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一章 九天峰下 落入凡尘

    初卷:凡尘路

    在凡间的极北之地某处,有着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雄伟山峰,峰峦相连,且连绵起伏。

    峰顶端皆是祥云环绕,仿佛直连天际。

    再向上望去,一片片的云海白芒,望不到尽头,好似再上一层就是仙境……

    此处名为九天峰,传闻曾有人来此求道,登上峰顶,随后羽化成仙,直通大道。

    “何时我才能踏在这山尖的云彩上行走,像仙人一样生活在九天之上啊。”

    一位少女,正昂首挺立于半山腰处,不禁感叹道。

    其声竟犹如九月山涧里流出的叮咚泉水一般空灵悦耳。

    细细望去,只见这少女身材高挑,身姿窈窕,约呼七尺有余,着一袭素色白袍而立。

    头上插有发簪,一头有如瀑布般的银白色长发散落在背后,颇为亮眼,正随着衣袍在身后肆意飘舞着。

    再望向这少女相貌,却是惊为天人,只见其貌若天仙,气质高昂,其气场竟稳压群峰之上。

    虽独身于山腰处,却令人万然无法忽略,其双目灼灼的正抬头凝望着九天峰之上,目光如炬,仿似要透过这片云海,看透这片苍天,直达九天之巅。

    “州君!”

    一声高呼,打断了少女的遐想,也同时收回了那不经意间,由感而发的傲人的气场。

    只见那名为州君的少女星眸微转,便转头望向那高呼她的少年,随即露出倾城般笑意,脆声如鹂回应道:

    “小洛?!你不帮爹娘收药材,跑到这里来作甚?”

    只见那被称之为小洛的少年,着一身麻衣粗布,身高八尺有余,魁梧异常,皮肤较为黝黑。

    那小洛也不回应她,只顾着闷头奔跑,步伐矫健的三步两步,便蹬到州君身旁,冷不丁的就将州君“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两人便应声翻滚纠缠在地上。

    待滚了两圈后,只见那小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粗壮的双手紧按住州君的一对皓腕,使其动弹不得。

    便得意的咧开那张大嘴笑了起来,漏出一排洁白如雪的牙齿来,竟还带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对着压在身下的玉人儿满脸笑意的说道:

    “哈哈,我就猜你又跑到这儿来,傻看着这些个山头发呆嘞,你个楞瓜!”

    听到此话儿,州君玉面上便浮现出一丝恼怒,挣扎了起来。

    但这州君身材较为单薄,此刻又是双手被制,便是左右也挣脱不开,盈盈小腰扭动个不停,却只是徒做无用功罢了。

    便眉头紧蹙着,朝着这身上粗鲁的人儿娇斥道:

    “小洛!我可不许你说这些个高峰是山头!你要心怀敬意,这些可都是能让我悟道成仙的通天大路,可不许胡说!”

    那小洛听后便是撇了撇嘴,看着身下着急恼怒的州君,笑意更甚,不由的调侃道:

    “好呀好呀,那些是你的通天大路,那我,便就是你求仙路上的拦路虎啦!”

    说罢便徒的松开州君,双臂撑地,猛地一发力便麻溜起身开来。

    身子俯向州君,学着老虎的模样,面上做起了鬼脸,抬起双手,手指勾成爪状,随后头颅转动“嗷呜~”的怪叫了一声,便开怀大笑着跑开了。

    州君怒嗔似的溜了他一眼,随及也憋不住笑意,“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便也麻溜的起身,笑骂着追了上去,两个人便在下山路上嬉笑打闹不断,欢笑声也渐行渐远……

    却看那山脚正下方却有一小村落,名为九天村。

    村落四周绵亘着一长条一长条的耕地,一片又一片的灰色的田圃。

    田圃之间是网丝一样的小径,小径上长着梨树和李树,绿树成荫,小河环绕村子而过。

    村里的老人们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玩耍。

    田地里,庄稼绿油油的,惹人喜爱,除草的人们,挥汗如雨。

    这时候两个小机灵鬼已经一前一后的跑到村口了。

    “不行啦,不行啦……跑不动啦!“”小洛你好歹歇一歇啊,跟头牛似的,不知累。”州君在小洛身后气喘吁吁的叫喊道。

    小洛听到身后的抱怨话儿后,便忙的脚后跟急刹,待站定后,便转身回头望去,只见那州君已是手扶双膝,弯腰而立了,还在那儿喘息个不停,一呼一吸之间已是满身香汗淋漓。

    待小洛细细望去,只见那汗珠顺着州君那精致无暇的小瓜子脸,正一滴一滴的“啪塔啪塔”往下掉落,掉落的汗珠竟是晶莹透明,不带一丝浑浊之意。

    再看那州君,肤若凝脂,领如蝤蛴,唇似樱红,柳眉星眸,再配上那婀娜多姿的身条儿,比起画中神颜还犹过之。

    那双水灵剔透的眸子上面,还长着细长微翘的雪白色睫毛,此刻正在微微的呼扇颤动,再映着这片良田美景,煞是好看。

    小洛竟一时看呆,片刻缓过神来后,粗长的剑眉便微微一挑,表情戏谑的对着州君说道:

