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二章 药田奇异 妖眸初醒

    “爹,娘!”此时州君与小洛已是结伴走到家门口了。

    州君闻到饭香,已是两眼泛光,便撒开小洛,迫不及待的跑进门去了。

    “回来啦,快坐下吃吧,饭刚好,今日可是我家小州君所诞芳辰,过了今日,便已成年,州君可就成了大姑娘啦,所以定要多吃些啊。”

    “娘还特意跟隔壁王婶讨了俩鸡蛋来煮呢。”她娘眼中含笑说道。

    边说边给州君往碗里夹鸡蛋,一颗,两颗。

    这让州君瞬间感到幸福的不能自己,脸颊便微微泛红,连忙对娘摆摆手说道;“娘亲,不可全给我啊,还是爹娘切开来,咱们一起来吃吧。”

    她娘听了后,笑意更浓,捋了捋垂在眼前发丝有些欣慰的说道:“我家小州君真是越发可爱懂事了,越来越讨人喜爱呢。”

    “过了今日,怕是家里的门槛都要被这十里八乡的媒婆踩烂了,我家州君出落的如同天上小仙女一般,这九天峰下,哪家小伙子不识我家州君?谁又不喜欢我家州君呢?”

    州君听了之后,脸更红了,不知该如何应答,便只好埋头吃起饭来,好似要把头埋到碗里一般。

    只见此刻小洛那张黑脸微转,瞅了一眼州君,便嘴角挂笑,有些玩昧的说道:

    “爹娘的偏心真不是一点半点啊,顾小不顾大,要论成亲,那也得是我先娶个大姑娘家才是,州君再怎么也得往后稍稍,你说是不是啊,小州君?”

    州君还在那埋头吃着猪油拌饭,嘴里含糊不清的“嗯嗯”回应到。

    不过却悄悄的夹起了个鸡蛋,放到小洛碗里,随后又偷摸的抬起头来,对着小洛狡黠一笑,眼睛都笑成了两个小月牙。

    他爹看到这一幕后,便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两个活宝。”

    饭毕后,娘在抹桌子收拾,爹正半倚在炕头上,抽着旱烟,先是猛吸了一大口,随后又在炕头上磕巴了一下,鼻孔长长的出着烟,随即悠哉的说道:

    “这季药田也不知怎得,药材长势极好,但那杂草也长得奇快,好似割不完一般,怪事了。”

    “不过这季注定是要大丰收了,待药材全部长成之后,爹便收来去集市卖个好价钱,得钱之后,就把咱们这老屋好好修缮一番……”

    说罢便打量起自家的黄泥活起的墙壁和茅草麻布堆搭起的屋顶来。

    州君听完爹爹讲的话后,眼珠便滴溜溜的一转,随后拍了下小洛,便走出屋外,小洛会意,便跟了出去。

    只见州君招呼着柔夷小手,示意让小洛附耳过来,待他侧身俯过来,便朱唇轻启,小声说道:

    “我在村口算命老瞎子的那些个奇书里有看到过,世间有着天材异宝的地方,都会生出种种不同的奇异出来,好多普通人便是凭借着些许奇遇才能成仙的。”

    “小洛你看,这药田里莫不是有什么天材异宝不成?”

    州君话毕,便默默地在等小洛回应,殊不知,小洛此刻内心已是七上八下……

    此刻的小洛感受着耳边朱唇呼出来的热气,耳根有些痒痒,两人又挨的如此之近,使得他又接连嗅到,从州君身上飘来的那股子异香。

    霎那间便黑脸一板,感到浑身不自在,心中不住的默默想道:“这楞瓜身上怎得越来越香了?再加上这相貌似妖,这才十五啊,再这么长下去那还了得?!”

