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亿万修行 你也要起舞吗

第六十九章 仙府 老妪

    画面一转,

    这贾斌便是带着面若寒霜的州君缓缓步下宗门阶梯了。

    待踏下阶梯九层,贾斌便是站定不动,且口中念念有词,周遭场景便忽然变换开来!

    州君只觉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一雾气缭绕,昏天暗地之处。

    四处张望之下却是不见得贾仙师丝毫身影,不过见过太多神妙,州君对此也不是太为惊讶,只感到右手大拇指上隐隐发热起来

    此时州君身前不远处,便是突然显现出一枚巨大的金黄色字样,名为“幽”,悬空而立,耀耀发亮,待州君到来之后更是金光闪烁个不断。

    又即刻放射出万丈光芒,迅速将这片云雾驱除消散,天空也刹那放晴,显现出应有的湛蓝白云。

    此时,一枚小而精致的“太阳”也随之钻出云层,冒出头来,这才使州君看得清这方土地全貌开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赤褐色小山,被一处幽幽山谷所包围,那呈“幽”的金色大字便是倒印在尽是长满绿青苔的山身上。

    山脚处一口丈许大小的洞口便是镶嵌其中,洞顶处更有一大片绿茵茵的青藤直垂下来,遮挡着漆黑的洞口。

    再只见这谷内周旁尽是花草田圃,错落有致,还有一滩碧色小湖如平镜一般倒映在青草地中央,湖上架有褐色木桥。

    湖畔还立有一处精美石亭,亭内桌椅皆是摆放整齐

    这如同隔绝于世的幽谷美景,州君还未从见过。

    更是与之前曾想到的,与小洛一同私奔去往的世外桃源之处极为相像契合

    眼中便不自觉有水雾浮出,冰冷的神色也随之逐渐寂寥开来……

    但,只听有一声嘱咐,打断了州君这逐渐悲伤的心境。

    “这便是老祖栖息仙府,此地灵气甚为稠密,乃为天玄宗之最,切要珍惜,这天玄宗初阶心法和内门弟子衣物佩剑你也一齐收下吧。还有这些个有助精进修为的丹药。”

    只见贾斌不知何时出现在州君身旁,同时双手还捧着一些衣物,上面放有一柄纤细佩剑,一本金色书籍,以及一堆瓶瓶罐罐。

    州君看着眼前这些杂物,呆了半晌便有些木然的伸手接下。

    正在贾斌还想着要多交代一些之时,突从洞口处传出的一阵细碎缓慢脚步声,却是惊了贾斌一跳!

    “这,这,这!幽泉老祖府中竟还有人在?!谁敢如此大胆!要知自己也是凭着州君手中戒指才能引导过来,这人是怎得突破老祖屏障闯入的?!”

    惊恐之下,贾斌的身体竟是有些簌簌发抖起来,目光死死盯住洞口,等待着那人出现

    却说洞口处的藤蔓被那人伸手轻轻拂过,她的身型也是逐渐显现出来

    贾斌凝眼细看,竟是一白发老妪!满脸皱纹,皮肤干瘪,但是面相慈祥和蔼,衣着整洁朴素,此刻正眼中含笑,看着两人,缓缓的挪步走来,竟似是像在迎客一般

    此情此景,尽是落在贾斌眼中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因为神识反馈给他的感知,眼前此老妇修为甚低,只区区金丹而已但心中却万万放松不得,反而悍然起疑!

    只见贾斌对着慢慢走来的老妪慌忙抱拳问道:“敢问此地乃是幽泉老祖所居仙府?你又是何人?为何在此!依我所见,天玄宗并没有你这号人物!”

    对于贾仙师的一连串的疑问,那老妪却是用面上的一番笑意化解,随后开口回应道:

    “原来如此,我当仙人怎如此紧张,我乃是老祖座下老仆,专为老祖搭理这些个花草药田的,唉~老祖自上次出去已是数十年之久,我更是只步未出,足足有几十年,都未见过生人了,这才见了仙人,我还以为是老祖要回来了有些激动,忘了招呼,不过话说这般漂亮精致的小人儿,又是哪一位呀,真得是好生神妙!”