    “州君你真不似是人间能出落的人儿,却天天尽是女扮男装,你若是将女装换上,怕是全村小姑娘都要跑过来,挠花你那张小脸了吧,哈哈哈~”

    “也是,这村里的小姑娘比起你这朵娇花骨朵儿,简直就成了一根根狗尾巴草了,不堪入目的很呐,哈哈。”

    待小洛调笑完后,便又板着那张黑脸撇撇嘴道:“也不知以后谁家小伙子能娶了你这只小妖精,那也不知是积了几辈子德了……”

    话语之间竟带有一丝酸溜溜的意味。

    州君听到小洛的骚话儿后便是一脸羞愤,好看的小脸憋得通红,便愤愤反驳道:

    “我可是咱家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不如你说的这般不堪,哼!我可是要做那脚踩玄宇,踏天而行的仙人呢!”

    “好好好,那踏天而行的仙人阁下,为何连我这个村野小子都追不上啊,嗯哼?”

    小洛板着的黑脸一变,戏谑更甚的看着她说道。

    说罢,还刻意伸手的把那破旧的裤腿挽上来,亮出他那黝黑结实的小腿开来,小洛小腿不时用劲,那小腿上如同雕刻般分明的肌肉也就随之抽动几下,好似在嘲笑州君肌软无力一般。

    州君撇见那粗壮的小腿,随即脸红恼怒的呵斥道:

    “哼,你练那些都是无用的皮肉,那村口算命老瞎子的书上可有讲道过,天上的仙人们可都是一般像我这般模样,瘦瘦的,玉树临风的,随便一抬手你便遭不住了。”

    话音一转,

    声音变得有些娇柔期盼起来:“待本大仙得道之日,准你个跟班仙童的位置,护你一生周全可好?”

    或许是已经想到了得道成仙后的日子,如何如何,州君便把小脑袋往上一扬,双眼放光,小脸儿上也变得神光焕发起来,还傲娇的挺了挺那略显单薄的身板。

    容不得她再去细细臆想,小洛便轻吐了一句:“痴心妄想。”

    一句话,便瞬间就将那州君拉回到了现实。

    州君幕的一回神,感觉像是被打回原形,样子不再神采。

    小洛看到州君这个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知道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便赶紧转移话题道:

    “呆子走啦,回家吃饭了,今天有你最爱吃的猪油拌饭,爹爹今天去赶集专门为你换了一斤猪油,真是偏心的很。”

    说罢,小洛还撇了撇,便继续说道:“我到诞辰时候要什么没什么,你一到诞辰就有好吃的,哼,好不公平!”

    小洛表现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道。

    州君看到小洛这副吃瘪的样子却是美滋滋的笑了起来,双眼弯成了月牙,仿佛像吃了蜜一般开心。

    小洛也随之咧了咧嘴角,笑了起来,走到州君身旁,不由分说的便一把抓住州君那细嫩如白玉的小手,牵着她就往家中走去。

    州君也好似习惯了一般,也就笑而不语的被他牵着,两人便一同归家了。

    此时正值正午,骄阳当头。州君望着小洛,抬起玉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感受到左手被他坚实有力的握着,心中感到有阵阵暖流涌过。

    再望向他那只布满老茧,黝黑粗糙的大手,心中便不由的一阵感慨:

    “自小到大以来,爹娘和小洛便从未让我干过一次农活,小洛更是处处袒护于我,无论我在村子里惹出什么乱子来,都是由他来帮我摆平善后,以至于多给别人家帮干了好些农活……”

    想到这里,州君有些羞愧,抿了抿小嘴,低下头来,不一会儿,便又俏皮的抬起头来,继续望着小洛那黝黑的面孔,暗自打量起来。

    “恩……面上虽是黝黑一片,轮廓倒也是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剑眉大眼的,别说,还挺耐看。”

    州君心中默默想到这些,便嘴角翘起,窃笑起来。

    转念又一想:“哎,从小到大只要望着他,心中就无比踏实。如若有一日我真能成仙,定要学得什么永生仙术传授于他,好让他一生一世都陪在自己左右,两人快意逍遥一辈子!”

