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妇女之友张痴虎,雌虎炸刺也可怖

    “陛下有旨!工科给事中马平、监察御史陈杰、兵科给事中高晨鸣……”

    金銮殿上的臣工们仅仅是议论了一会儿,便见得萧敬、牟斌二人已然行出。

    萧敬平静而冷厉的扫视了一眼这些台阶下的大臣们,望向言官的眼神则是充满了同情。

    一口气念出了十七八个言官的名字,看着他们脸色苍白冷声道:“立即革职下狱,清查朋党!”

    “哄!”萧敬的最后这句话说出来,这台阶下的一众大臣们顿时炸开了。

    一群群的言官御史、给事中们暴怒跳起,便是要上前去拿那萧敬。

    然而牟斌却怒目圆瞪猛然一声暴喝:“够了!!诸位如果再闹,只会让事情更糟!”

    “陛下现在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不好说。他们仅仅是先下狱清查,无事自是不会冤枉!”

    那些个御史言官欲要再闹,萧敬却猛然竖眉怒喝:“尔等可是要逼着陛下举刀么!”

    李东阳、刘健、谢迁三人组赶紧拉住左右都御史、各科给事中,言道稍安毋躁。

    这才拱手肃然对着萧敬沉声道:“萧公公,到底发生了何事还请告知!”

    老李他们三个也算是在这朝中颇有威望的,他们三人出面安抚言官们算是暂时平静下来了。

    “唉……诸位大人下朝后回去便知,咱家只能说某些大人实在龌龊!”

    萧敬看着这满朝文武,无奈的叹气道:“这次……你们是真把陛下气着了!”

    这下朝上的言官文武大臣都不吱声了,弘治陛下一向以脾气好著称。

    即便是当面顶撞他很多时候也就是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真把这位陛下给气着了,那得是做下了多大的恶事啊!

    再想想刚才朝堂上英国公张懋所言,那马孟敏家人果真去痴虎儿处索要金子侍女?!

    卧槽尼玛!要这是真的……

    所有人一瞬间从心口凉到了菊门,这特么找屎的煞笔啊!

    此时一众大汉将军鱼贯而入,哗啦啦的将那些给御史、给事中的官袍全扒了。

    铁镣直接锁拿上身,映着他们苍白的脸色尽数押了下去。

    这朝中大臣们各怀心思也都沉默下朝了,既然萧敬都如此说了肯定不是小事儿。

    果然,他们刚刚回到家中就知道发生啥事儿了。

    家里原本对朝政基本不予过问的老妻,竟是破天荒的来问自己马孟敏、刘子仲为何人。

    从不看话本的朝臣们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以后,便见得自家老妻顿发雌威!

    破口大骂,还说如果自己给那俩畜生撑腰她们就不活了。

    一众朝臣顿时莫名其妙,直至老妻们拿着《夜梦金陵列传二则》出来……

    那些个在家里的朝臣们才恍然,随后翻看一圈就叹气了。

    马孟敏啊!刘子仲啊!你们二人可真真是要找死呢……

    这些个京官们哪个不是人精?!

    看着自家老妻的表现,就知道大约这京师的达官女眷皆是如此罢?!

    再有那青楼中的名妓传唱一番,马、刘二人还能全身而退?!

    然而朝臣们第二天才发现,自己等人还是太小瞧人家的手段了。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朝臣们就昨日之事发表意见,鸿胪寺卿先跳出来说扶桑使臣求觐。

    弘治皇帝倒是很疑惑,那鸿胪寺卿更蛋疼啊!

    扶桑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是手提倭刀跪在鸿胪寺前言道不予觐见便自杀明志。

    卧槽尼玛!搞这么大,鸿胪寺卿哪里扛得住啊?!

    于是赶紧答应,可答应了人家不走啊!

    就蹲门口,说今日不见便以死明志。

    鸿胪寺卿很想哭,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明史.职官志三》有载:外吏朝觐,诸蕃入贡,与夫百官使臣之复命、谢思,若见若辞者,并鸿胪引奏。

    就是说这鸿胪寺便是管辖朝觐、纳贡的,人家不找他找谁啊。

    弘治皇帝和朝臣一听顿时咯噔,哎哟~这扶桑人很刚啊!

