德正在口沫横飞,发现了张小剑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高青松也和老婆一样再看里面的情况,于是皱着眉头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话音刚落,众人看到张小剑站了起来,抡起了自己的拳头

    众人来不及阻拦,就看到这仿佛用足了力量的一拳,打在了顾言德的脸上。

    顾言德的脸被拳头挤压变形,在侧面看看清清楚楚,受到强大的力量冲击,本来坐着的他像是一个被用力击打的不倒翁,直挺挺载在了地面上,让所有人感觉到地面微颤,耳边也传来了撞击声。

    来不及阻拦,也来不及有所动作。

    众人只能看着一拳打完的张小剑推开了茶话室的门,一脸气愤的说了句:“那个假的,怎么没打死他?”

    高青松:“……,这家伙到底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