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二十二章 封印

    只见济公话锋一转,神情冰冷的继续说道:“但,我只有一个要求,很简单,从此之后,此世今生,你二人,不得再相见!”

    “你,能做到吗?做到便救,不做,哼,我当即杀了此子!”

    只见州君此刻神情,已然是呆若木鸡,呆呆的抬头望着那半空中面目狰狞的小洛,心头更是犹如被刀割一般痛苦万分,眼泪也在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如若答应,那此生不见小洛,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如若不答应……不!不可能不答应,我怎会让小洛在我眼前死掉……”

    州君的十根玉指,已然插入这焦黑的土地之中,浑身颤抖个不停,待再开口之时,面上已呈现出些许扭曲之意,双眼不再如同秋水,而是愤恨怨念紧盯着眼前的济公,随即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回应道:“我,答应你!”

    天一见状,也不顾州君有多么仇恨自己,怨恨自己,面色依旧是那么冰冷,冷哼了一声,便开口说道:

    “如此便好,如若你违背今日所说,你自己不但要承受心魔反噬之苦,那小洛,也定然会被我一剑杀掉!你,记清楚了吗?”

    州君听后,只见那双玉手徒然发力,各紧攥了一把泥土,面上肌肉不停抽动着,使面容变得更加扭曲,银牙紧咬,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随即又努力地低下头去,不去看他,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愤怒,猛扑上去,便怨气满腹的嘶吼回应道:“清楚了!你快些救他!!”

    “哼!”

    天一又是一声冷哼,随后便不再理睬州君,独自转过身去,抬头凝视着悬在空中的小洛,双手合住,只见手指间不停变幻,掐诀默念道: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急急如津令,十二通窍!开!!”

    只见话音刚落,济公便掐指弹射出十二道白芒,纷纷射入小洛身上各处,只见小洛全身上下便徒然出现十二个金光小点,且不停闪动。

    小洛那愤怒扭曲的面孔徒然变得惊恐了起来,便下意识的就爆发出了一股浓厚的妖异黑气护体,黑气瞬间遍布浑身。

    此刻的黑气密度竟是粘稠如水一般!遮盖住小洛全身,已然是看不清他模样,但却遮盖不住,小洛身上那十二个闪烁不停的金色光点。

    天一见状,便是骤然一个闪身,就已是欺身空悬在小洛面前,只见他高抬右臂,右手双指合拢,随后便猛然戳入黑气之中,双指直抵小洛眉心!

    只见天一此刻徒然双眼一眯,大喝一声:“封!”

    小洛身上的那十二个金色小光点便随着喝声迅速扩大,变得如碗盘一般大小,并不停地在原处快速旋转起来,竟如同深湖旋涡一般!

    那如碗大的金色旋涡正疯狂旋转个不停,将周遭黑气先是一丝一丝的卷入旋涡,随后越卷越多,旋涡也变得半金半墨。

    再过片刻,只见那滚滚妖异黑气被不停的卷入,直至旋涡漆黑如墨,小洛的面容便逐渐显现出来。

    只见小洛的面孔已不再扭曲,浑身动弹不得的他,此刻尽是焦急万分,且带着惊恐,来回不停的扫视着身上这十二个,旋转不停地旋涡光盘,感受着自己全身的力量正在逐渐的消退殆尽,感到庞然若失!

    此刻竟口吐人言,惊惧怒吼道:“不!!!!!”

    济公此刻还是双指紧抵在小洛额头,凌空而立,面色冷淡的对着怒吼的小洛冷声呵斥道:

    “力量就如同猛兽一般,如若驾驭得当,便可骑在它的身上耀武扬威,但若驾驭不了,那下场便只能是被它甩下来!吃掉!“”无论多强大的力量都是如此,就算能逞能一时,但最终也还是徒劳罢了!”说罢便扭过头去,余光瞥向身后不远处的州君,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对谁说的。

    待瞥了州君一眼之后,便又是回过头来,冷眼盯着面前的小洛,左手猛然伸出,紧握住那插入小洛胸口的游龙剑剑柄。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我便帮你一把!”

    随即那紧抓剑柄的那手,蓦地一拧!诺长的剑身也随之在小洛体内扭转开来!

