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五章 仙督仙障

    “这两个种族也经历了无数时代争斗,人族也是团结一致对外,但魔道却丝毫不参与,实为可恶之极!但却毫无办法。

    直至寅会时代,咱们所处的这个界面,两族已是互拼到死伤惨重,两败俱伤,两族形势也是岌岌可危。

    魔道便是瞅准此时,倾巢而出,荼毒天下,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只会落得两族尽灭,独留魔道横行于人世间。

    就在这两族生死存亡之际,便由仙界的两族大能插手,联合布下结界,双才定位,划分出人妖两界,隔绝妖与人。

    同时又使出震天手段开始消灭魔道,为的就是让下界两族各不干扰,各不越界,各自繁衍生息。

    但魔道还未消除过半,便被仙界众多魔头联手所打断,也就没了下话,下界魔道见势头如此,便也只得是偃熄旗鼓,聂聂修行,不敢再出来作乱。

    这才使得两族各自稳定发展起来。

    那是咱们人族最安定平稳的时期,又过了些许年,下界的人族由于没有妖族敌对,魔道也不敢出来作乱,人人都安心修行,发展势头迅猛,纵然导致了人族修士接连飞升上界不断。

    然而此举又引得了上下两界妖族的重视与不满,那仙界妖族认为,如若这样放任下去不管,人族必然会一家独大,破坏两族之间平衡。

    于是乎,那些个妖族仙界大能便反悔约定,共同出手破坏下界人妖结界,并由此引发了上下两界两族的又一番血战。

    至于战果我就不得而知了,但那仙界两族不知为何好似相互妥协了一般,不知相互定下了什么规矩,使得双方合力,暂时打通上下两界两根通道,各派一位仙人下界作为监督。

    下界的仙人被修行中人称之为仙督,听闻两个仙督实力不分伯仲,甚至有传闻,人仙督修为更为强悍一些。

    他们的职责就在于维护下界两族平衡,至于怎样维持,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九天峰,便是直连这人仙督下界的通道。”

    这里本是极北寒阴之处,本应是千里冰封,寸草无生,之所以周围都四季如春,且无妖魔鬼怪作乱,全是因这人仙督临走之前,布下了一道仙障,这仙障绵延数十里,所到之处皆是绿意盎然,生机浮现。

    妖魔鬼怪全都靠近不得,更别说想要破障而入,除非是那妖道魔道修为比起人仙督还高出些许,不过在这一界,那是根本不存在的。”

    济公顿了顿,随后又继续说道:”你不出去走动,自然不知这天地之大,这天下之乱,这天下之精彩。在这片乱世之中,这里实属为少的太平之地,也着实太太平了一些……”

    说罢便望向那满眼都是小星星的小洛,略带着一丝苦笑不语了。

    小洛一直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听得是两眼放光,听得是心中憧憬万分,深深的感到先生懂得甚多,简直就像是给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自己简直就犹如那井底之蛙一般……

    脑瓜里还突的生出,出去闯荡闯荡,见识一番这大千世界的想法。

    不过随后转念一想到州君和爹娘,便又匆忙的甩甩头,心头想到:

    “我要是走了,州君和爹娘怎么办,尤其是州君那个楞瓜,放在家里吧,啥也不会,看着就担心。

    要是带着她出去吧,就更担心了,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怎么跟爹娘交代,我岂不是也要内疚一辈子唉,那就守着她,看着她嫁人生子过完这一辈子吧也挺好的不行!怎么越想越气呢还!”

    小洛心里的活动是精彩万分,但这脸上却是面无表情,面色就犹如黑炭一般,双眼还紧盯着地面,像个沉思者一般。

    济公见他许久没有说话,模样看起来像在沉思,感到饶是有趣,便开口询问道:“你在想什么?”

    小洛被这一声轻问打断了心中所想,只觉得心中想法说出去甚是丢人,便支支吾吾的打岔道:

    “啊没想什么,我在想我在想,看不到妖魔鬼怪我知道为何了,但在天上飞的仙人我打小也没见过啊是这仙障也不让仙人们进来吗?

    济公看着他不自然的神情,眉毛一挑,徒然不信小洛所言,但还是缓缓为他答道:”哦?这个问题嘛,很好解答,自人仙督下凡到九天峰来以后,修真界来这里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

    各门各派,各个势力,各种散修都想着观瞻仙迹,来此悟道,都希望能有所领悟和收获,更可笑的是各门各派为了争夺九天峰,因此还互相大打出手了一番。

    待势大的几家把那些个小门小户赶走之后,便分头四处钻研山峰与仙障,四处打坐悟道,不过到最后却一无所获。

    不仅如此,还发现这仙障内的灵气反而比仙障外的灵气稀疏万分,十分不利于修行,更别说与他们那些大门大派所占的灵天福地相比较了。

    这人族修士很需求灵气充沛的地方,不然修为会因为吸取不到足够的灵气而止步不前。

    于是乎,大家都认定,人仙督布下仙障乃是随手而为,并无他意,仙障神妙倒是神妙,只不过对他们那些个修士毫无用处,便放弃了此处,都纷纷走人了。

    不过也还有些不死心的人赖着不走,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修为始终是难进一步,且又无所领悟,简直是消磨时间,浪费寿元,便也只能放弃此地。

    久而久之,此地也就变得无人问津了。”

    “哦……”

    小洛像听天书一般听完,脑子里还在慢慢消化着刚才济公所说的。

    济公也就在那静静的看着他,等他开口,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此刻小洛只感觉脑子里面嗡嗡的,心中默默想到:

    “我果然不适合读书……等等,接下来该说什么……州君,对,州君的那眼睛是怎么个回事!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于是小洛便睁着大眼,略有些紧张,怯怯的问道:

    “那先生可知,人族可有什么能让眼睛变色的神通嘛?……”

    听到此问后,济公双眼微微一眯,动了动那亘古不变的嘴角,对着小洛微微一笑,那笑容让小洛感到有些渗人,却也不敢言语些什么,只见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想问的,可是州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