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二十章 以身化剑 长路漫漫

    只见天一思量过后,便是抬起头来,眼神坚定!

    隔着那愈来愈近的滚滚黄泉和层层厉鬼魍魉,以及那数百根望而生畏的黑色鬼矛,望向那正怒不可遏狂暴不可控的幽泉老鬼,眼睛却徒然一眯,冷声有如极冬冰涧一般:“现在便只得如此了!”

    天一心中有了决断后,徒然神色一正,双眼凌厉如剑!

    便不顾身旁众多厉鬼黑矛蜂拥而来来,徒手就把游龙剑往上空那么一丢,紧接着就双眼紧闭开来。

    随即手指快速掐诀,口中也念念有词道:“天地玄黄!日月盈昃!煌煌天威!重重劫难!皆然引渡我身!”

    随后双手合十,整个人便好似被浑身定住一般,便从身上开始徒然爆发出一股,只属天地之间的勃然威压!

    顷刻间天一便与这周遭天地气势融为一体!

    使得周身白光闪耀,皎如日星,周身也忽然显现出一片纯白圣洁的白幕出来!先前在体内作祟的邪灵恶鬼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直接鬼哭狼嚎的淹没在耀耀白光之中!

    只见那片白幕将天一护在其中,那众多魑魅魍魉黑矛黄泉皆近不得身,统统也似被定住一般,纷纷被那圣洁白幕所驱逐排斥出去!

    只见那被扔到上空的游龙宝剑,转响间,便已是掉头而下,剑锋竟是直指天一头顶!正快速坠下……

    却说此刻那怒火滔天的幽泉老鬼,仿似注意到了黄泉内的动静,灯笼大的眼睛便撇了过去。

    怒火还未消散的他,带着些许疑惑的望着天一,看着这一系列怪异动作,却不知道他在做甚,觉得皆是在作无用功罢了。

    但,待他看到那抛到天上的游龙宝剑,转而掉头刺向天一头顶的时候,心头便是不由的一震!

    好似猛然想到了些什么!先是将信将疑,但随着身体逐渐感受到那传来的,那只属于天地之间的悍然威压,以及这数万年来那赖以存活的敏锐危机感!

    脸上怒气便是骤然消散,变得惊恐震撼起来,着急呵道:“你!!!你竟已然渡劫!!!不!不可能!!!”

    言语之间还连带着万分的不敢置信!就连周围空气也随着这话语也紧张凝固了起来。

    只听幽泉老鬼的话音刚落,便只见游龙剑已是刺入天一头顶,并缓缓的没入之中。

    没有血迹,也没有痛苦,天一还是面色如常,但,身上那耀眼的白光却逐渐开始璀璨万分起来,仿似照射寰宇一般光亮。

    待游龙剑完全没入之时,天空中传来异响。

    只听“叮”的一声响,

    空中刹那间白芒一片,天一整个人也变得白灿灿一片,双目睁开,也尽是一片白芒氤氲,让人看不到瞳孔。

    天上白光,身后白光,周身白光,包裹照映着天一圣洁的就有如九天仙贤一般!

    与此同时,仙障之上,本应是漆黑一片,万里无云的天空,却忽变得缓缓震动起来,随即开始猛然浮现出大片浓厚的云层,云层也随之迅速变得灰暗起来,并伴随着电光闪动与雷声轰隆,缓缓盘旋于仙障之上而不定。

    此时此刻,仙障之下,已尽是白芒一片的天空之中,一道淡漠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传来:

    “人剑合一,以身化剑。”

    “破!”

    话音将落,那众多厉鬼与滚滚黄泉以及众多诡异黑矛便如同被定身一般静止不动了,时间仿佛也随之静止。

    如此情景好似一副诡异渗人的油画一般静默。

    片刻后,这片天空便如同是被石子投掷的玻璃一般,

    先是如同蛛网一般,白色裂纹尽数铺开,随后怦然一声,便破碎开来,碎片在天空之中四处飘散,随之渐渐消失殆尽于天际。

    待这些鬼蜮杂物不见得分毫踪影之后,天一那白芒双目便瞥向那还在震惊万分,合不上嘴的幽泉老鬼。

    天一双眼又是一眯,身影已是徒然一闪不见,只能听得“唰!”的一声。

    仙障内稀薄的天地灵气便勃然暴动,撕裂了整片天域的空气,当即就发出尖锐异常的呼啸声!

    但声音还传出,天一便已经站定。

    再看天一

    已是站到了幽泉老鬼那庞大的身躯之后,双手背后,负手而立……

    待再过片刻,这一片撕天裂地的呼啸声响才随之跟传了过来……

    天一从开始到站定,简直快到连一闪及逝都形容不及其万一!

    本应是灰黑的道袍,此时也变得尽是白光崔璨,不停闪动,且随风飘荡,猎猎作响!

