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四十五章 小洛之死?

    只见州君那伸出的玉手便是徒然顿住,整个人也如同被雷击一般,被这胖子断断续续的话语所震的不动了,身体绷的僵直。

    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皆是不敢置信,片刻后,只见她慌忙操起小手,赶紧去摸索小洛的鼻息,却发现气息确还是不在,这才发现胖子没有骗自己。

    州君的视线也随之渐渐凝固,身子更是愣愣得跪在那不动了,似乎在默默的接受着这个事实……

    这刚经历失去最挚爱之人,转眼间又重获希望,再逐渐到希望破灭。

    任谁,任再坚韧的内心,也都会催拉枯倒,被击的粉碎,转而便是对这个世界,充满无尽的失望

    州君正是如此。

    只见她那双空洞失神的眼眸开始泛起光来,随后两行血泪已是潸然落下。

    失去至亲至爱之人,已然是断送了自己对美好世界的种种憧憬。

    州君的脑海里不住的回忆着两人的过往,时不时的还惨笑几声,面容诡异。

    “呵,我竟还妄想今后两人逍遥快活,这愿望竟如此之难?

    如若小洛愿意,我还可以为他寻个世外桃源,谁人都不知之处。

    抛却所有世俗偏见,道德伦理,然后再安然下嫁与他!两人相伴永远,无人打扰,最后携手同游,直至同死”

    “只可惜洛你为何要弃我而去,先行一步啊!”

    州君在心中不由得放声呐喊道

    一声长叹过后,接受现实的州君,面容便渐渐清冷起来,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

    现实过于残酷,人妖自古不两立,自己与小洛又焉能善终?

    但是,这种结局,对小洛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想到这里,州君便开始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保护不了小洛!痛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改变什么!

    “我需要变得强大!变得让任何人都不敢忤逆于我!

    小洛已然身死,我便只剩一心去追寻天道!待我修成之时,定然要先杀了那该死的济公!

    还有这些个无能的臭道士!杀人的时候倒是神通广大,一到救人之时便是是束手无策?!

    谎话!统统都是谎话!

    待今后,我便要化作这片天的规则!破却一切虚无佞言!!”

    从小到大,州君内心还从未如此渴求过力量!在这一刻,却统统爆发出来!

    心中悍然一定,便是缓缓抬起头来,眼底尽是冷光,扭头瞥向那个所谓的师兄,抑制不住的寒声道:

    “我知道了,人已身死,便挽回不得,待我安葬了他,我便跟你回去!”

    州君的此番举动落在红脸胖子眼中,可是着实让他惊诧了好一会儿,心中不禁暗暗思量道:

    “不愧是老祖选中之人!心性转变竟如此之利索!

    自己刚还想着怎么劝阻这女娃娃,叫她不要太伤心,希望她能够尽早缓过来,但此刻来看,此女眼神之决绝冷漠,已然是斩断这世俗羁绊!

    啧啧啧,简直是大道可期,前途不可限量啊,此女日后在宗内,必定是飞黄腾达,日后我必要叫弟子们多多拉拢一番……哎嘿嘿”

    只见州君话毕便是不管红脸胖子是何反应,一对芊芊玉手已是动手挖起地上草皮来,看似竟是要徒手给小洛出挖一个坟坑出来,好来安放他的躯体。

    那红脸胖子见状连忙说道:“使不得,使不得”

    一边挥了一挥衣袖,一个丈许长宽的长方形坑洞便是徒然出现,洞旁还落起一堆土来。

    只见那正安详趴在地上的小洛,便是被胖子单手隔空涅了起来,又缓缓将其翻转过身,使他背身朝地,四肢自然垂下,慢慢的就放置于坑洞之内……

    看着小洛就那样安静躺在坑洞之中,面上竟还隐隐带着一抹不甘的神色,看得州君心中又是不由的一痛!

    红脸胖子翻手之间,只见坑旁那堆泥土便开始自行缓缓挪动,即将洒落在小洛身上,只听州君急喝道一声:“且慢!”

