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十章 尴尬

    待小洛再睁开眼的时候,屋子外面已是傍晚,小洛赶紧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四周已不再是一片混沌,自己正躺在自家炕上,于是便琢磨着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自个好像是突然就晕倒了,然后身子就使劲的往下掉,往下掉……

    小洛幕的一回想,心里那个后怕啊,不过没摔死就好……想罢便安心的拍了拍心口,朝屋中望去。

    只见看到爹正盘坐在小凳上抽着大烟,娘正在起灶做饭,唯独不见州君。

    小洛便心生疑惑,不由的发声问道:“爹,娘,州君哪去了?”

    爹娘听到小洛的声音便赶紧转过身来,他爹是猛的就站起了身,她娘更是把手中正拿着的锅盖顺手往灶台一扔,就直直奔了过来,着急的跪扑到炕边上。

    双手紧抓着小洛的腿,便是开了哭腔,道:“好儿子你可算是醒了!你不知娘有多担心你啊,我们进来以后见你躺在地上,怎么叫都叫不醒你,要不是州君再三保证你肯定无恙,娘可就要找那个济公算账去了啊!换药还能把我儿子换晕过去,这是什么个糊涂大夫啊!好没天理啊!”

    说罢便泪眼汪汪的用手轻抚着小洛脸庞,仔细观察着儿子,看看哪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小洛此刻是一脸懵逼,听得是云里雾里,脑子一时缓不过劲来,半晌后,脑子里分清梦境与现实后,心想着,定是在那片混沌里学习“洛伽天体”的时间太长了,这现实里的本体却还是在晕着不动,让父母徒增担忧了。

    思定后,便眼珠一转,抓着娘的手说道:“娘,我真无碍了,我初次醒来的时候还觉得浑身酸疼,有些不舒服,头脑还时而眩晕,你看这自打济公给我换了药之后,现在是浑身舒爽,感觉身轻如燕,一点毛病都没啦。”

    说罢便起身跃下炕来,为了表示自己身体无恙,还专门在屋里来回蹦跶了好几圈。

    他娘愣愣的看着儿子蹦来蹦去,身体确实像是没事了,只不过这脑子却……

    这才抹了抹眼泪,随后巴巴的说道:“儿子你没事便好……哎呀,快别蹦跶了,傻不流球的,你这才刚醒啊,你等娘给你做饭去,好儿子一天没吃饭,定是饿极了。”

    他娘说罢便起身匆匆回到灶台,继续做饭去了。

    他爹也是坐回小板凳,接着猛吸了一口烟,随后抓着烟袋的那只手,朝门外指了指,撇了小洛一眼,并没有说话。

    小洛看着爹爹这番举动,正疑惑不解的时候,只见那木门“吱”的一声大开,一道窈窕可致的身影便从门外蹦了进来,那双好看的大眼睛直接就锁定了小洛。

    只见小洛正在诧异的看着她,她便忽的嫣然一笑,刹那间的仙姿玉色,令小洛看的都有些呆住。

    也不管其他,只见她轻抬玉足,便是径直朝小洛奔过来,张开一双藕臂,跳起来就要扑到小洛怀中。

    小洛见状,没有丝毫迟疑,赶紧伸出双臂接住这忽如而至的玉人,顺势就将州君抱入怀中,两人便变得紧紧相拥起来。

    待州君抱紧小洛后,两条大长 t u i 紧接着就攀缠而上,此时此刻,州君就像是挂在小洛身前的一只树袋熊一般可爱可亲。

    虽然兄妹这般看起来,着实有些不妥,毕竟两个孩子都已成年了,但州君却毫不在意,搂着小洛的脖子又紧了一些。

    只见怀中玉人儿绛唇轻启,望着面前的呆呆的小洛,眸若秋水,柔声埋怨道:“你可知,你这些天能吓死个人,动不动就躺着不动,以后可不许再这般吓唬人了。知道不?”