    幽泉老鬼那双震惊万分的灯笼大眼睛已是有些木讷,那合不住的血盆大口此刻还在微微颤动着。

    刚才自己的双眼根本捕捉不到天一丝毫行踪!身体也是未能感受到他任何动作,他便已然是立于自己背后,自个随后才能听到这片骇人的声响,这种速度……快的简直自己已经形容不出了……

    自己想要用心头一颤,来表达自己的震撼,却徒然发现,自已却是感受不到了心脏的跳动。

    硕大的汗滴便瞬间落下,老鬼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起来,犹如筛糠一般,不敢置否的,缓缓低下他那颗硕大狰狞的脑袋,眼帘垂低,望向自己的胸膛……

    只见,自己的胸膛已然被豁开了一个方约一丈长宽的大洞,伤口边缘处还沾染着些许耀眼的白光,其感灼灼,未曾消散。

    这大洞直通背后,透过大洞正好能看到那正背对着自己,浑身白芒尧绕,犹如仙嫡一般的天一……

    幽泉盯着胸前大洞呆愣了数秒,随及便唉声叹了一口粗气,便是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此时,他的神情仿似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落……

    这身躯也随之逐渐缩小,渐渐恢复至原样。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互相背对着,久久不语……

    只见从幽泉的胸膛后背处,逐渐开始散发出金色光华,金星点点,飘洒到空中便开始消散起来。

    此刻,天一也是收敛了周身白色仙光,恢复如常,便是转过身来。

    对着幽泉那萧瑟娄嗖的背影淡淡说道:“你做的虽是错事,但念在同住村落数十年,你也从未越轨,你还有何交代,便说罢。”

    “我没错,人人都想得道成仙,只不过行为途径略有不同罢了……”

    “我还是照旧讨厌你这副自秉正人君子的样子。”

    此刻,幽泉老鬼的那双浑浊老眼垂低下来,惆怅又略带伤感的说着。

    随后便又突的嗤笑了一下,有些调笑般的说道:“我记得数百年前,大中天初次见你之时,你便还是大乘中期,怎得如今就已到渡劫了?还隐瞒天机如此之好,能否告知于我,让我去的也安心些。”

    济公听后,双眼便有些踌躇不定,沉吟了一下,便是淡淡回应道:“此事乃为天机,为避免牵连他人因果,恕我不能泄露。”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如此说辞,罢了,罢了。往事皆为云烟,你走罢。”

    说完便又是神情萧瑟了起来。

    幽泉那双浑浊的老眼有光闪动,仿似在回忆过往,从出生到长大,从求道到拜师,数万年的一幕幕,便竭在眼前不停的闪过,其背影也变得愈发萧瑟寂寥起来……

    天一望着他那沉寂的背影,不由唉叹道:“大道无情呐……”

    感叹完便对着幽泉抬手抱拳,眼神郑重,说了一声:“道友,保重!”

    “且慢。”

    只见幽泉缓缓转过身来,此时他的上半身已是光华散去大半,向着济公伸出一只手去,手掌摊开,掌中赫然躺着一枚翠绿欲滴的碧玉扳指,只见那扳指如同凝脂一般细腻且富有光泽,一看就不是凡物。

    幽泉望向天一,神情虽寂寥,但双眼却带着些许期盼,说道:“你不是问我有什么要交代的事吗?那这枚扳指,便帮我交于州君那个小家伙吧。”

    “在村中这数十年中,也就是自从她出现,便没事就来与我作伴,问东问西的,缠人的紧……”

    “同时那小家伙也机灵的紧,她若是不开眼,便与人族一般无二,其根骨资质更是极佳,虽只是单灵根,但灵根其表却尽是雾蒙蒙的一片,就连我都探寻不出其一丝端倪,看不真切。”

    “要可知我的抓皮看相的本事可是这凡界第一,我曾为她卜算过,结果仪式还未开始,便已折损我数千年的寿元,迫使我赶紧停下,使得我现在寿元早已是不足千年……”

    “我想只要她好好隐瞒,入我人族修行,估摸着是人族之福。”

    幽泉说到此处,便发现天一双眼寒光显露无疑,便赶紧继续说道:

    “你可不要小瞧她了,这小家伙的向往天道之心,可远不是你我所能求得,瞧那股子劲势,倒是有种想破天而出的架势,这凡间之路定然只是她的垫脚石而已,我敢断言,仙界都不是其终点!以她之姿,绝对不是这凡间那些个破瓜裂枣可以相之比拟的。”

    幽泉说完便看向天一,看着他眼中寒芒稍有减褪,仿似正在思量些什么,便继续落寞开口道:

    “我本想着,赶着近些日子就将带她回去,让她拜我为师,然后再看着她修行,长大,直至声名鹤起,碾压群宗,但,谁知却生出了如此变故,现在看来,我这个简单的愿望,也是做不到了……”

    随后那双浑浊的老眼便又是暗淡了几分,继续沙哑交代道:“她若是有问起,村口那个老瞎子去哪了,你定要告知于她,我出去云游四海了,待过几年再回来看她罢……”

    随后又一是皱眉,自己否定道:“不对,你的时间也不多了,便还是直接告知她吧,就说我老瞎子,出村外游厉去了,这枚玉扳指便是留给她的,让她好好收着便是……”

    到了此刻,天一的神情仿似有些触动,眼中也不再是那么冷了,便伸手就拿起了那枚玉扳指,望着那枚扳指,心头不由得感叹道:“罢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便顺应他一回,这凡间之事,从今日起我也管不了分毫了,便如他所愿罢。”

    仿佛又联想到了什么,便微顿了下,对着幽泉出言郑重道:“我会原话带到,你且放心的走罢。”

    听到天一如此郑重允诺自己,幽泉这才安心的闭上了双眼,浑身的光华已是快消散殆尽,只听见一声微弱嘶哑的话语传来:“长路漫漫,谁来作……”声音便戛然而止。

    再看幽泉,已是不见踪影,仿佛蒸发于天际之中,只剩下那稀疏点点的光华,证明他曾经存在过,只不过却正在随风飘摇,随后,消散……

    天一此刻也是缓缓闭上了双眼,小声默念道:“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