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三十六章 上山

    天渐渐破晓,晨曦初照,空中逐渐呈现出一抹粉红色来,映的这九天峰山上山下皆是一片朦胧,看起来颇有些神秘之感。

    只见一个略大背着竹娄的身影紧牵着一个较小的身影,在这一片雾气环绕的山脚下,正缓缓向上攀爬行走着。

    两人步履看看起来些艰辛,这山间小道原本就是崎岖不平很不好走,更何况再加上昨日天劫那阵儿下的倾盆大雨,使这山路看起更是坑坑洼洼的,泥拧一片,甚是湿滑坎坷。

    但小道两旁却是与其对比鲜明。

    尽是青草野花,树木丛生,高高低低的错落有致,抬头再往上看去,只见各色植物越发茂密,草丛也越发青葱,都尽是带着一片湿意与雾气,好似人间仙境。

    两人趟着泥浆,还不时的停下脚步,视线在草丛树木间转动,来回搜寻药材的踪影,这两人便是州君与小洛了。

    待每次起步之时,小洛便都会扭头小声交代身侧的州君:“你可要抓好我了,这山路甚滑,可别滑倒了。”

    州君每次也都是乖巧异常的应喏道,小洛听到后嘴角总是浮起一丝笑意,便继续紧牵着州君前行

    却说两人在山上忙碌找寻了近一晌午,小洛背篓里却只是稀疏躺了几种药材,这时小洛感到肚子有些饿,毕竟早上没舍得吃那个窝窝头,就掰了一小半还都给那只小黑猫了,现在饿的紧,不由得想到:

    “州君也定然是饿了吧,一路上也不说话儿……”

    便面上带些为难的对着州君说道:“州君呐,咱们要不先下山吧,明日再来山上采摘药材吧……”

    只见州君转过脸来,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他看的仔细,看着那张略显窘蹙的黝黑的脸,心中也不知思量些什么,便小嘴一抿,琼鼻发音轻“嗯~”道,那乖巧神态就似刚嫁人的小娘子一般顺从。

    州君这一路的老实倒是让小洛有些很不适应,因为平时两人嬉戏打闹惯了,州君满脑子尽是鬼点子折腾于他,这么正经的州君还是头一回……

    不由得让小洛还以为州君没有缓过来,不过估摸着过两天就好了,于是便憨笑一下,回应道:“好嘞,咱们这就下山!”

    却说两人快下到山脚下时,小洛却猛然站住,幕的就撒开紧握着州君的那只手,然后不由分说的便朝着小道旁的草丛中快步跑去,直跑到一颗有三人多高的古铜色粗树旁,便抬起头打量了起来。

    殊不知小洛的这一松手,便是将州君惊吓个不轻,州君那双好看的大眼睛瞬间变得慌恐起来,就连心中也仿似空了一块,就那么呆呆的站立于山道之上,双目有些空洞。

    因为州君顷刻就想到了那日在药田时分,自己拖拽不动的小洛,随后他又入魔时的场景,简直就如同刨心挖肺的一般疼痛,心念之处,嘴巴便不由自主的颤抖呜咽道:

    “他又要抛弃我了……”朦胧失神的双眼已是泪滴涌出,且不止。

    再看小洛,哪知州君此刻状态,还正努力的在往树干顶端上爬,眼睛还不时的扫着从主干蔓延出来的每一个枝干,似在精挑细选些什么。

    待小洛看中一个枝干,便是眼睛一亮,面上也带着些兴奋的笑意,一个飞身就扑跳了上去,正骑在那根相对于小洛显得纤细异常的枝干上来。

    于是双手紧抓着枝干,身子上下吱哟个不停,那颗古铜老树都随之微微晃动了起来,树叶散落了一地。

    片刻后只听“咯吱,咔嚓!”两声响,小洛便是双腿夹着那根枝干应声而下,从数米空中一同摔落在地面上,只见小洛罕见的没有虚嚎喊疼,而是赶紧将压于身下的那根枝干抽了出来,只见上头还长着些许嫩枝树叶,就那样抓在手中紧盯傻笑着,不知道此刻脑袋在想些什么好事。

    待小洛看够了,便双手抓着枝干,扑腾着起身开来,身上沾的几枚树叶便顺着他那破旧的布衣裳飘落而下,兴冲冲的就往州君那方跑回去。

    待跑到州君身侧,便将枝干夹在腋下,腾出手来继续伸向州君那滑嫩的小手去,正准备牵的时候,却幕的发现州君已是眼神愣愣,还泪流不止,小洛立马心头一慌,腋下本夹紧的树枝便瞬间掉落在地上,赶紧转过身来,按住州君双肩着急问道:“州君你又怎得了?怎得又哭了,”

    见州君仍是不回话,哭声好似又大了几分,小脑袋也随着抽噎微微晃动,小洛随后便慌张的望向四周,发现并无异样啊,那是怎得回事啊?

    小洛转念一想,榆木脑袋罕见的开了个窍,便注视着州君轻声问道:“是不是我突然跑了,你不开心啦?”

    便只见州君眼泪巴巴的抬头望向他,琼鼻还不住的抽抽着,小嘴巴也随之一撅一合的,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看在小洛眼中,心头不禁有些心头难受,心里同时也在想着:

    “这州君近两天怎得如此敏感与爱哭了?,这从小到大的眼泪都快被她这两日流光了吧??唉,希望过几日能好些”

    看到州君那饱含希翼的眼神望着自己,小洛便忍不住的解释道:

    “我只是跑过去看到那颗青铜树长的壮硕,想着它的枝干定然是坚韧非常,至于这根枝干嘛……现在还不能说,想要给你个小惊喜的,嘿嘿。”

    小洛似是想到了州君见到惊喜时的开心模样,也不顾州君满面是泪了,便对着州君傻笑个不停。

    笑罢便弯腰捡起了那枚枝干,继续夹在左腋下,起身就去牵州君那柔嫩的小手,边握还边笑着说道:

    “好啦,都老大不小的人儿了,怎得还越活越倒回去了,哈哈,我这次牵着你不松下好不好,咱们回家咯。”

    只见州君听到此话,漂亮的大眼睛才恢复了几分神采,也不说话,光是在那抿紧小嘴不住的点头,随后便抬起右手轻轻擦拭了几下眼泪,待手放下,另只小手抓小洛便抓的更紧了,还略一偏头,用那略显红肿的大眼睛,就那样深深的凝望着小洛,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直看到小洛都有些不好意思,徒的老脸一红,不过脸黑也看不出来什么,便装作咳嗽了几声,尬尬的开口道:

    “那咱们走吧”说着便迈开步子,小心谨慎的牵着州君徐徐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