    说罢便小嘴一厥,双眼盈盈如水的注视着他,静盼他的答复。

    小洛听到此番娇怨的话儿后,便呆滞的看着那已是贴面而对,动人心魄的幽怨脸庞,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慌乱,七上八下的,眼睛躲闪,不知该如何作答,才能让她安心。

    同时又感受着怀内的芳馨柔体,时不时的还有阵阵清香袭人,一嗅之间,更令小洛无法思考了,耳边还传来了丝丝热气,已是吐露到了自己耳旁,刹那间,耳根便感到有些刺挠,想要赶紧腾出手去挠。

    双手便下意识的由搂变托,单手拖住州君的,抽出另只手来,准备挠挠那奇痒无比的耳根,待那只手抬了大概有个三分之二的时候,便是愣愣悬在半空中,动弹不得了。

    因为此刻的小洛,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如有雷击,仿佛跳出了六道轮回一般。

    他只能感觉到,拖住州君的那只手……

    只觉一片温软在手,触感柔软至极,本能心念之下,便是又忍不住的糅捏了几下,质感竟有如棉花一般绵软……

    州君同时也感受到了小洛那不轨的动作,身体便变得 m i n g a n 至极起来,同时浑身也僵硬了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正带着好许惊诧,瞪的奇大,呆滞了片刻。

    只见那细白滑嫩的脸蛋也随之“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便慌忙看向小洛,只见小洛此刻一脸痴呆像,嘴巴还在微张着,好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便羞愤的银牙微咬,猛的就推开小洛 X i o n g 膛,跳落下来,逃离了小洛的魔掌……

    小洛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便错愕的望向州君,只见州君那双好看的大眼睛正在愤愤的瞪着自己。

    小洛略一回神,突的老脸一红,便是尴尬了起来,赶紧低着头,不再看她,还猛的把双手收起,藏于背后。

    后又觉的,“这不是做贼心虚嘛……”

    便又将双手伸回来敞开,却又不知该放在哪里,一时之间,小洛的双手便无处安放了。

    州君看着小洛这般尴尬窘迫的模样,突的便是气焰全消,本想噗呲一声笑出来的,但又觉得此刻不太合适,便硬是憋在嘴里,闹得嘴巴鼓鼓的,像个小青蛙一般,样子看起来可爱至极。

    随即便用鼻子娇哼一声,眼白溜了小洛一眼,娇呵道:“吃饭啦。”说罢便转身朝着饭桌走去。

    小洛听到这话后,便是如释重负,长呼了一口气。

    心中同时默默念道:“州君真不知是怎的长得,真是越发的妖魅动人了,就连这身子也……啧啧啧,不过这手感是真的好啊……”

    想完便抬起头来,不由自主的看向州君,望着那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婀娜身段,便又是看入了神,正巧,仿似心有灵犀一般,此刻州君也扭头瞟向了他,小洛发现州君回头,立马心头慌神,随后便猛的垂下头来,好像犯了什么错一般……

    州君看着他不对劲,美眸一眯,柳眉一蹙,便又是联想到刚才一幕,小脸便是变得愈发通红起来。

    直接是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瞪着小洛,气冲冲娇斥道:“哼,你个死小洛!我以后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说罢便不再理他,愤愤的走到饭桌旁,便是一猛的坐下,拿起碗筷,埋头大吃起来。

    爹娘见状一脸诧异,刚才兄妹两人还好生生的抱在一块,亲密无间,怎得这一小会儿,州君就被气成这样了,这变化得也太快了吧,想不明白。

    不过想着两人平时老是嬉笑打闹惯了,便也没怎么在意。

    这时娘便招手呼喊着小洛过来吃饭,小洛听到娘叫,便闷声应到,于是聂聂的走过去,心中不断嘟囔道:“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州君可是我妹妹啊……就算不是亲的……我这定力真的是越来越差了,可能是因为关心则乱吧。”

    想毕还卟愣了两下脑袋,好似要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清空甩掉。

    小洛在饭桌上却也是没心思吃饭,竟还有些心生愧疚,时不时的抬起头来,偷瞄一眼州君,却只见州君还是在那里埋头大吃,菜也不夹,一时之间无语。

    过了一会,州君吃完了,抓着碗筷“砰”的一声就猛拍在桌子上,吓了桌子上的三人一跳,只见她先是怒瞪了小洛一眼,随及便对爹娘愤愤说道:“爹,娘,我出去玩了,这碗筷一会都由他洗好收拾好就行了!”

    爹娘愣愣看着州君,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也不知道小洛是哪儿惹着她了,两人都不明所以……

    还是他爹率先发声打断沉默,对着州君点头应道:

    “好,出去玩要小心一些,早些回来啊,这天色都已经很晚了。”

    “知道啦,爹。“

    州君应许后,随即又是恶狠狠地瞪了小洛一眼,便快步跑了出去……

    “你是怎得惹得州君了?这么生气还是头一回呢。”娘向小洛问道。

    “没什么……”

    小洛嘟囔了一句便也埋头大吃起来,吃到一半却又猛地停住,含糊不清的说道:“娘,今个就由我洗碗收拾吧。”说完便又埋头大吃起来,让人猜不出他的心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