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十四章 魔种出世 天地对峙

    小洛此刻看着这株芍药,却有些疑惑不解,这株芍药是比别的芍药大了点,但是怎么看,也不像奇珍异宝啊?便将茫然不解的脸转向了州君。

    州君看到他这副疑惑的表情后,便开始耐心的解释道:‘’这株草药似乎可以在这药田之中随意变换位置。”

    “初次相见时,是在白芍区,那时它还是一株白芍,突的昨个就变成了一株白云花,在白云花区了,今天竟又变成了个大红芍药,躲在这里。”

    “不过随它怎么变幻,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因为无论它变成什么,都是浑身散发着黑气,且有一种,让我感到厌恶十分的气息,让我的身体十分排斥,好似我跟它天生不搭调一般。”

    解释过后便又是恶狠狠地指着芍药对小洛道:“那日,我的眼睛就是被它激发出来,你才会被我所误伤的!所以罪魁祸首就是它!洛,你赶紧把它薅出来,吃掉它!绝对大补!”

    小洛听到州君的狠话后一脸黑线,心里想着:“你这不是胡搞吗……你厌恶它,你就叫我吃掉……伤我的是你,你怪上株植物干嘛你确定跟它上辈子没仇嘛?

    果然是天生不搭调这哪是不搭调,这踏马是天生相克好吗?……唉。”

    小洛刚想劝阻州君这个想法,还不待得张嘴,就只见州君面色突然一凝,紧接着双目紧闭,再徒然猛的一睁,只见那睁开的双眸,刹那间就变成了鲜艳粉红的颜色!

    待州君开瞳之后,小洛立即就能感受到,有一股浩大的威压正朝着他扑面冲刷而来,竟还是昨日那股冰凉透骨之感。

    待再仔细观察一下,却发现此刻的这双眸子,跟上次那双血红的眸子还有着些许不同,好似没有那种吞噬魂魄,令人惊恐万分的朝拜之感了,那气势倒也不那么凌厉肃杀了。

    一句话,没之前的架势那么唬人了……

    只见州君正冷酷无情的凝视着眼前那株芍药,见那芍药枝干开始左右摇摆开来,州君眼中忽的精芒一闪,便一声大喝道:“还想跑?!“

    紧接又喊道:”洛!你快过去把它薅出来吃了,我这个样子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

    听到州君的话后,小洛也想赶紧扑过去,将那株芍药拿下,但是身体却受州君那股冰冷威压所迫,变得举步维艰起来,只得一步一滞,异常艰难的往过迈去。

    那芍药好似感受到当下危机,便更加努力的晃动枝干,花瓣散落,也突的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威压气浪出来,其质感灼热逼人,那突如其来的灼热气浪,更是将小洛打的直接倒飞出去。

    小洛刚被打的倒飞两丈,还在半空中张牙舞爪,惊慌失措之时,随即又被州君的那股冰冷威压给猛斥了回来,叽里咕噜的就滚落在土地上,正好夹在州君与芍药当间,好似是她俩中间的分界线一般。

    只见此刻的小洛被夹在两道看不见气浪之中,这气浪还是一冷一热,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分成两半一般,半截身子像是被埋在灼热沙漠,后面半截身子却是浸在了寒冷冰池。

    此时的小洛像极了一根在狂风中的挣扎的小草,左右飘摇,身不由己,就连骨头都被压得咯咯直响,现在是想起身都难,更别说去取那芍药了。

    与此同时,村中不同两处,正在屋内打坐的两人,感受到远处药田的这惊人的变化,便同时幕的睁开眼来,眼中尽是震惊异常,内心不由惊呼道:“好强的魔气!”

