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三十七章 温馨

    待小洛与州君相互牵着手快走到自家院门口时,当空已是骄阳似火,照射的万物不免有些燥意,其中包括小洛在内。

    心中不住的有话想问州君,但这一路之上州君却一直静默不语,就那么深情默默的注视着他,让他有些开不了口。

    这马上就要走到家门口了,怕是爹娘在家就不好问了,内心便略显浮躁起来,再加上烈日当空施加给他的些许热意,便忍不住的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身则的州君,开口问道:

    “州君啊,昨个到底怎个回事啊,要是按照你那么说的话,那为何我醒来不是跟你在一起……而是被济公带走了呢?”

    这州君本就一直深情注视着小洛,小洛停下他也便随之停下,但听到小洛说的这番话后,神色便忽的一变,双眼幕的失神,似乎又是回想起昨日那令人恨之入骨的济公!

    痛苦之色也渐渐浮上面孔,怨恨,屈辱,也悄悄随之而来,使得原本好看的小脸竟变的有些扭曲起来,那只本紧握着小洛的芊芊玉手,此时也是徒然发力,捏的小洛大手生疼!

    小洛见此,就是再傻也知道自个问错话了,于是眼珠滴溜溜一转,便情急生智的打岔道:

    “对啦,州君,你手上这个玉扳指是哪来的,怪好看的呀啧啧啧,真有品位”

    州君闻话,便也低头看向那套在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光闪动了两下,似是想起了老瞎子走之前交代她说的话,双眼便不由的又是一阵失神,随后玉手之上也松开了力道,淡淡回应道:

    “没什么,只是回来时路上捡来的。”

    “哦……”

    小洛见州君也不肯跟自己说实话了,只是简单的敷衍了一下,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想了想也没什么,自己不是亦然有事瞒着州君吗?

    再说兴许是在田里济公与州君有些不愉快,抑或是他俩吵了一架,不想再提及罢了……

    小洛一番自我安慰之后,便强行想让自己开心起来,硬是面上强颜欢笑的,就牵着州君进院去了。

    不过这次小洛长了个心眼,先说自己去放置一下树枝,看到州君点头,这才敢松开州君的小手,跑到院脚处,小心翼翼的将腋下枝干抽出,随后轻轻的靠放在黄泥墙根。

    只见小洛又上下细细打量开那根枝干,眼中饱含期待,随后便发自内心的冲着树枝憨憨一笑,便是脚底生风赶紧快跑回去,牵着州君回屋吃饭去了。

    一进门,爹娘便转头望向二人,只见他俩腿脚尽是泥泞,小洛还是背着竹篓,篓里还躺着好几株药材。

    不用猜,定是擅自上山采药去了!两人立马就是一顿发声责备,虽知道儿子也是好心,但这山路如此湿滑,要是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更何况还带着州君,便厉声呵斥他不要再这般蛮干了。

    小洛看着父母有些欣慰却又是很是担忧的神色,却是边笑边答应着,还特地嘱咐爹娘不要将他掰来的那根青铜树枝干误当柴火的烧了。

    这有些奇怪的交代使得州君更是疑惑,不知小洛到底想要拿它来做什么,不过猜不到便也不去猜了。

    待饭毕后,小洛还想扛着锄头去地里耕地,便是又被爹娘拦住了,有些无奈说道:

    “好儿子啊,知道你懂事,但是着急也不是这个着急法啊。

    你也不想想,这药材还没采几颗,你耕完了地却没东西种,还不是荒废在那了,不要图作无用功了!

    你俩吃完了便出去玩一会儿罢,上午上山下山也怪累的。”

    小洛听完后便暗道自己好蠢,黑脸上便是讪讪的笑了几下,心中略微思量之后,便应声是道。

    之后来到州君身旁,贴近她小声告知自己练功去啦,问她愿不愿意一同前往。

    州君想都没想,白嫩的小手已然是冲着自己伸了出来。

    看的小洛先是一呆,随后便在州君一个略带嫌弃的白眼中会意,便只手抄起州君那柔柔小手,大嘴一咧,笑着就拉着她出门去了

    画面一转,只见两人已是来到了小洛练功的“宝地”。

    在这片遍布悠悠小草的草皮之上,州君已是蜷着双腿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小洛认真练功比划的样子,一双大眼睛早已眯成了小月牙,甚是乖巧可爱。

    不久后,小洛又是在不停地变幻姿势,不知疲倦的做着俯卧撑,最后直累到双臂撑不起来,州君本想着应该是结束了,谁知小洛又是跑到一颗三人围抱粗的大树旁。

    小洛竟又是去拿树木当靶子……

    只见他双手舞动,不停地击打起大树躯干开来,看着跟个疯子一样。

    直打到小洛力竭,气喘吁吁,累的都弯下腰来歇息起来。

    不过片刻过后,小洛便又开始抬起双臂,生龙活虎的继续击打开来,颇有些自虐的倾向,让不远处的州君看的不由的一阵蹙眉,心中也是心疼起来,不过努了努小嘴,也没有说些什么。

    因为她深知小洛那执拗的性格,只要是自己确定追寻的,就绝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劝阻了的,更何况他现在所追寻的道路,看起来就异常艰辛。

    “小洛本身就不易,便就任由他去吧,只希望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只见州君双眼出神,轻轻呢喃道。

    却说,在周遭灌木环绕的空地边缘,有一簇高到人大腿根处的茂密草丛中,正有一双如同人类女性般的妩媚大眼,也正在跟州君一样,静静的注视着小洛。

    只不过两双眼中所蕴含的意味,却是徒然不同……

    待小洛练完一系列自个精心安排的训练内容,彻底筋疲力尽之时,便是有些疲惫的抬头看看天,只见天色已近黄昏,小洛的肚子此刻又是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起来,便扭头对着州君略显尴尬的嘿嘿一笑。

    州君看见小洛这番窘迫模样,哪还不知什么意思,便也是麻利的起身,盈盈小跑过来,望着小洛,眼中饱含深情的娇嗔道:“回家了,再练可真练成傻子了~”

    随后便伸出双手,小心搀扶着小洛。

    感受到柔夷触碰到自己腰肢,小洛也是突老脸一红,便微微垂头,看向着那个玉人儿,看着那神颜如玉的仙子模样,面上便憨憨的笑开了花。

    身侧州君看他这番痴傻模样,不由得玉面上浮现一抹羞红,樱唇微微张开,含情的眸子给了他一记白眼,刹那间媚意丛生!活像一只勾人的小狐狸!

    “走啦~”

    在这一声有如幼生黄鹂般的娇滴声中,

    两个人便结伴缓缓而行,归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