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二十九章 交代

    “哦?那我便如实告知你罢”

    “你便是猜错了,我并不是这创建功法之人,创建这篇功法的,另有大能,此等神妙功法我也是只可瞻仰而已,我可是万万不及其一,我只不过与其中一人颇有渊源罢了,便是其中的一人教授了我些许皮毛,不过皆是为有缘人准备的,这篇功法残章,也是他给予我的,余下的,便只得你自己慢慢寻找了。”

    说罢,便只见天一眉头早已不再搵怒,也不再焦急,已是平淡如初,恢复了那副淡漠的模样,只不过眼神却变得仿徨起来,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人一般。

    小洛见济公仍是对那创建功法之人含糊其辞,其中隐秘也不与自己说清楚,心头便更是好奇那创建功法之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不过他也不敢多问,便乖巧的对着济公问道别的:“那敢问先生,这枚令牌和这本书是干什么的啊?”

    只见天一回过神来,并不答他所问,对着他神情严肃的认真说道:

    “我说的话你定要记清楚,不得有一丝马虎!我本姓李,道号乃天一,实为百年前蜀山大乘第三剑仙!”

    “因受高人指点,才由缘突破,已成渡劫。而来此九天峰之下,正是因为这片仙障能替我遮挡天机,以致于天劫到现在才会发现我。”

    “我之所以迟迟不飞升上界,皆因为在等待有缘人,而你,便是那个有缘人!”

    说完后便望向小洛,却看到小洛那副嘴巴微张的呆傻样子,天一便只是眉头略微皱了一下,似乎是已经适应了一般,继续淡淡说道,只不过言语之间,眼神却是暗淡了几分:

    “我本应当作你护道人的,奈何阴差阳错,我却要先走一步了。”

    “更没有想到州君竟会找到那方绝世魔种,且让你吞下这大道属实变幻莫测,其命运轨迹转动,真的让人琢磨不透,果真是时也,运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

    随即便提高音调,有些像训斥般的厉声说道:

    “今日我渡劫之事,和我交代于你之事,万万不得与任何人说道!尤其是州君!即使是回到蜀山也是!也不得说你是由这九天峰所出,不得相信任何人!这世间的人事险恶远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切记!”

    “还有那本三清咒,也是你每天必读必念的!一旦感觉到心烦气躁,你便拿出来念就是,念到心静为止!”

    待天一厉声交代完之后,便是话峰一转,语气变得有些柔和起来,继续说道:

    “那令牌,便是我在前几天,亲手雕刻的我这一生,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也从未想过要收徒来禁锢自己,可是你,却让我生出了收徒的想法,倒是与那老鬼,如出一辙了……”

    “只可惜,我这个做师父的,以后却也不能一直护着你了,但却可以保你平安修行。”

    “待过些时日,定会有众多派别修士来到这九天峰,也会有蜀山弟子前来,但是你却万万不可出示其令牌,我怕你成为众矢之地,就算日后回宗,也难保你分毫!”

    “最稳妥的方法便是换一身行头,择日就出发上路,去到北天境内,打听去往大中天,正八州的传送阵,一路上定当要小心谨慎!不要与修行之人多说半句无用话!”

    “待到正州地界,算算时间到时你便可以安心打听蜀山分部门派,随后向他们出示令牌即可,并告知他们我是在数月前收你为徒的,正在外寻求机缘,会于千年内归宗,至此,你便可一生无忧的修行了。”

    “师父只留于你这一书一牌是有苦衷的,你要可知,外物终究是外物,只有强大本身才是正道!”

    天一顾忌小洛反应略有迟缓,所以交代的十分细致,安排的也很好,但是却高看小洛了……

    小洛的脑袋里哪能一时装得下这么多东西……本是个很聪慧的孩子,但自从被州君吸食了那一魂一魄之后,脑袋却变得越来越不灵光起来,这倒也怨不得他……

    只听天一那略显激昂的声音又是传来:

    “师父只盼你能够好好修行,给师父我争口气,能修得肉体成仙,踏破这片天地!与我在仙界重聚!”

    说罢,便是抬起头看了一眼仙障之外的天空,此刻已是半边雷龙缠绕着半边黑云,且疯狂扭转,盘旋个不停,仿佛那雷龙下一刻便要破障而出!

    天一见此便是直接转过身去,口中郑重有力的说道:

    “徒儿!你且好好看着我渡劫过程!这对你大有裨益,珍重!”语罢了,周遭轰隆雷声都不及天一其声透彻!

    天一话落便已飞身跃起,跃上云端,跃于这仙障之外。

    但是速度却是极缓,像是在等待些什么,抑或是在留恋些什么……

    “师尊!“

    一声竭力的嘶喊声赫然从峰顶处传来。

    天一闻声,赶紧扭头垂看,望着那峰顶之上,愈来愈小的人儿,正在努力地摆置着身体由坐转跪,小人儿的脸上,也是一副急切蹙迫的模样。

    天一见此,便漏出难得的笑意出来,随即眼中连带着有光闪动,似乎还有些水汽浮现。

    便把头转回去,摇了摇头,暗自无奈笑道:“这小子,属实不是太愚钝呐”

    后又喃喃自语道:

    “其实就算没有那人交代,我也应会收你为徒的,因为你,像极了一个人……”

    说罢,天一眼中彷惶再现,只不过此刻,眼中却带了一丝怀念。

    片刻后便继续自语道:“所以你更让师尊相信,你定然能踏破这片九重天,冲脱到仙界来!”

    话毕,天一的眼神也随之变得凌厉起来,骤然一闪,顷刻之间,便消失于这莽莽天幕之中。

    待再现之时,天一已然是盘坐在那万千雷旋之中!

    却说这小洛眼看着师尊消失于天际,只剩下隆隆雷声,与那闪闪电光。

    大雨还在不停地在拍打着他那怅然所失的黝黑面孔,但奇异的是,这一身玄衣却任由那雨水怎样拍打,都浸入不了丝毫,雨滴落下,就犹如滴在荷叶上一般,只得悄然滑落。

    小洛心头也在慢慢的捋着,师父交代他的话,没想到师傅等阶竟如此之高!已是赫然站立于这一界修为顶端,现在却又是要浴劫羽化而去。

    便撇了撇嘴角,有些自嘲道:“我明明一个村野小子,有何德何能受师尊如此垂爱……”

    小洛平时可不敢奢望些什么,但事情就是如此发生了,不免让小洛有些梦幻且不真切。

    过了一会儿,小洛觉得浑身有些力气了,便双臂用力的支撑着,勉强起身站起来,先是捡起收好身前两物,将这一书一牌踹入怀中,随后便在这峰顶之上四处走动开来,边走边打量着:

    “哇……我该不会是被师傅带到九天峰之上了吧这平时望都望不到头的峰顶我该咋个下去呀?好师傅啊”

    “昂大不了自己慢慢爬下去吧那得啥时候是个头啊州君和爹娘肯定又该等着急了算了,算了,且先看师傅渡劫吧。”

    小洛内心挣扎了一番如何下峰,却发现这问题根本一时解决不了。

    便索性随遇而安的按照师父所交代,抬头凝望着那已化为万千雷旋的浓厚雷云,同时感受着这漫漫的天威,来看他师尊,如何渡过这番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