    于是说那就见见吧,鸿胪寺卿赶紧出去把人引进来。

    穿着一身华贵武士服的老津春带着张忠武进来就行了五拜三叩大礼,这才起身作揖进言。

    大明朝跟后来的大清虽然礼制不一样,但君臣叩拜礼还是在的。

    区别只是大明用的是《周礼》九拜的“五拜三叩”,这是行大礼。

    平日面君也是需要四拜、五拜之礼的,皇帝可以免你礼。

    但你不行礼这就是大不敬了,要治罪的。

    这点《明会典》卷44有提:稽首顿首五拜,乃臣下见君上之礼。

    先拜手稽首四拜,後一拜叩头成礼。

    而后来大清采用的三跪九叩,则是大明朝皇帝祭天用的大礼。

    大概皇太极同志觉着这原本祭天的大礼,可以到处用于是弄的泛滥开来。

    要说人家老津春那也是演练了好几遍了,当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皇帝放归。

    说上朝的回赐也不要了,只求能回扶桑。

    弘治皇帝和满朝文武:??喵喵喵??

    老津春随即说着,我扶桑公主殿下久慕玉公子才学,于是来上国便暂住苏州桃花坞早晚请教学问。

    结果那日来二员秀才自称为南京国子监贡生,开口便索要黄金百两。

    随即不仅索要公主侍女,还要挟公主随他回府……

    老津春这话一说,顿时满朝文武顿时脸色涨红,那心里奔腾过十万匹草泥马!

    卧槽啊!这特么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啊!

    这老津春也是足利家老臣来着,唱念做打那叫一个演技一流啊!

    当下眼泪刷刷刷就下来了,给弘治皇帝大礼叩头。

    说,玉公子将他们打将出去那二人还说家中长辈为御史言官。

    言之若是不肯便要策动发兵,伐我扶桑……

    言官们听得这话顿时脸色惨白,卧槽尼玛!

    马、刘二人他们家,是用人中黄养大那俩蠢货的么?!

    老津春继续鼻涕眼泪一起喷,说玉公子安慰公主说绝无此事。

    还请来苏州知府曹鸣岐、提学御史方信之,与南京守备钱公公陪同做保安慰。

    怎知便是当天百余南京国子监贡生竟是直冲桃花坞,还掳了公主请的两位当地侍女……

    老津春这话一出口,顿时满朝文武脑袋都想要塞裤裆里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百余国子监贡生冲击人家公主殿下驻地,还掳了女人!

    卧槽尼玛啊!特么狗逼贡生是不是没见过女人啊!

    还带特么组团去的啊!

    老津春赶紧说,公主由此受了惊吓。

    扶桑小国不敢言上国之过,现在只求上朝不加治罪放我等归去……

    这话说的,那朝堂上的文官差点儿要一脑袋杵地上去了。

    他们自诩、自傲的是啥啊?!礼仪之邦啊!

    礼仪之邦读着圣贤书的国子监贡生们,居然百人组团冲去人家公主驻地还强掳侍女……

    弘治皇帝刚刚安抚好这老津春,就差拍着胸脯说有朕在无人能为难尔等了。

    这才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津春给哄下去,还没等弘治皇帝发火。

    南京的奏章到了,先是一票十来号御史、给事中们弹劾张仑的奏章。

    其次便是愤怒的苏州知府曹鸣岐、提学御史方信之的奏章,最后是南京镇守太监钱能的密奏。

    帝怒,是日下旨彻查!

    御史、给事中查实者尽数革职、抄家、举家流徒,子孙三代不得入庠。

    贡生冲击一事彻查,煽动者尽数革除功名终身不录、流徒。子孙三代不得入庠。

    从者亦革除功名终身不录、流徒。

    此时整个仕林都炸开了,一堆堆的官宦、商贾家小姐们读者《夜梦金陵列传二则之红粉换追风》。

    顿时哭的不能自己,觉着玉公子近乎写透了自己的心。

    那马孟敏怎的如此无耻狠心,那刘子仲怎的如此卑鄙下流!

    青楼里的名妓们也在哭,哭的是杜十娘也哭的是自己。

    有心从良招情郎,怎知真心换得伤!

    那马伯颖简直真真是个人中渣滓,那刘叔舟端是的厚颜无耻!

    再看玉公子在后面的那首《西江月》,便觉着这世间男子皆不如。

    那秦淮河上、西湖船边皆哭声一片,一声声嘤嘤啼唱把老马小马、老刘小刘的名声传遍大江南北。

    国子监的贡生现在出门都不敢穿着儒衫,甚至大门都不敢走。

    各青楼的妈妈们原本见了他们,都笑脸相迎。

    如今冷脸相待不说,还啐他们一口让他们赶紧走莫要污了她的雅楼。

    御史、给事中们更惨,他们倒是不会被拒之门外。

    可那些名妓们被迫坐下来,看着他们的眼神那跟看人中黄一般……

    这谁受得了啊!