    只见那自称老仆的老妪边走边说,说到州君之时,眼中已经是流光溢彩,随后便不再搭理贾斌,就光是直愣愣的看着州君,一时无语了

    惹得身旁的贾斌更是一脸黑线,内心虽还是生疑,但细想之下,普天之下,谁能破除老祖屏障,且悄无声息,无丝毫波动的潜入天玄老祖府邸,这确实绝无可能!

    随后便开口抱拳解释道:“是这样的,老祖老祖至今仙游未归,但此女,乃是老祖所认亲传弟子,依老祖嘱托,这处洞府,以后便是归属于她了……”

    只见那白发老妪充满怜爱,眼中溢彩,似完全没听进去贾斌所说之辞,而是连忙帮着州君接过贾斌手里那一堆衣物,放于一枚小巧精致的储物袋内。

    同时又忍不住笑着夸赞道:“这小姑娘长的,真是越看越俊!实在让人看了就欢喜的不行!来,来来,快快随我入洞吧,别在外面干站着啦~”

    说罢那慈祥的面容又是添了一抹激动之意,就要牵向州君那只玉手。

    州君见此动作,先是柳眉微皱,略有抗拒,但看着这位婆婆面上确实是由衷的欢喜,慈祥的母亲的脸上都仿似有一种娘亲的味道脑袋里不由得想到,今后免不了要一起多相处,便也是缓缓打消了那抹不适放弃了抵抗,那白嫩柔荑也不再紧绷,任由她牵着自己,朝着那布满藤蔓的洞口方向,缓缓走去了……

    却看那被晾在一旁还在抱拳鞠躬的贾斌心中属实不是滋味,但也深感正常,老祖座下,别说是一金丹老仆了,就算是一心动期小童,他都得待其得无比尊敬,没办法,在这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这,就是“规矩”……

    “在下,这就先行告退了。”

    待贾斌看着两人牵手入洞之后,便是朗声道来,随后转身默念其词,双眼紧闭,片刻再睁眼之时,竟已是回归到了那层层白玉台阶之上。

    此时只见贾斌身形一动,脚下便突生粉色祥云,拔地驾驭而起,正是要赶紧去找寻师尊,询问禀报这白发老妪的事情!

    却说州君跟随这老妪拨藤入洞之后,便是一股扑面而至的浓郁灵气向她袭来。

    州君的双目立马惊异起来,这洞内景色确是别有洞天!

    只见这洞内地势错综复杂,接连着数个通道,洞顶洞壁皆是挂有大小各异,五色流光的钟乳石,石尖还不时滴落各色水滴,滴落于地上众多坑谭之中。

    那众多七彩小谭又倒影反射出五彩斑斓的光影,倒映在洞壁上,使得洞内映照的斑驳陆离,宛如迷幻梦境一般,使得州君竟是一时看痴,双目都有些失神。

    那位白发婆婆见州君此等反应,深感正常,便慈祥的笑着解释起来:

    “此洞穴乃是天然五色属性灵气所化,放眼此界那都是稀有无比,是那幽泉在一处小世界游历巧遇,随后将其整座装入弥子空间带回,最后采集各种灵物灵器,略微修饰,便作为自己仙府了。”

    “如此洞天福地,任哪种灵根在此修炼,修炼速度都是比外界要快上数十倍了,那宗门内的灵石练功房与之相比,简直就是残烛皓月之分,不可与其相提并论,不过最为神奇的,却不是这些个灵气化物,而是隐隐存于洞内的天地规则。”

    老妪缓缓一笑,继续道

    “你如今修行之路还尚未开启,待日后到达领悟规则的等阶,便自知其中好处了”

    待老妪略微介绍完此洞神异之处,便微微扭头,望向州君,只见州君听的入神且缓缓张望,认真的样子实在可爱至极,惹得老妪更是心生欢喜,面生欣喜,慈祥笑道:

    “幽泉向来视此洞穴与扳指为身家性命,要是说他能将此两物交于他人,我属实是不信,不过若是交于你了,那我便是只能赞叹他的眼光了婆婆衷心希望你能好好修炼,日后必能大放异彩,相信幽泉他也一定想看到!”

    说罢,老妪便是双目怜爱的望着眼前这位玉人开来。

    只见她的双眼饱含柔情,根本不似烛年老妪一般。只见得她眼中的无限温柔,似春风,似雨露,似是怎么看,也看不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