    “按照书上所说这简直就是红颜祸水啊,照这势头长下去,那还不得祸国殃民了?马的,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家的小瘪三……”

    心想之处,便突的生出些许莫名气焰出来。

    不过待他转念一想,我是她哥哥呀,瞎想这些干什么啊,便突的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脸黑也看不出来。

    便连忙推开州君说道:“那就去药田里看看罢,正好帮爹爹除除杂草,也是好的。”

    说罢便嘴唇紧闭,扭过脸去,看也不看州君。

    州君望着小洛那不正常的神态一脸茫然道:“好呀,我的意思就是咱们过去好好找一找嘛,话说你好端端的推我作甚?……”

    小洛闻声不语,也不理州君,自个闷头转身回屋拿镰刀去了

    画面转换,两人已是悠哉游哉的漫步在了田间小径处,此刻已是夕阳西下,近黄昏,在夕阳的照耀下,田间庄稼仿佛都被披上了一层美丽红霞嫁衣,景色甚是美丽。

    州君放眼望去,田间美景尽收于眼底。便闭起双眼,猛的吸一口这田间的清新空气,随后双臂张开,像是在拥抱太阳一般,心中豪迈万分,便放声道:

    “如此良田美景真想一直看下去!待本大仙得道之日,就把山脚下所有东西,一草一木,全部买下来作本大仙的后花园,没事就来此散步,至于你嘛就赐你作个后花园大管家,如何啊?哈哈哈~”

    说罢便笑眯眯的望向小洛,眼睛似月牙一般,调皮异常。

    小洛扭头望去,一脸黑线,心中默道:“刚缓过来你又来……”

    撇撇嘴便打击道:“开始了,开始了,你又开始了,你就使劲妄想吧。”

    “哼!才不是。”州君小嘴一蹶便反驳道。

    小洛干脆就不去看她,闷声道:“到了,你连自个家药田都不认得吧,尽知道天天跑出去瞎玩,跟那老瞎子胡混,爹娘也是不管你,随你怎样就怎样,简直太溺爱了。”

    “哼,要你管!”州君嘴倔的更高了。

    不过待州君看到药田里的景象后,便愣愣的站定不动了,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小嘴,有些激动道:

    “小洛快看你快看!”

    那边的小洛已经是蹲在地上,单手挥舞着镰刀开始清理杂草了,本来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烦闷,却又不知是因何而起。

    便有些不耐烦的回应道:

    “一惊一乍的,叫哥哥,目无尊长的,大你半年也是你长辈,药田能有什么好看的?你要看便自己看去罢。”

    州君不顾小洛不耐烦的语调,略微有些有些颤抖的继续说道:

    “小洛你能看到吗?这药田里!”

    话说到半截却又硬生生的停住了。

    小洛这才听出来州君语气不对,便朝她望去,大声询问道:

    “怎的了,你看到什么了?”

    但话音刚落,小洛却震惊的发现,州君那原本黑如耀石的瞳孔,此刻正逐渐泛红开来,有如红漆浇灌一般,身后的银白色长发也随之无风自舞了起来,场面甚是妖异。

    小洛发觉不对劲,便猛的起身,快步跑向州君,随即一把抓住州君的手臂,扯到身前来,急切的发问道:“你没事吧?州君?你到底看见什么了?你这眼睛是怎得了?!”

    州君便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双眼直视着小洛,此刻四目相对,州君的瞳孔已是如鲜血一般妖艳,小洛不由得被那双猩红的眸子吸引望去,却猛然间浑身汗毛战栗。

    因为,小洛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来自死亡的威胁,正铺面而来。

    那感觉强烈的犹如刀顶在喉,令人窒息,仿佛像是死神正在邀请自己一般,以至于浑身麻痹,身子想扭动却动不了分毫,只能簌簌沥沥的颤抖不已。

    自己的双眼,也感到有如刀锋在割揦,仿佛正在被州君的那双眸子吸魂夺魄一般,身子也变得异常痛苦难安起来。

    “不!不是仿佛!此刻分明就是在吸食自己的魂魄!”

    小洛此刻已是清楚无比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无济于事,殷红的血液已经从小洛眼眶溢出,顺着脸颊直流而下。

    小洛这十五年来,还从未感受过如此危机,下意识的只想闭上双眼,大声喊州君停下,可是身体和嘴巴早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小洛的魂魄被那双鲜红妖异的眸子,拉扯撕拽着,使他痛苦万分,双膝颤抖不已,已呈现下跪的趋势,似是要马上跪拜在州君身前。

    殊不知此刻的州君,却早已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州君只感到身前有丝丝清凉入体,令自己身心愉悦,随即便猛吸一口气,随后深陷其中,奇妙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十五年来,内心从未发现如此渴望过,渴望这种清凉舒爽的感觉。

    自己简直就像是久旱逢甘露花朵一般,渴望着雨露的滋润。

    就连心脏,也随之快速的“蹦,蹦”跳动,快速而富有节奏,跳动的每一下都强壮有力,仿佛也在强烈的呼吁道:“更多……我还想要更多。!”