    想到这里,州君的目光便变得柔和向往起来。

    此刻的小洛感受到州君的目光,便扭头看过去,正好与其对视,身体便忽的打了个冷战,眉毛一紧,心想道:“这楞瓜这么怪异的看着我,定是又在想什么鬼点子要捣蛋了,得赶紧回家……”

    小洛正准备加快步伐,正巧这时州君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开了,叫的州君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随后两人相视一笑,步伐也就更加轻快了起来。

    话说这州君,名为莫州君,要问这莫州君的由来,那可真是异乎寻常,匪夷所思

    那是在十五年前的一个雷雨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且狂风呼啸。

    九天峰之下,红日未落,天空尽是暗红一片,如血浇灌一般,还伴随着阵阵妖风四起。

    漫天的五色雷霆正在天幕中不安的四处涌动着,仿佛欲蓄势挤天爆裂而出,将这片天穹撕个粉碎。

    村子里的人们还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恐怖天象,如此骇人景象,仿若大妖出世,天地不容,都纷纷吓得紧锁家门,闭门不出。

    且看此时的小洛,还正在偎他娘的怀里吃奶,忽的一道雷霆落下,劈在莫家院里的那颗大槐树上,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槐树便从中折断,应声倒地。

    小洛被这声巨响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小洛的娘亲便赶紧抱紧小洛轻拍哄道:“娘在阿,小洛不哭,小洛不怕。”

    “孩他爹呀,这是什么鬼天气啊!都持续一天一夜了,你别说娃儿害怕,我都怕的要紧呐!生怕哪下雷击就落到咱家屋顶上来了。”

    孩他爹听到抱怨后先是静默不语,眉头紧锁,随后便对着妇人怒斥道:“妇人家家的竟说晦气话,不许胡说了!兴许过一阵就好了。”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雷霆从天幕中闪过,不过奇异的是,这道雷霆的颜色竟鲜红如血,且正正的直奔莫家草屋屋顶,轰鸣而下,刹那间便将屋顶洞穿,贯穿至地面。

    此时此刻,夫妻二人无不惊恐万分,都是大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红雷击落,在屋内地表处炸出一个大洞来,尽是惊的是目瞪口呆,寒毛竖立。

    奇怪的是这道红雷仿似除了劈开屋顶,炸出这么个大洞之外,便再无他意,雷花电星随后散落开来,把屋内填充得霞红一片。

    过了许久,从屋顶破洞中漏下的雨水已将孩他爹的衣襟打的湿透,他爹便在一阵冰冷中回过神来,刚想要转过头来,厉声呵斥妇人那张乌鸦嘴,可是还未待开口,眼角余光却瞟到了一个东西,便又是惊诧着半张着嘴,又缓缓转过头来,看向那物。

    只见那东西像似个篮子,那篮子又是如金如玉一般构造,不停地散发出五色光芒,一下子便惊的他,把余下的话儿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嘴巴大张大口的吸着气。

    孩他娘见着那篮子,早已是吓得魂飞魄散,愣坐在炕上了。

    他爹顾不得妻子如何,缓缓的,一步步的迈向大洞中的那只篮子,只见那篮子似是由不知名宝玉构成,那宝玉似是有生命一般,此刻正在不停地纵横交错,相互缠绕。

    其质如金如玉,其表神光流转,其色忽明忽暗,根本不似人间之物,看得孩他爹咽了咽口水,鼓足勇气,便往那玉篮里探头望去。

    只见那篮子里,竟还有个用仿似人间华罗绸缎包裹着的婴孩!

    绸缎上还用不知名金线绣着“州君”二字,只见得二字鎏光华转,甚是光彩夺目。

    只见那婴孩肌肤如玉,浑身肉嘟嘟的,甚是白嫩可爱,饱满圆润的小额头上还有一条金线竖立,不像是画上去的,仿似是天生所致,浑然天成。

    此刻婴孩正在那儿恬静香甜的睡着,呼吸匀称,还时不时的吧唧吧唧小嘴。

    孩他爹看完之后,吃惊的是难以言语,感觉这辈子遇到过最惊奇最奇异的事情莫过于此,简直是闻所未闻!

    还未来得及感叹完,只见那玉篮子便不停的蠕动起来,随后缓缓托起婴孩,飘起离地三寸有余,随即猛的收紧五色霞光,又忽的散发出一片氤氲。

    玉篮氤氲过后竟幻化为九条流光溢彩的玉骨,玉骨盘缩至婴孩前胸,随后便如同旋涡一般旋转扭动,缓缓盘旋融入婴孩心口。

    那婴孩好似不愿,便放声啼哭了起来。

    良久,直至不见玉骨踪影后,那婴孩便缓缓下落至地面,额头上的金线也随之渐渐隐没,同时也止住了啼哭。

    与此同时,外面也忽的风雨骤停,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孩他爹眼睁睁的看着这如同神仙戏法的一幕,深深的不敢置信,嘴唇还在那不停地颤抖着,半晌后,颤声喃喃道:“此子……不应属人间啊……”

    一时之间,缓不过神来

    那一夜后,又过了几日,村落里便传出,莫家男人上山采药时,捡到一个襁褓婴孩,不知是谁家所丢弃的,又无人认领,于是就此在家抚养。

    小州君这便安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