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六十八章 微妙

    良久之后,却说那正殿之中本是静悄悄的,这高耸玉台之上却是徒然闪现出两道一红一黄闪光,一高一低的身影便是已然显现在了玉台之上。

    正是霸天与赤练!

    这两人竟然又是折返回来了!

    再看赤练脸上并未有任何不快,反倒是笑的跟一朵大菊花一样,满脸是褶,正抬头笑望着霸天,嘴里还不由赞叹不已道:

    “师兄果然棋高一招哈,把这些个老家伙统统摆得一愣一愣的!妙哉妙哉呀~。”

    只见霸天听到胖子这般奉承后,便是眉头微挑,厉声斥道:

    “你这人,连马屁都不会拍,什么叫一愣一愣的?”

    这话说的赤练的那张菊花老脸,顿时有些错愕,还不待他反驳一哈,只见那霸天却是话锋一转,慵懒的撇撇嘴道:

    “师兄我这叫天生神威,直接威慑一切好不好?他们说不出话来很正常呀。”

    “”

    短暂的沉默过后,赤练那张略带错愕的老脸又是徒然挤成了菊花,爆笑开来。

    “哈哈哈哈~无论怎么说都好,总能保住州君便是极好!”

    “不过师兄啊,是真不让我教导小师妹啊?~”

    霸天蹙眉:“你是不是傻?不能明着教,你还不能暗着教了?

    总之,老祖洞府,没有主人允许,谁人敢进谁人能进?!你没事哄活着州君,给你通个进置,这样你便能无事过去,多教导教导她了。”

    “哈哈哈~极好,极好!我就知道师兄听我传音后定会心动不已,师兄向来可是爱才如子,更何况此子……啧啧啧,真是无法用词语形容了啊”

    “是啊,正如你所说,天佑我天玄宗!

    此子被我破灭雷目所视,但我却看不出其体内蕴含的分毫隐秘!

    不得不说真乃神秘天人也再加上能威慑青玉麒麟,及引得宗门五柱同鸣

    恐怕幽泉老祖在世,都没有想到此子有多为惊人了

    此子若是能安然修炼成长……那日后……”

    霸天说道此处,竟无端生出一股自叹不如的感觉,这可在身为霸体的他身上着实少见。

    霸天说罢便是摇了摇头,不想再细想了。

    赤练也是眼尖,看到师兄眉目中罕见的竟显现来一丝黯淡之意,便是咽了口唾沫,眼珠子一转,立马转移话题道:

    “师兄那你说,用不用让师尊教导于她呀?我都害怕我一不小心教坏了……”

    “你且不用妄自菲薄,你便已是足够了,师尊他老人家正在闭关,意图冲击大乘后期的重要节古眼,咱们还是先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为好。”

    “待师父出关了,再将州君引荐于他便好,此事就先埋在咱们二人心中,万万不得说于第三人!”

    “滋事重大,州君,定要先雪藏一阵,我已是吩咐下去了,胆敢将州君消息泄露出宗,任谁也要诛杀九族!无论职位高低!”

    霸天说到此,便是虎目圆睁,抬头仰望天花,眼中,尽是天玄宗的未来!

    赤练见师兄如此坚决,霸王本色重新焕发,赤练也是备受鼓舞起来,信誓旦旦道:

    “师兄如此甚好!我这也下去,找贾斌去,吩咐他的事我还是有些不安心,我得跟上去瞅瞅才能安心。”

    “也好,州君自入宗便是树敌无数,你定要仔细护好!万万不得有失!有何苗头,必要第一时间禀报于我!”

    “谨遵师兄法令!”

    赤练胖子至此便是一脸正色抱拳应道,随即便化为一道红彤火光,刹那消散于玉台之上

    只见那霸天便还是仰望天花,眼中雷光闪烁不停,似乎在为他的天玄大计,渐渐筹划布局开来……

    却说一行人正踩在贾斌的祥云之上,也皆是神色各异的张望着处在前方的州君。

    在那大殿之上,掌门与护柱长老对州君态度显而易见。

    这个州君,说到底,只是个空得老祖戒指的凡人壳子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认识到了这点,所以大家也逐渐大胆打量开来,目光也渐渐肆意起来,甚至有人忍不住幸灾乐祸的低笑了起来,不过碍于贾斌在场,也是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凌云身在其中,看向州君背影的目光也是逐渐冷却,再瞥向她身旁正不断劝慰的王麻子,嘴角微跐,眼中冷光开始闪烁个不停,目光阴鹫无比,像一条会噬人的毒蛇一般赤裸。

    王麻子也是感受到身后冷意,一个激灵就转头回看,一看凌云正在对他不怀好意的“微笑”着,便是心中蓦然一寒!

    心道:“这小祖宗失宠,自己的日子以后定然不会好过!

    唉不过就算这小祖宗不出现,自己也是难逃凌云魔爪,更何况更何况州君可是要比自己悲惨多了

    刚才在大殿之上,竟是差点就丢了性命,一众护柱长老竟全是要置州君于死地,就连掌门也贬她为入门弟子赤练老祖传人都难保其身……

    唉,这回宗之后,与自己想像的画面,简直是天差地别,换做自己肯定是早已承受不住,更别说岁数还如此小的姑娘家了……

    要是幽泉老祖尚在就好了,唉~”

    “现在多想拿这个精英弟子的位子来换回自己的饲堂平稳一生,那该多好……

    可是已经踏入了这滩浑水之中,已然是没有办法了……

    现如今能做的,便只能谨慎行事,小心凌云的报复了”

    王麻子内心暗叹了无数口气,那双精明小眼早已是黯淡无光。

    再瞅向那处于浑水中央的州君,一股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不过此女自入了大殿,再到出殿,经历那么多事情但表情仿佛都一个模样,冷漠异常。

    仿佛这些事情皆与她无关一般只是,他却不知道的是,州君的冷峻容颜之下,她那颗冰封的心,随着这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已是冷的在绝望之中,又携着无穷的恨意,酝酿开来!

    却说贾斌驾驭祥云在仙台一处众座仙阁庭院停落之后,众人也皆是抱拳散去,神情落寞的王麻子在跟贾斌抱拳之后,又是望了望素然不动的州君,小眼眨巴了两下,嘴巴微张,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但片刻后,还是强挤出来一丝欢笑,对着州君说道:“小师妹,今后定要好好修行,不要不要让他人笑话……还有,保护好自己!”

    随后便是微点了一下头,也不盼望冷如冰石的州君回话,默默地就转过身去,挪步去往自己的住处了……

    但在将走三两步之后,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清冷悦耳的女声传来:

    “我会的,师兄保重。”

    一声简单的“师兄保重”,便是如同白日惊雷一般劈在王麻子脑袋上!

    待他回过神来,赶紧扭头回看张望之时,州君却早已是被祥云拖衬而起,随着贾仙师快速飞去。

    王麻子只能见得,她那白发窈窕的身影,迅速化作一枚越来越小的黑点,直至消失殆尽却还是挪不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