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第490章 约见

    五分钟之前,茶话室中张小剑与顾言德面对面坐了下来。

    窗外仍然在飘着小雪,有点没完没了的意思,就像没完没了的顾言德。

    张小剑之所以愿意坐在这里,是想知道什么是假的张小剑,实际上对顾言德接下来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兴趣。

    顾言德用了两分钟介绍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公司,做的到底是什么项目,未来有多么可期,说得好像张小剑愿意借他钱,明天他的公司就将进入世界五百强一样。

    张小剑挠了挠耳朵,有些犯困。

    顾言德知道这些打动不了他,就深吸了一口气,用三秒钟踌躇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张小剑并没有听到这个气口,所以接下来的话让他无比震惊。

    “我可以和赵琳琳离婚。”

    顾言德的神色坚定,说出这句话时似如释重负,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

    只是勇气用在的地方并不在这句话的本身,而在于要讲出这句话之前需要酝酿的不要脸。

    人是有羞耻的。

    但人也是可以不顾羞耻。

    顾言德有些羞耻,但这并不妨碍他的不要脸,看着张小剑的诧异眼神,他继续说道:“如果您想,我可以帮你。”

    张小剑看着顾言德,剑眉蹙在了一起,脸色变得极难看。

    他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男人能说出这种话。

    难道金钱的魔力,真的可以让一个忘记礼义廉耻?

    答案=是的。

    在现代社会中,大多数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一个职业的价值,都是一句话‘你一个月挣多钱?

    没人会关心你具体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大多数是随口一问。

    挣得多就牛逼。

    赚的少就垃圾。

    顾言德以前当然是算挣得多的人,他说出这番话,就说明他需要有钱,他需要虚荣,他需要恢复往日的荣光。

    而不是像今天一样,穿着运动服,脑袋上缠着纱布,脸上带着谦卑的微笑在人前装孙子,他想当大爷。

    相比之下,算得上是大爷的张小剑无比后悔要给顾言德说话的机会。

    他正要站起来离开时,顾言德真诚的,疑问的,渴求的看着张小剑,又说了一句:“你还对她有情份是吧,我真的能……”

    不知道听下去会恶心到什么地步,张小剑扬起了自己的拳头,一拳将顾言德的话憋了回去。

    一拳之后,难掩心中气愤的张小剑没在多看他一眼,径直的走出了茶话室,纳闷的问了一句假的那位怎么没打死他。

    说完这句话,没理众人的反应,他又一转身回到了茶话室,拖着轻度脑震荡被打成中度脑震荡的顾言德扔出了大门。

    没完没了的顾言德被扔在了没完没了的小雪里世界终于清静了。

    天气很冷,北风,不知道为什么雪势加剧。

    接到业主的电话,大青山来了足足一个保安队,他们将左脸高高肿起,纱布凌乱翻卷的顾言德带上了车。

    电话是叶墨竹打的总不能看着顾言德一直趴在门口,他现在需要去的地方是医院。

    保安车队开走之后,坐在客厅里的张小剑这才吁出了一口气。

    “他说什么?”高青松坐在沙发上问着,还顺手撕开了一块巧克力递给了苏瑜。

    苏瑜一口吞下,巧克力很甜,她的笑容也很甜,似乎顾言德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实际上她也看在赵琳琳的面子上做了一切可以做的,已经仁至义尽。

    “不提了,你俩什么时候走?”

    “后天。”

    “年都不在家过了?”

    “年年过年都很无聊,苏瑜现在三个月还能走,在不走就迟了,要不是考虑到婚礼太累,让她歇两天,我俩今天就走了。”

    “第一站哪里呀?”叶墨竹的眼睛亮晶晶的,显然对于蜜月旅行这事儿充满了向往。

    “瑞士。”

    高青松又道:“我们先去,等你们过完年,去找我们呀?”

    张小剑:“……你俩打算玩多少天?”

    “怎么着,得玩一个月。”

    张小剑一口应了下来:“成,那等过完年我和墨竹去找你们,咱们来一个甜蜜的浪漫四人行。”

    卓非咳了两声看着眼前的两对情侣,实在有些咽不下去了:“不是,扔出去的不提了,假的张小剑你们不好奇吗?”

    张小剑:“好奇”

    高青松道:“对了还有这事儿呢。”说着他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小王。”

    高青松之所以打电话给小王,是因为他清楚要查清这件事情必须要找一个每天和很多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打交道的人才能打听清楚。

    小王的工作是在四叔的车行里打下手,每天来自宁远周围的土豪们都会来到车行,他所谓社会上的朋友很多,这件事交给他,必然会办的非常利落。

    高青松估计的没错,电话放下,没出十分钟,小王打来了电话,高青松开了公放,就听小王道:“卧槽,青松,还真有这么一号人物,见面需要熟人介绍的,说的尼玛神乎其神。”

    “怎么说的?”张小剑问道。

    “小剑哥?”

    “嗯。”

    小王道:“说是什么事儿都能办,你别说还真有不少人找他办过事,我打听了一下,有些事儿还真办成了,有些事儿没办成,但也没骗钱,这尼玛算骗子吗?”

    一桌人互相看了看,沉默了几秒,完全没闹懂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事儿。

    张小剑叹了一口气:“办没办成,骗不骗钱两说,但为毛要叫我的名字。”

    “您名气大呗,整个宁远现在谁不知道您,因为青松的事儿,外面都传您是关二爷转世,义气,讲究,想找您办事的自然就多,底层接触不到,上层见过您的也少,这不恰好是个空子。”

    张小剑:“……”

    高青松问道:“要不,咱见一面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张小剑点了点头,对电话道:“能约到吗?”

    小王道:“约到应该没什么问题,您给个时间。”

    “越快越好。”

    “今天?”

    “今天能约到?”

    小王一笑:“小剑哥,这您不是看不起人嘛,我小王在宁远好歹……”

    高青松不乐意听他吹牛逼,打断道:“行了,约到来电话。”然后按下了挂断键。

    小王一脸幽怨的看了看手机,不过想到自己毕竟是高青松的伴郎兼好朋友,怨气渐消,继续拨起了电话。

    十分钟后,搞定一切的他又再次打给了高青松:“晚上八点,IMEI会所404。”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