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三十四章 妖异黑猫

    此时她娘已经做完饭菜,陆续端上木桌了,却看这父子三人皆是在那愁容不展,不知是发生啥事了,便发声询问道:

    “怎得了,这儿子闺女不都回来了吗?这又有啥事了?”

    还不待他爹回应,却只见小洛抢言先出,目色坚定且带些哽咽说道:

    “娘!孩儿要出去寻一份养家糊口的差事!今日就出发!”

    “胡闹!瞎说!”

    只见他爹娘面色徒然一变,变得有些惊恐起来,不知儿子怎得就能生出如此想法?!

    倒是州君,只是瞳孔微缩了一下,却竟出奇的没有出声阻拦小洛,还是依旧的默默无闻低着头。

    由于头颅低下,那绝美的小脸已是被额前白色银发所遮盖,所以也看不到她此刻是何表情。

    “你可知这出了这片儿九天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你知不知外头有多危险呐!”只听他娘在那着急说道。

    “日子可以苦着过!药田可以慢慢再栽培,但是你却不能去以身犯险!你还小,不知这外面的险恶,这九天峰外绝对不是常人所能够生存下去的地方!此事休要再提!!”

    只见他爹也面色严厉的对小洛呵斥道。

    小洛有些委屈的低下头来,脸上有些不忿,没想到自己本是好心,只是想着出去谋份差事,补贴家里,就遭得父母如此反对,还说什么外面凶险。

    自己虽听师父说过仙障之外的世界很危险,但也很精彩,却不知为何父母如此庞然惊态,这仙障之外到底是什么样子?

    再说自己从小到大也从未出这十里八村太远过,顶多是去到庄稼地尽头,所以便不得而知,至此爹娘一阻拦,反而让小洛的好奇心更重了。

    “罢了,你两人赶紧吃饭去,至于药田之事,则不用你俩操心了。”

    他爹对着那两颗低下的脑袋叹道,随后便弯下腰去,蹬上草鞋,也不去跟妻子解释什么,也不管这已晚的天色,便自顾自的就出门去了,其背影看起来颇有些萧瑟。

    看样子,好似是去看药田了

    饭桌之上,待娘从州君口中得知这一系列原委之后,先是唉声叹气,愁眉紧蹙的踌躇了好一会儿,便也是声怀安慰的对着两个孩子说道:

    “你两个傻孩子啊,药田烧就烧了吧,你俩人安好就行了。”

    “尤其是小洛,你怎得如此之傻,还妄想去扑灭火势,你要是有个好歹,你还叫娘还怎么活啊”

    娘亲说罢便掩袖小声哭泣了起来,哭的小洛是浑身不自在,内心有些烦闷郁结,没想到自个儿失去意识之后,自家药田竟还起火了,惹得爹娘这般愁苦,家中日子也不好过了,只恨自己没得本事,就连想出去闯荡一番也被爹娘厉声呵斥。若是师父在就好了……

    想到师父,便想到揣在怀中的白玉令牌。

    “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要出去闯荡的!按照师傅要求去到蜀山,之后安心修炼,可是这该如何去说服爹娘啊,唉,真是难事……”

    思罢便望向州君,只见州君还是一副低着头不语,我见犹怜的模样,便也是暗叹了一声发声,安慰娘道:

    “娘亲,我知道错了,今后再也不敢了,无论遇到何事,孩儿定当先以保全自己性命为优,好不让爹娘担忧,待我明天就上山采药去,看能否多采一些回来……”

    “我也去。”只听州君低着头也小声说道。

    他娘听到两个孩子如此懂事乖巧,便也不再抽噎,但声音还是带些呜咽道:

    “好好好,我有你们这两个好孩子便已经是知足了,不过今个下大雨了,山路一定湿滑的很,还是等过些天再说吧。”

    “先不说这些个不开心的事儿了,你俩快些吃吧,要不然饭菜又要凉了。”

    小洛和州君现在虽是一点胃口也没了,但为了不让娘再操心,便十分默契的同时动开了碗筷,于是屋内便只能听见淅淅梳梳的碗筷碰撞及吃饭的声响了

    次日清晨都不到,天还未破晓的时候,小洛就已经醒了,睁开双眼之后便悄悄的爬到炕头翻下。

    随后利索的穿上草鞋和爹的一身旧布衣,那身师傅给予的玄衣已是叠好安放到衣柜里了,穿完后就在屋内慢慢的摸索找寻开背篓和铲子来了。

    但就在此时,小洛忽听到门外有一声“喵呜~”的声音传来,像是一只猫兽在叫,令小洛生得一丝诧异。

    因为在这九天峰下,一般猫兽之类的小兽的都是野生,尽数都在深山里,寻常都是生人勿近,更别说进到这村落的人家里来。

    “有可能是饿急了找不着吃的了,才下山来村里的罢。”小洛如此想到。

    不过也没多想,此刻小洛手上已经摸索到背篓与小铲,便只手拿着小铲,又将背篓轻轻蹑手背于背后,本想直接出门而去,但是身形却微顿了一下,随后又悄然转身走向灶台。

    只见他左手轻轻揭开那老旧质黑的锅盖,见锅里还有四个窝头,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拿了一个出来,但左手还在捏着锅盖,没有放下的意思。

    只见他大嘴一张,咬了半个窝头下来,却没有大嚼一通吞咽下去,而将窝窝头衔在嘴里,随后又将剩余的那半个窝头缓缓的放入锅中,待做完这些,那捏着锅盖的左手才慢慢放下,直到锅盖与铁锅轻轻闭合。

    这才又蹑手蹑脚的悄悄开门出去,随后又回身缓缓合上木门。

    却不知,他才刚一出门,躺在他旁边炕位上的州君便睁开了双眼,大眼有神,看起来竟没有一丝困倦,清明的很,便也是静悄悄的起身开来。

    却说州君穿完衣物鞋子之后便也是悄悄的跟出门去,却发现小洛竟还呆在院子里,还正蹲在那里,双手正不时地掰持着那已沾满唾液的小半个窝头。

    只见他将窝头掰成小碎块,一小块,一小块的丢于身前不远处。

    视线挪至他身前不远处,竟发现有只小猫兽正在低头进食着小洛丢过来的窝头碎块,不由得有些惊奇。

    只见此猫兽体型娇小,通体漆黑如墨,毛色油光发亮,就如同夜色中一颗黑曜石般散发着光亮。

    待州君再细细的看去,那正低下的猫额之上竟还有一小处雪白发亮的印记,形状似朵小火苗一般,在这还未消散的月光照耀之下,竟还有一种燃烧跳耀之感,一看就不是山野间的凡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