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二十八章 渡劫前夕

    画面一转,来到天一这边

    却看天一此刻,已是身在九天峰的最高峰顶之上,所站之处已是高耸入云,直挨天际,也是距离这仙障最近之处,抬头数丈便是了。

    只见这薄薄的一层淡绿色幕帐将两天相隔,使其景色截然不同,凭其肉眼就能透过仙障,望向这仙障之外。

    这仙障之内是尽是蓝天白云,且旭日当空。

    但这仙障之外的天幕却尽是漆黑一片,天色如漆如墨,静谧如夜。

    且在这九天峰峰顶的周围上空,距头顶数尺之上的仙障之外,腾空着偌大一片密布黑云,黑云压迫天际,正在徐徐旋转滚动着,黑云之内,还夹杂着些许白霞雷光,并持续闪动个不停。

    却说这黑云俞有方圆几十丈之庞,聚而不散,且越聚越多,黑压压的乌云内,仿似正有一条粗长狰狞的雷龙游动,挥舞着利爪,正在不停地翻涌盘旋,时隐时现。

    仿佛在这惊天雷云旋涡之中正孕育着恐怖的一击,似能摧毁这片大地的一击。

    磅礴滚动的天威让人不得不敬畏,敬畏这变幻莫测的天道。

    只见天一站在峰尖,负手而立,身后正躺着一身穿玄袍之人,那人正是小洛,仿似正在熟睡一般,面色安详。

    山顶一阵凌冽的冷风刮过,天一那灰黑色的道袍也是被吹得飞舞了起来,风过之后,便是挟雨而来,随后又是雷电交加,逐渐呈雷霆万钧之势。

    天一望着这仙障之内的变化,眉宇之间略一丝焦急,却还是在耐心的等,心中默念道:

    “这天劫已渗入仙障之内……时间所剩无几,此子此时应该快醒了……”

    却说身后的小洛,仿似是感受到天一的心念,亦或是被这漫天雷雨所惊,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慢慢醒来了。

    密集的雨滴打在脸上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双眼便不再涣散无神,逐渐清明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天空中怎是如此天象?州君呢?我记得……”

    “阿脑袋好疼。”

    小洛刚一醒来,还未来得及多想,便双手捂住脑袋,一副痛苦的样子。

    “你醒了。”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从这隆隆雷声之中清晰没入小洛耳中。

    小洛捂着头听到这句话语后,脑袋里竟有些清凉之意,也随之不再那么痛苦了。

    随后便放下双手,想撑着地面起身,却发现双臂已然脱力,怎么着都使不上力气,随即挣扎了几秒,实在是撑不住了,便索性咬牙用力一甩身,就一 p i g u 坐在了地上。

    小洛此时有些颓然,也有些蒙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开始默默打量起四周来。

    只见四周空空如也,除了地上这一小片石地,还有天上那恐怖骇人的天象之外,就只见得前方一个略显清瘦的背影,心中想到:

    “刚才是他在说话吗?听声音,好似是济公……”

    只见那人转过身来,正是天一,天一的那双细眼正微眯着,也不在意他现在的状态,便直接对着小洛,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长话短说,你体内的魔种已被我封印在了你十二通窍之中,目前虽无大碍,但随着开窍数量逐渐增多,封印会一点一点松动,万不可大意!以后修行,道路长远,切要记得修身养性,恪守本心,万不可入了魔道!”

    “还有杀戮歹人妖魔尚可,但每次杀戮过后必定要默念这本三清咒!以清明本心,防止魔性脱控,不然别说是我,就算是天上大罗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

    说罢,便是袖袍一挥,射出两道光亮,一蓝一白便射落到小洛身前地面上。

    片刻光亮散去,发现蓝色的乃是一本书,书本呈蓝色本底,薄薄一片,好似是丝绸包裹表皮,表皮之上赫然印着硫黄三字,“三清咒”。

    白色的乃是一枚令牌,令牌似由羊脂美白玉雕刻而成,通体透亮,被天一射落在地上竟无一丝破损。

    凝眼望去,只见令牌正面所雕刻的花纹简普大气,正上方为一方小巧玲珑的宝剑,垂直悬下,宝剑剑锋下便有四字跃于玉牌之上“天一亲传”。

    小洛便抬头看了看一脸正色的济公,慢慢消化着济公所说之话,又低头看看地上的两物,再抬头望向济公之时,脸上已是茫然一片,困惑不解。

    天一看着小洛这番模样,眉头有些微皱,面色也变得有些无奈,甚至有一丝不为人觉嫌弃,忍住想踹他一脚的冲动继续说道:

    “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你且定要收好!”

    声音却已不再平缓,说完后又抬头仰望了下天象,只见天空黑云浇筑,已扩大百丈有余,如有实质,已欲压下仙障,破障而来!

    便又低下头来,焦急之色已是盘卧眉头,凝视小洛,静等他的答复。

    却说此刻小洛,脑袋中还在不停地在消化济公刚才所说话语,表情略显呆滞……

    “魔种?魔种是什么?……”

    “我好像唔脑袋还是有点疼,话说,我应该是在药田啊我记得我吃下了那恶心的根茎之后额,就感觉到好恶心,当时那芍药根茎还在我嘴巴里不停的蠕动哎呀想想都有阴影啊”

    小洛想到那根茎便是一阵恶寒反胃,但待思路逐渐清晰之后,便开始心生疑惑了。

    “那济公怎知十二通窍奥秘,莫非他学过?不对啊,按哪功法篇章所说我才是唯一继承人啊……他怎知道的如此之多?”

    “莫非!!”

    “嘶……”小洛想到了一种可能,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但随后又立马想到济公对自己如此之好,铁定不会害自己,便又是“呼……”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

    天一见他此刻竟还没有捋清楚!还在那嘶嘶哈哈个不停,没个正型,眉头便不由得浮上一丝怒色。略显厉声道:

    “你当真全然不知?!”

    “昂……”

    小洛见济公有些无端的生气,心中便有些怯怯,声音有些诺诺的问道:

    “请问先生……我该知道什么啊?……”

    天一见状,细细打量,片刻后,那紧锁的眉头倒有些舒缓,心中默默想道:

    “看来此子入魔之后确是记忆全无,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以后觉得有愧于州君那妖女,徒增一条心魔。这样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罢。”

    思罢,便听到小洛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我感觉先生你好像是好像是创建《洛伽天体》功法的那两位仙人之一吧应当还是那个气修吧我只是猜测啊……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便真的一概不知了。”

    “话说先生这是把我带到哪了啊?这地方看起来有点渗人啊”说罢便大嘴一珉,体态变得憨厚可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