    其中一人便是济公,二话不说便起身开来,左脚向前一迈而出,转瞬之间,便来到这药田上空,抬起右手双指,蓦地一抹双眼,火眼金睛法门一开,药田景象便映入眼帘。

    但看到眼前此景,济公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只见那田野之上,滔天的粉红色妖浪与漫天的黑色魔焰正在相互碰撞纠缠着,气势虽不大,但是蕴含在其中的气息却是一个比一个惊人!令济公惊骇不已。

    眼看着小洛还在其中死死挣扎,济公便眉头一拧,右手犹如璃龙吸水般往上一提,一柄细长锋利的游龙宝剑便是凭空被摄了出来,剑柄在上,倒悬于济公身前。

    此剑名为游龙,剑上有龙,半透明金色小龙正不停盘旋于剑身,剑锋冷光闪烁个不停,只见济公右掌一摊开,这游龙剑便乖巧的调转个头,剑柄就凌于济公掌中。

    济公忽的双眼一眯,姿势却不动分毫,便对着前方虚空冷冷的说道:“怎么?老鬼,你要拦我救人吗?”

    “哦?是救人还是杀人啊?”

    一股浑浊的声音从空中飘来,随即虚空之中变得波澜一片,便从中走出来个弯腰驼背,白发稀疏的老头来,竟是村口那个没事给人算命,卖奇经异书的老瞎子!

    只见老瞎子此刻正踏空而行,缓缓踱步而来,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见济公不回应,便是垂下头来,俯视着田间那两个如同蚂蚁般大小的人儿,捋着他那长长的的胡须细细打量着。

    且边走边说道:‘’啧啧啧,我倒是看走了眼啊,这莫州君竟是个妖人之后,这些年来隐藏的竟如此之好,且来头还不小啊,她拥有的这等神通,老头子我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呐。”

    只见济公听后,便是冷眼看着他,嘲讽似的说道:“哼,妖人之后?那你知道的还真多,但我可不管她的死活,我要救的乃是那个人类小子,你且不要多事。”

    老瞎子看着他,便嘿嘿的笑了起来,漏出几根枯黄的老牙,笑的有些可怖道:“你可不要框我这个糟老头子啊,那人族小子可是平平无奇,倒是那莫州君,那可是十五年前,那场雨夜中所诞的孩子啊,啧啧啧,想想当时的情景,老头子我现在还有些心悸呢,想叫我去杀她?想多了吧。”

    “哼,人与妖历来便是对立而生!终属有别!你身为人族修士,将她杀了也就杀了,如此畏首畏尾,惧怕东西,还妄想飞升?羽化成仙?简直是痴心妄想!”济公在此冷冷的讥讽道。

    老瞎子听后又是呵嗤一笑,饶有意思的打量着济公说道:“不要妄想给老头子我种下心魔啦,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没意思,也没必要的,要杀你去杀啊?在这指责我干嘛?”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秉正义的剑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那小女娃手上吃过亏,都元气大损了,还装什么装?”老瞎子说罢,那嘴角的弧度便咧的更开了……

    “你!”

    济公徒然变色,双目睁圆,随即狠厉道:“我若想杀她,便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不杀她,是因为她还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反倒是你,你来,不仅仅是来看戏的吧?是想来取魔种的罢?!”

    老瞎子又是嘿嘿的笑了起来,答道:“对,我就是来取魔种的,你又何尝不是啊?”

    话毕后,随及面色一正,惊叹又有些激动的继续说道:“此等质量!此等气息的魔种!老头子我生平未见,也闻所未闻!”

    “这颗魔种定能助我渡劫成仙!我本就寿元将尽,遇此天大机缘为何不取?,又有何不取之理?!”

    “难道非得在这狗屁九天峰下苦苦等待!坐等仙机?!等到坐化之时吗!!嗯?!!!”

    老瞎子的气势,随着这悲愤的话语,逐渐膨胀开来!周围的空间也仿佛随之晃动不已。

    稀疏的苍发和浓密修长的胡须,被这冲天的气势斥的狂舞了起来,一双浑浊的老眼精光闪现,对着济公怒目而视。

    同时双手合十,祭出了七七四十九根细毛银针,在周身盘旋环绕不定,如同一条条阴冷的毒蛇,盯着不远处的济公,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