    刹那间,一道灼灼白芒便从剑身处爆发出来,浇灌没入小洛体内。

    小洛随着这一阵剧烈的搅痛,呲目欲裂的“啊!!!!!!!”剧声咆哮道,

    体内那些个仅存的顽固黑气,也随着这声咆哮,尽数而出!但是黑气刚刚出体,便是被体表那十二个已是漆黑如墨的旋涡光盘,一吸而入!

    黑气至此也是彻底消散殆尽……

    小洛随之直接晕死过去,脑袋便是耷拉了下去。

    天一抵在小洛眉心的双指也随及收了回来,并伴着一声大喝:“十二通窍,归位!”

    小洛此刻要是醒着,必定是惊讶万分。

    话音刚落,只见那疯狂旋转的十二个黑墨色旋涡光盘便徒然钻入小洛体内,并随之越缩越小,直至归隐入小洛体内而消失不见。

    天一随及抽出那插在小洛胸前的游龙宝剑,待宝剑刚一抽出,剑身便发出一道轻颤龙吟,并随之凭空消失在手中,仿佛天一抽出来的是空气一般。

    殊不知身后的州君,瞳孔却是徒然一缩。

    待宝剑抽出,济公便望着这浑身赤果的小洛,眉头一皱,便挥手在空中一抹,小洛就神奇的套上了一身玄衣。

    只见那玄衣通体如墨,衣表略有些哑光,但套在小洛身上身型大小却正合适,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做完了这些,济公便徒手拎着小洛衣颈处,缓缓的下落至地面。

    州君见状便赶紧跑过去,小脸上的焦急期盼之色难以言喻,只见她刚一跑近,便被一袖道袍给挡住了来势,迫使她收住了步伐。

    随即便望向这衣袖的主人,不由得勃然而怒,但还是在不断抑制着心底的怨恨与愤怒,略带颤抖的瞪着天一,努力压低音调,恨恨问道:“小洛无碍了吗?”

    只见济公并不理睬她,只是面色凝重的抬起头,仰望了一下天空,待低下头来的时候,面色却是更为凝重了一些,便是头颅微转,对着州君冷冷说道:“我还与他有事要说,你且先回吧。”

    说罢便眉头一皱,手中徒然浮现出一个翠绿玉扳指出来,就那么弹指往州君脚下一掷,随后便拎着小洛转身而去,背身对着州君,冷冷的继续说道:“这枚扳指你且收好了,是老瞎子临走前留于你的。”

    听得这话,州君那张怨愤的小脸上忽添一丝惊诧,是村口那老瞎子?怎得就好端端的走了?这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让州君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也不想的便下意识问道:“他去哪里了?”

    济公此刻背对着州君,眼帘垂低,本想直接如实告于她,但……

    随即声音便不再那么冰冷了,缓缓说道:“他,出去云游四海了,还叫你勿要挂念于他。”

    州君本就被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刺激到眼泪流的不停,j i n g 神也接近崩溃,此刻却又是徒然增添一道忧伤。

    也正是这最后一根稻草,压趴了州君那坚韧的内心。

    此刻州君的表情已是麻木不堪,眼泪仿似已经流干了一般,只是痴痴呆呆的低着头,盯着脚尖前的那枚碧玉扳指,不知道此刻在想些什么,有可能是从小到大与老瞎子相处的种种画面吧,就那么一直默默不语的呆在那里。

    济公忍不住的扭头回看了她一眼,只见州君还在那呆呆傻傻的低着头,小脸之上尽是泥泞与血渍,那张原本倾城如白玉般的小脸,此刻已是辨认不出,独有透过两行晶莹的泪痕,还能看出那娇嫩白皙的肌肤犹在。

    看到此等情形,济公便是缓缓回过头去,此刻正背对着州君,暗叹了一口气,随即便淡淡说道:“待再过几天,便会有人来接你了,你且珍惜这最后的几天罢。”

    说罢便也不再管州君反应如何,拎着小洛便腾空而起,眨眼间就消失于这片田野之上。

    却说州君还是没什么反应,依旧双眼空洞的盯着那枚扳指。

    良久之后,变得惆怅而又失落。

    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仿佛把少女那颗稚嫩纯情的心,磨的有些经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