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十一章 愚钝

    自那晚后,州君似乎像是刻意避开小洛一般,两人眼神只要稍有碰撞,州君便迅速移开目光,理也不理小洛。

    这小洛也不知该如何开口缓解尴尬,便也只能闷闷的出门而去,准备修炼他那所谓的神功,寻找通窍,感悟变化去了。

    却不知州君内心正埋怨小洛这块榆木疙瘩,一点都不开窍,也不会过来找她搭话。

    每次小洛出门,州君也会随之跟着出门,不过二人到了院外却是背道而驰,两道影子越拉越长,两个人也愈行愈远……

    却说小洛这两日在村外寻到一块僻静之处,四周尽是林荫环绕,灌木丛生,且正好包裹着一小片椭圆形空地,空地之上小草纷纷,有拇指那么高,显得这块宝地更加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实为静心练功的好地方。

    此时的小洛已是正站在空地中央,闭起双眼先是猛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吐出。

    便依照着第一幅经脉图中小人的样子,摆开架势,马步摊开,左手呈掌,右手掐诀,精力全部集中于左掌,开始感悟和寻找掌中奥秘……

    一个时辰过去了……小洛闭着双眼按照图上招式变化,随风舞动,来回演练。

    两个时辰过去了……小洛变得纹丝不动,空摆着架势,紧闭着双眼,眉头子盘的很紧……

    三个时辰过去了……小洛的双腿开始有些颤抖,怒睁着双眼,紧咬着铜牙……

    要是有外人在这里,定是认为小洛练功十分刻苦,这坚持不住了还在咬牙坚持着,这份习武精神当真是难得可贵!

    实则不然,小洛此刻都被快气炸了。

    气的是想要按照这功法步骤感悟变化,寻找通窍,估计他站在这练一辈子也感悟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气的是济公没有骗自己,自己确实资质提不上个!

    气的是那金色小字竟然还敢晃点自己!这让小洛有种受到欺骗的耻辱感,也有被它捧到天上,随后又摔下来的失落挫败感。

    当然最气的还是自己不争气呀!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天资有问题!简直是愚钝异常,别说想感应到通窍了,就连经络都感受不到一丝,直白的来说,就是毛感觉都没有。

    只能感觉到腿脚和胳膊传来的阵阵酸疼……

    “哼!”小洛一声怒哼,便猛地一跺脚,收起了这看起来很是怪异的姿势。

    随后便有一阵强烈的酸软感袭来,遍布全身,于是小洛便顺应着本能,缓缓躺倒在草地之上,待身体触草地,便是一阵酸爽,那酸爽令小洛不由的呻吟了一声,随后吐了口气道:“真舒服啊……”

    只见此刻小洛已是躺在草皮上,双眼放空,呆呆的望着那清澈湛蓝的天空,还时不时地还有几只蝴蝶飞过,小洛便不自主的想要抬手去抓,但此刻胳膊的酸疼却让他未能如愿。

    小洛便扭过头来,垂视着那条不争气的胳膊,先是一副颓然不堪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那略显呆滞的双眼却逐渐发起狠来,变得又凶又利起来。

    只见他紧盯着那条不争气的胳膊怒喝道:‘’我叫你听我的!整个身体都得听我的!我要你作甚你就必须作甚!!是我在控制着你们,而不是去听你们的话!!!”

    此刻的小洛已是满腔怒火,气愤异常,那被怒声呵斥的那条胳膊,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便不由衷的开始颤颤巍巍抬起。

    待小洛抬起胳膊后,便对着天空,分开五指,映着他那要杀人的目光,随即紧紧一握!噼啪之响不绝于耳,拳背上的青筋也彰显且跳动着,仿佛要把那片天都撕碎,攥在手心一般。

    小洛见此景,满足的咧开了大嘴,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酣畅淋漓,随后猛地翻身,双臂撑地而起,仿似已全然抛弃肉身痛苦一般,整个人看上去也是焕然一新,气质突变,整个人都变得干练了起来。

    “既然那灵图对我无用,那便用最笨的方法来练罢,可能还更适合我一些。”

    说干就干!小洛便开始双手撑开,脚尖支地,身体绷直,一起一伏的做起了俯卧撑来。

    这可是小洛的拿手好戏,平日里没事便会做些个打发打发时间。

    但从今个起可不一样了,他要做,便要做到力竭力竭再力竭!以求来找寻突破!

    大颗汗珠不停地滚落,小洛此刻却是旁骛杂念,心里只是很单纯的想着:“只要我不断的去练,去刺激双手,今天用掌做,明天就用拳,后天再用单手做,不行再换别的方式,总有一天能刺激出那什么狗屁通窍出来!哼,我的意志可是坚如钢铁!”

    月上树梢,小洛的家中。

    “到饭点了,小洛这孩子怎么还没不回来啊。”小洛他娘焦急道。

    “小洛平时可是很乖巧,很守时的,不会是在外面出什么事了吧?……”他妈忽的联想到,此前小洛满身是血的场景,就变得更加焦急慌张起来。

    小洛他爹看情形赶紧去劝说道:“没事的,干嘛自己吓自己?大家先吃饭等他,肯定快回来了,估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

    州君此刻也是眉头紧蹙,小嘴巴就那么一厥,虽然心中的焦急跟娘亲有得一拼,但却就是不开口。

    跟小洛赌气归赌气,可是现在小洛迟迟未归,州君心里是万分放心不下,更别说吃饭了,哪里来的胃口。

    过了片刻,州君便对爹娘开口道:“我去找这个混蛋去,也不知是调戏谁家小姑娘去了,天天的没个正型,吃饭都忘了吃!”说罢便起身挤开椅子,径直跑出门而去。

    孩他娘有些惊诧的望着州君的背影,喃喃道:‘’我儿子啥时候变成这样了?若真是这样,那倒感情好,那木头疙瘩总算是开窍了,还能早些给咱俩抱孙子了,哈哈哈。“

    想到这里,他娘便是笑逐颜开,一点也看不出之前有焦急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看的旁边他爹是一头雾水,心道:“女人还真是善变……”

    却说这州君,顺着白天小洛走过的方向寻去,没走多一段,便发现了一道宽厚的身影,正在慢步的走着,与其说是走,更像是用力的在抬腿迈步,样子很是怪异。

    于是州君便快步跑过去,再细细望去,是小洛无疑!

    却见小洛此时正偻腰驼背,还耷拉着个脑袋,双臂也是垂下,跟折了是的,走起路来一走一甩的,看起来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