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四十五章 婢子妙安,见过公子

    “婢子妙安,见过诸位公子……”吴侬软语声中,这位胸怀广阔S型身材的鹅蛋脸美女面带忧虑勉强一笑盈盈拜下。

    张仑二话不说直接拍板:“就她了!”

    徐经倒是愣神了一会儿,然后着家人付钱。唐伯虎则是有些忧虑,恩师这才虚十四啊!万一这太早内啥了,有个错处岂不是自己这些弟子不孝么?!

    他却不知道,张仑这点儿定力还是有的。不然啥都管不住还做个屁的生意,早特么被人下套子坑成狗犊子了。

    这人牙婆子见得张仑拍板倒是松了口气,她也不是傻子。徐家公子和唐大名士在这位小公子面前都是站着的,可见这位小公子之尊贵。

    实际上她隐约也猜到了,这位公子莫不是前些日子金陵传闻在江上与士子、提学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那位“天下风云麒麟儿”?!

    想到这里人牙婆子顿时一身冷汗,这徐公子和唐大名士已经是得罪不起了。这天下风云麒麟儿若是一个不满意,那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捉刀砍她脑袋给这位公子出气呢!

    再想到门外站着的那些浑身杀气凶神恶煞,一个二个赛张飞膘肥体壮的老亲兵们,这人牙婆子就更加肯定张仑的身份了。

    “贵人满意就好~!满意就好~!”人牙婆子现在感觉自己是群狼环伺中的小白兔随时人家一口她就没了,都快要吓哭了。

    别说什么银子不银子的了,她只想着能全身而退这便是佛祖保佑了。

    于是她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这常妙安的卖身契交予徐经家人一边磕头道谢起身便要走。

    “看赏~!”尼玛啊!难得有一个这么符合自己审美观的姑娘来到自己身边,张仑现在简直激动的想仰天长啸一番!于是一抬手,便是看赏。

    徐经见状自然是开心的,毕竟让恩师住到这草庐来已经是委屈了。现在难得恩师开心一把,他自然是不介意赏赐一下这人牙婆子。

    这一赏直接丢下了几个银裸子在地上,那人牙婆子顿时激动的抓起银子连连磕头嘴里说着老爷们公侯万代。

    “我家少爷便是英国公府小公爷,不消你说也是公侯万代~!”在边上伺候的老亲兵哼哼一声,拎起这人牙婆子便往外走:“拿了银子,记得出去多说我家小公爷好话,莫说闲话!”

    “若是听着什么闲言碎语,我老张定摸到你家里去砍了你这颗脑袋做夜壶~!”那老亲兵也就是不喜欢这人牙婆子在自家小公爷面前晃悠,觉着这忒给自家小公爷抹黑了。

    而且也知道这些个人牙婆子不仅眼毒而且嘴碎,瞧着她看自家小公爷的眼神和改口“贵人”的称呼,便知道她已经猜出张仑的身份了。

    若是这人牙婆子出去了,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却是对自家小公爷不利。

    于是拎着出去还吓唬了她一阵,这人牙婆子顿时没口子的答应。然后拉上身边的几个脚夫、婆娘匆匆上了马车便逃也似的往桃林外跑。

    “您……您莫不是作了《白蛇传》、《倩女幽魂》和‘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英国公府小公爷玉公子么!”

    张仑倒是没有想到,这妙安竟然是比他都激动!看着那双杏眼炽热的几乎可以融了钢铁,甚至她的身子都有些颤抖颤栗着。

    这完全是后世一副脑残粉见到了自家爱豆的激动模样啊,张仑甚至觉着她是不是下一刻便要晕厥过去了。

    “呃……好叫姐姐知道,那些本子确实出自我手……”张仑挠了挠头,站起来微微一笑尽量的保持风度。结合前世今生,他这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的脑残粉啊!

    而且这还是个漂亮的脑残粉,张仑觉着这老天爷总算是待自己不薄啊!给了这么好的皮囊,还给这么漂亮的粉丝!回头皇帝祭天,咱得真心实意的多磕几个头啊!

    她曾听很多人说起过,那位风云麒麟儿玉公子生的是唇红齿白有着一双凤眼桃花宛若唐长老再世一般俊俏。

    现在一见,顿时觉着他们说的未及玉公子俊美之万一。

    “妙安何德何能,竟是有幸侍奉于公子……”妙安娇躯挣扎着试图要自己站起来。

    妙安的脸“蹭~”的一下便红了下来,却见那鹅蛋面儿红粉轻上宛若桃花般娇艳。那杏眼低垂,惹得人不由得心下生怜。

    “咳咳咳……”徐经肺痨鬼似的咳嗽着扭过头,招呼唐伯虎:“师兄,我还有几道题甚是不明需要跟你请教一番……”

    唐伯虎也是尴尬啊,这尼玛叫啥事儿啊!听得徐经的呼唤顿时精神一震:“我亦正好有两道诗文需衡父点评一番,且到我书房去……”

    这俩说着一溜烟赶紧跑了,那些老亲兵哪个是没眼色的?!其实没等徐经、唐伯虎他们跑路,这些老家伙们早一溜烟就没影了。

    徐经和唐伯虎这才目瞪口呆,窝艹尼玛!恩师家里这些个老亲兵,果然比泥鳅都滑溜……

    倒是那张卖身契现在还放在桌子,张仑尴尬的把妙安先行扶起。然后走到了桌边拿起这张卖身契递给了妙安,笑着道:“姐姐且收着罢,日后愿意呆在家里我是欢迎的。若是得遇良人也可……”

    “公子……”妙安见得张仑递过来那张卖身契,先是一愣随后激动的直接拜下:“上苍待妙安厚哉,何敢还有再求……”

    张仑却笑着不由分说,直接将这卖身契塞到了妙安手里:“妙安姐姐,我与人交不以契约而是以心。若妙安姐姐愿意留下我自是欢迎的,若是不愿我不勉强。”

    “这契约姐姐且收着,安心住下。”妙安激动了一阵,见那契约已被张仑塞到了自己手里不由得一时间杏眼含泪。

    张仑则是撇了撇嘴,咱不是那要靠着卖身契拘别人在自己的身边的下作人。

    我张小公爷上辈子到这辈子的原则,就是来者甄别录取,去者欢送不留。

    这世界少了谁还能不转了?!一个不肯在你身边的人,强留下来又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