    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打断了她的奇妙状态。州君立即回过神来,瞳孔也迅速回溯变黑。

    待她看到眼前景象后,便像被雷击一样愣住,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随后,疑惑,惊恐,担忧,害怕,依次变换,出现在了州君的面孔之上,泪水忍不住的就夺眶而出,朝着小洛放声哭喊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洛小洛!!”

    只见小洛此刻已经是丧魂失魄的跪倒在州君面前,双手伏地,就如同朝拜州君一般。

    七窍流血,浑身颤抖,双目紧闭,铜牙紧咬,牙龈都用力的都咬出血来。

    此刻的州君早已六神无主,只感到浑身冰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瞬间填满了州君那焦灼的心。

    州君也同样跪在小洛身前,紧紧扶住小洛哭泣道:

    “不要怎么会这样小洛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吓我”

    只见小洛好似也终于忍不住痛苦,牙关一松,便放声惨叫起来,双手捂眼,痛苦的打起滚来,嗓音低沉又带着痛苦的嘶吼着:“你不要过来啊!不要过来州君求求你你不要过来”小洛的音调逐渐变弱,最后竟变得苦苦哀求起来。

    州君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感到有些石化,此刻好看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眼泪还在止不住的往下流,不敢置信的想到:“是我把小洛变成这个样子的吗?我?到底做了什么?!”

    幕的一回想,

    “是刚才那种渴望的清凉吗?“

    心念之处,州君的瞳孔便忽然紧缩,霎那间,面上就带了些许癫疯,木然喃喃道:

    “不,不可能.!,我怎的可能去害小洛?!一定有别人,一定是别人!!”

    随后便猛地抬起头,惊慌的环顾起了四周,却发现是一片空旷无人,反复确认了几遍之后,便是仰天长尖啸了一声:“不!!!!!”其声撕心裂肺!州君心中痛苦之意表露无疑!

    只见州君嘶吼完便是跌跌撞撞的起身,又跌跌撞撞的走开,步伐散乱,不知道要到哪去,双眼空洞无光,神情看起来有些臆症。

    也不知道州君神情呆滞的走了有多少步,突然之间便又想起小洛,

    “小洛还在生死不明!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忽的眼神就清明了几分。

    “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小洛!先救小洛要紧!”

    州君便马上强制自己,收住所有混杂的念想,先救人要紧,其他事之后再说!

    于是乎又放眼望去,只见四周田地还是空无一人,便是更加心急如焚。

    “没办法了,那就索性自己先扛着小洛走!一定要快些回村去找郎中!”

    思罢便快步跑向小洛。

    小洛此刻已经是承受不住那份偌大的痛苦,已然晕死过去,但还是脸色铁青,面容扭曲。

    只见州君已是蹲在小洛身前,似乎忘却了小洛的身型体重,只见她抓紧小洛双臂,作势就要背。

    要是换作平时,州君肯定背不起来,就他那小体格,还说不定要摔个狗吃屎。

    但是只见此刻州君身子一发力,腰背便绷的挺直,双脚再那么用劲一蹬,就将小洛拉扯的背起,同时也起身开来,快步往村中赶去。

    整过过程显得异常轻松流畅,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殊不知她身后的土地上,已是烙下了两个深深凹陷的脚印,脚印周遭也随之干裂爆纹起来,与旁边的平整地面格格不入,显眼异常……

    州君也顾不得思量,自己与平时有何不同,心中只想背着小洛赶紧回村,好让小洛快些被救治!

    夕阳西下,一抹月色浮上枝头,蜿蜒小径上的那个如玉的人儿,却是越走越快,细细望去,那红肿好看的双眼中,还透露着些许坚韧。

    “希望小洛平安无事!”

    想到此处,州君便转脸望向肩头处,望着小洛那耷拉着的脑袋,眼神变得愈发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