    回到家中老妻冷脸相待,妾室嘤嘤哭泣说老爷不会将我送人罢?!

    顿时这些个御史、给事中们觉着自己这日子没法过了,马勒隔壁的刘子仲啊!

    马勒隔壁的马孟敏啊!你们俩狗逼玩意儿搞尼玛的搞啊!

    与之相较的是大明冉冉升起的中老年妇女之友、广大女青少年偶像玉公子张痴虎阁下。

    据传有富商使千金,欲纳秦淮河琴箫大家柳影怜柳大家。

    而柳大家却嗤之以鼻不假颜色,言称若是玉公子愿纳,奴家宁予千金委身为妾。

    此言一出则秦淮诸大家皆言姐姐可说出奴奴们心坎儿话了,这世间男子可有如玉公子般的么?!

    放眼望去诸子皆属马刘之辈尔,无玉公子之才,却满是马刘二人之无耻。

    无数士子们几近吐血,卧槽尼玛!你们要夸他,也不必踩我们啊!

    在外面被讥讽也就罢了,回到家里还要被自己老娘抓来耳提面命。

    你看看人家玉公子,这才十四岁啊!已被赞天下风云麒麟儿,还写得一手好诗词、好话本!

    文能考得三案首,武能提兵斩倭寇!

    现如今来金陵备考乡试,却不似你这浪荡子整日流连秦淮河。

    反而是住进了鸡鸣寺谢绝来访专心读书,偶与主持德旻大师论及佛经诗文。

    哎呀~!你真真是要气死娘亲么?!你若能有那玉公子半分,娘亲也不必操心了……

    那日娘亲特地到鸡鸣寺为你考学进香,远远看了那玉公子一眼。

    可当真是琳琅如玉佳公子啊,那俊美的如同唐长老一般不说,为人还知礼亲切。

    看着娘亲瞧他还知道作揖行礼,再瞧瞧你!考得个秀才就觉着自己大才满满了……

    可你瞧瞧人家玉公子的两个弟子,一个可是唐解元、一个也是考上了举人的徐衡父。

    你哪个比得过人家的?!莫说和玉公子比了,便是和他弟子比你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哎呀~你说娘亲怎么当年就生下你这么个……

    前后一顿呱噪直把那些个士子、举子们臊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有心打上门去,想想那马刘二人的下场却又不敢。

    说要跟人比文吧,你确定这跟会较跟他比武死的更好看么?!

    这应天府的士子们悲愤莫名,实际上顺天府的也好不到哪儿去。

    张仑他家可就是在京师啊,第一个话本《幽都夜梦》可不就是在京师写的么?!

    于是这顺天府的士子们遭遇跟应天府差不多,偏生马伯颖他大伯马孟敏可不就是在京师么?!

    所以这京师的御史、给事中们被诟病的更惨了……

    那首《西江月》传出后,诸勋贵们家的正头娘子们顿时坐不住了。

    本来平日里看着还算是顺眼的小崽子们,现在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一个二个被拎回来逮住就揍,逼着看书、习武。

    你们可瞧瞧人家英国公家小公爷,那才学、那本领、那名声……

    再瞧瞧你们自个儿,长得跟人家那唐长老般俊美一比便是獐头鼠目,这也便罢了。

    论文三棒子都打不出个屁来,论武没了家里的家将、亲兵来条狗都能追你十条街。

    名声这就更不用说了,这满京师可有一个夸你的么?!

    最被殃及池鱼的大约是寿宁侯、建昌侯,本来这兄弟俩在京城里玩的挺Happy的。

    自从管束他们的老爷子、张皇后的贡生爹地张峦张来瞻告别这个世界后。

    这兄弟俩就跟终于飞奔出猪栏的野猪一般,在京师的土地上横冲直撞尽情的撒欢。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横空出世的玉公子话本张皇后也有看。

    看完之后顿感自家那俩弟弟怎么那么不成器啊!

    前后五六次召他们入宫,入宫就是以长姐如母的身份对他们一顿教训。

    二张被骂的战战兢兢夹着腚眼儿不敢吭气,心说都姓张咋区别那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