    红脸胖子的手便停了下来,那挥洒的土壤已然是被定在了半空之中,还未待问她怎得了。

    就只见州君轻抬玉足,缓缓步入坑洞之中,随之跪坐在小洛身旁,身子轻伏在小洛宽厚之上,抬起头来,深情望着小洛,笑了一下,那凄美的笑容足够让人窒息,纵然是脸上血迹斑斑,也遮挡不住半点她那动人的容貌。

    只见她眼中脉脉含情,对着静躺的小洛悄悄诉说道: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那天,我其实特别想吻你,但又怕你那么死板,接受不了

    不过现在好了,你绝对不会拒绝我的对不对?……”

    说罢便是眼中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下来,小脑袋就缓缓的向着小洛脸庞凑了过去,樱唇轻合,吻了上去。

    良久之后,才又抬起头来,泪水已是止不住的涌出,但依旧还面容带笑,梨花似雨的调笑道:

    “呐,别说我欺负你动不了啊,你要是想还回来与我作伴就赶紧按照你所说的,快点投胎转世,我等你!无论多久!”

    说罢便用尽了最后一丝温存,深情凝望了他一眼,随后便蓦然转身而去。

    同时眼中冷漠之意也是赫然浮现,脚尖轻轻一点就跃上了坑洞,头也不回,就这么背对着坑洞,对着红脸胖子冷冷说道:“师兄,可以下葬了。”

    那红脸胖子见这州君竟这么快就开口叫自己师兄了,便是心花怒放,要可知他在五位老祖弟子之中辈分可是最小的!这次总算有人叫他师兄了,如何能不高兴,便开心的应了一声:“好嘞!”

    说罢袖袍一挥,那一大堆土壤便挥然洒下片刻后,一座小坟包便已是填盖成型。

    只听州君对着赤练淡淡说道:“我还需回家中取上一物,顺便告慰一声爹娘,道个分别,可好?”

    只见那胖子立马咧开大嘴回应:

    “哈哈哈~甚好甚好~小师妹说什么都好,为兄现在就带你去,你指路便是。”

    那红脸胖子说罢便走过去要去抓向州君肩头,只见州君扭过头来,眼中寒光一闪,看的红脸胖子是浑身一个顿挫,手上动作也就停了下来,连忙讪讪笑道,打起圆场来:

    “哈哈哈~对对对,男女授受不亲,小师妹乃是冰清玉洁,天人之姿,是师兄考虑不周了恕罪,恕罪啊,哈哈哈~”

    说罢便红着那张大红脸唤出了刚才踩着的那片七彩祥云出来,只不过这祥云范围少了些许,正好能包裹住两人脚下,不过已经足矣了,只见胖子小心得招呼了一声:

    “小师妹,你可要站稳了啊,站稳了咱们就出发了。”

    只见州君一个点头,两人便缓缓的就被祥云托的腾空而起,缓缓往村中方向飞去……

    却只见那片空地上遗留下的三人便是缓缓抬起头来。

    那凌云已是将心中疑问憋了好久,此刻总算是老祖走了,有机会询问了,便张口诺诺的对着贾仙师询问道:

    “请问师叔祖,这女子到底是何来历?身为一介凡夫女流之辈,这容貌虽说是世间少有,但为何受赤练老祖如此待见?!简直是闻所未闻呐!”

    王麻子也是一脸懵逼,同样疑惑的看向贾仙师。

    只见贾仙师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朗朗说道:

    “这女娃娃的辈分,跟我师尊一般大小,你说招不招人待见?待你们回宗之后就自然知晓了……

    只不过却可惜了这个情深义重的女娃娃了,硬是跟心上之人,阴阳相隔”

    话毕后,贾斌心中还默默念道:

    “唉,我倒是冥冥之中觉得师尊此回仿佛遗漏了些什么,不过具体是什么,这卦象也没有具体的指示”

    思罢便看向了这个新鲜的小坟包开来,眼神从平静逐渐变得惊疑起来。

    莫不是!

    于是便不管者身旁二人惊诧的表情,独自踱步快速走向这坟包开来,随后手上缓缓掐指算来,心中暗道奇怪。

    “奇怪,此子神魂精魄皆未消散,那为何身尚在天道之内,却算不出其分毫?莫非是其遭师父空间扭转的缘故?”

    贾斌思罢便又转身回来,不想想那么多了,便准备带着二人离去了,但走到一半,却猛然顿身,眉头紧蹙数秒,随后便又转身回来,心中一定,便伸手弹指一闪,就只见有一小道绿光,闪电似的没入这小坟堆之中。

    随即便凝视着这堆新坟,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有违天命,只是觉得你死时未到,能不能成活,便看你自己命数吧。”

    此话一说出口,心中却觉得莫名畅快了许多,于是便又诧异的盯着坟堆看了好一会儿,心中不住默念道:“希望这是天意吧。”

    思罢又撇了一眼正藏在灌木丛中的一名白胖少年,但贾斌却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没有说什么。

    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徒手抓着两名还在呆愣的弟子,直接冲飞到上天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