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太后很森气,后果很严重

    “嗡嗡嗡……”一下子这大殿上的群臣都炸开了,卧槽!太皇太后晕倒了!

    弘治皇帝更是脸色猛然一白,低吼一声:“摆驾!!”

    说着摆驾,但他却直接匆匆下了龙椅提着撩起龙袍便咵咵咵的往前跑。

    后面的萧敬则是沉默的亦步亦随,既不擅越也不落后始终保持着一步之距。

    弘治皇帝没有吩咐散朝,这满朝文武他也不敢走啊。

    但这会儿谁又敢去问皇帝要不要散朝啊?!

    太皇太后跟弘治皇帝的关系,满朝文武都很清楚。

    陛下与宪宗并不亲厚,当年在宫内全是太皇太后亲手抚养。

    其时万贵妃势大,臣工多忧弘治安危。

    于是弘治当时的安危,几乎是太皇太后一力回护下来的。

    宪宗侍太皇太后至孝,史载“五日一朝,燕享必亲”。

    而弘治陛下乃是太皇太后亲手带大的,自然是更加的孝顺自己皇祖母了。

    别看老太后年纪大了在深宫中一言不发,如同木雕泥塑的菩萨。

    那是因为人家老太后格守妇道不愿干政,若是谁惹老太后不高兴了……

    臣工们绝对相信弘治皇帝会亲手把那人的皮给剥了,给老太后出气!

    “皇祖母,您可真把孙儿吓着了……”

    弘治皇帝看着面前脸色红润半躺在榻上歇息的周太后,心有戚戚。

    “皇帝啊,本来知道你在上朝不欲打搅你的。”

    老太后刚才确实晕倒了,但在伺候下也很快恢复了过来:“我这小雀儿担心还是着人把你喊来了……”

    那宫令陈惟贞红着脸盈盈拜下:“臣妾惶恐,惊扰陛下了。”

    “无妨,此陈宫令尽心本职!朕怎会怪罪。”弘治皇帝温言安慰着。

    宫令一职乃女官之首,论品级人家直接官衔是一品、掌凤印大宝的。

    至于人家自称臣妾……那因为人家有资格这么自称啊!

    陈惟贞的“臣妾”乃是“内臣、妾身”之意。

    这点可以看史载一段,永乐年入宫的女官王司彩的事迹。

    说是王司彩被选入宫擢为女官时,“时年尚少,权妃方见宠幸,特推同辇之爱”。

    就是让她和自己一起坐一辆辇,而这辇是帝后才能坐的啊!

    权妃这里的意思,是要抬举王司彩做嫔妃。

    但王司彩“固辞曰‘臣妾嫠妇也,安敢充下陈哉!’”

    意思就是,内臣妾身是寡妇,哪里敢充当皇家姬侍。

    下陈乃出自《战国策·齐策四》的“美人充下陈”,意思是皇帝的姬侍。

    这事儿永乐帝知道了,却“上重之,亦从其志”。

    就是永乐帝非常敬重她,所以尊重王司彩的选择。

    司彩不过是二十四司下正六品而已,人家陈惟贞现在可是正一品掌印宫令。

    莫说自称“臣妾”,那就是自称为“臣”都是合理的。

    即便是萧敬现在贵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可论品级他也才从二品。

    若是正式见礼的话,按规矩他还得先给陈惟贞行礼才行。

    “皇祖母因何生气啊?!”

    弘治皇帝这个时候则是转首低声对着老太后问道,老太后不可能无缘无故晕倒的。

    却见老太后很是气愤的甩开袖子竟是从榻上坐起来:“小雀儿,拿给陛下看看!”

    说话间气的脸色又潮红了几分,怒哼一声:“他们欺痴虎儿太甚,哀家都看不过眼了!”

    陈惟贞赶紧下拜告罪,拿出一本书双手捧给皇帝言道自己出宫为太后寻玉公子新作。

    谁知拿回到宫里太后观之,竟是气急晕厥。

    弘治皇帝闻言不由得脸色一肃,他可是知道自家皇祖母虽然没有见过张仑。

    但却是张仑在这皇宫大内是天字第一号铁粉,一度因为张仑没有作新话本闷闷不乐。

    也为了拿到一副张仑亲手所书的“滚滚长江东逝水”,第一次开口让皇帝办事。

    弘治皇帝也知道自家皇祖母的心思,看皇祖母闷闷不乐的。

    为了哄皇祖母开心,还专门拣选了些张仑与自己的来往书信给皇祖母看。

    见得老太后如此生气,弘治皇帝赶紧把这《夜梦金陵列传二则》拿过打开来看。

    这一看前面的还不要紧,那就是两则故事。

    要命的后面那首《西江月》,并将两则故事的缘由一并道出时……

    连弘治皇帝都差点儿气炸了!

    卧槽尼玛!还真如懋公所说啊,这票御史言官还真是玩弹劾玩到以为自己开无敌了啊!

    “萧伴伴……”弘治皇帝当然不是那种偏听偏信的人,一声低沉的呼唤。

    萧敬已经知道皇帝现在是怒极的状态,躬身应是:“内臣在。”

    “东厂最近关于痴虎儿的情况汇总全部拿来,再着牟斌带着他侦知的情况一并入宫!”

    萧敬呼出一口气,皇帝关注痴虎儿他怎么能不关注?!

    这件事情闹的这么大,东厂当时就已经注意到了。

    甚至还飞快的通过周边人群、下人和邻居供述,窥得事情全貌。

    汇总之后连跑数日快马,专门从苏州送来。

    萧敬还在等待其他渠道消息核实,所以未及呈上。

    “内臣遵旨!”

    那在金銮殿上的众臣们此时也不敢离开,只是低声在讨论着什么。

    随后便听得萧敬让人着东厂正在做些什么,同时锦衣卫牟斌奉诏入宫。

    众臣开始有些惶恐了,显然发生了什么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

    太医没有入宫说明太后无碍,但东厂和锦衣卫入宫了……

    “砰~!”清宁宫里,弘治皇帝胸膛起伏如潮一掌便是拍在了边上的檀木矮几上。

    陈惟贞则是为太后极为有节奏的揉着胸口后背,她为何被擢升为一品宫令、女官之首?!

    乃是因为她有着一手急救之法,此法曾多次救下老太后性命。

    又懂得食疗进补、将养健体之策,所以才被擢为女官一品掌印宫令专事太后一人。

    “太后莫气坏了身子,都是小雀儿不好!不该拿这话本给您……”

    看得老太后气的脸色潮红,陈惟贞急得眼泪吧嗒吧嗒的断线珍珠一般掉落。

    老太后待她是极好的,甚至可以说恩宠程度都要赶上女儿了。

    即便是贵为一品宫令却又有几个,可以说想出宫就出宫来去时间不限的?!

    太后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温言劝慰:“不怪我家小雀儿,哀家自己气不过罢了……”

    “皇祖母还请宽心,此事朕定还痴虎儿一个公道!”

    弘治皇帝说到这里,那几乎是咬牙切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