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二百一十九章 枪棒第一周子江,丈八大枪玉螭虎

    “聿~聿~聿”一阵战马的嘶鸣声,将众人的从呆滞中拉了回来。

    这个时候所有人望向穿着华丽甲胄,俊俏得恐怕女子都自叹弗如的小公子。

    “咕嘟~!”一声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望向张家麒麟儿的眼神便如看着妖怪一般。

    这距离……是五十步啊,足足比之规定的三十五步距离直接多出了十五步!

    莫说是五十步的距离了,即便是三十五步这些解元们也没人敢说自己能百发百中!

    而且是一次策马中三次对三靶做三连射,每一箭都钉在箭靶的红心中央!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那骑射功夫不止是到家,那简直可以和传说中鞑靼的射雕手比拟!

    他才多大啊?!这是跟鞑靼人一般,从娘胎里开始练的骑射么?!

    看着这些个刚刚还趾高气扬一脸不服的武解元们,现在尽然一副狗怂模样顺天府的武举子们顿时顺气儿了。

    顺天府的武举子们咧嘴傻笑着,心里倍儿感与有荣焉啊!

    坐下~都坐下~!这是我们顺天府张家螭虎儿的基本操作,基本操作而已哈!

    你们这群土鳖得知道,这是我们顺天府武解元、应天府文解元。

    而且陛下亲口夸赞过,说他是文武双全拱卫大宝玉螭虎……

    三大学士更是御前考校后,亲赞的天下风云麒麟儿!

    写得《幽都夜梦》、《天龙八部》话本,亦作得“滚滚长江东逝水”、“无情未必真豪杰”……

    自己考得应天府解元不说,还收得两位解元、顺便办《帝国时报》骂的六部官员缩卵子的张家玉螭虎!

    一水儿的武术解元们耷拉着脑袋不吭气儿了,这特么咋比?!比个鸡毛的比啊!

    这特么相当于八六款老夏利,要跟时速440K的SSTuatara在直线标准赛车道上比一场一样……

    都特么根本就不是比啊,这是虐啊!甩的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都按三十五步罢,上靶了咱们好进行下一场。”

    张小公爷下了战马眨巴着那双漂亮的丹凤桃花,笑眯眯的望着这些个武解元们道:“开始罢!”

    三……三十五步?!上靶就行了?!

    一众武解元们涨红了脸皮,这都不是打脸了。这简直就是拿住你的脸往那校场沙砾地上擦啊!

    有心反驳骂两句吧,可眼瞅着那牢牢钉在箭靶上的羽箭却话被一下子堵在了喉咙里。

    人家手上的本事就是硬,这还有个屁话可说的?!

    “此项,在下认输!”便是刚才那个站出来说话壮硕高大的汉子,在沉默中越众站了出来。

    这汉子倒是看着相貌堂堂。其人身高六尺有余,生的是虎背蜂腰双手自垂过膝盖。

    面若重枣熊首鹰目,燕颔虎须!

    其人鹰目炯炯若烛火任谁瞧着,也得夸上一句:端的是条好汉!

    却见他抱拳躬身到底,对着俊俏如璧的张小公爷诚恳的道:“将军骑射强于我,当得我师!”

    那些个武解元们见这汉子居然都认输了,似乎一下子泄气了。

    一个二个跟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怏怏的给张小公爷抱拳拜下认了这条帐。

    张小公爷略有些玩味的看着这汉子,心道还算是个懂事儿的。

    输了还是诚恳认输的,但就是还不服气想比下一项。

    “你姓甚名谁?!姑且报上名来。”

    张小公爷的话音刚落,这汉子还没说话那武解元中便有人喊出来了。

    这是我冀北豫南大河枪棒第一、镇八方紫面仙猿铁臂昆仑周寿周子江!

    这话一出口,张小公爷不由得诧异的多看了一眼。

    哎哟~卧槽!没看出来这小子居然还有个诺大的名号啊!

    “将军莫听他们鼓噪,子江只是枪棒略熟而已……”

    却见这周寿周子江倒是自己先涨红了脸,呐呐的拱手躬身道:“无有敢称第一之名的。”

    这下张小公爷看着他的神色不似做伪,那是真觉着不好意思不由得心道。

    哟~!小伙子还挺谦虚的嘛!不错,小公爷欣赏你!

    “换上护甲吧!你们也是从武举人打上来的,知道怎么穿。”

    张小公爷笑眯眯的看着这周子江,心里琢磨给他留个面子吧。

    周子江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转身去换护甲,老亲兵和熊烈山他们早把一堆堆的护甲、长棍送来了。

    这周子江的名头似乎很大,亦许是其他武解元们打算让他去试试张小公爷的本事。

    居然是没有人去拦着他穿护甲,而是沉默的围在校场内那处用麻绳围起来的场地周边。

    周子江很快的换好了那身护甲,但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诧异的看到了张小公爷并没有换装。

    只是有些百无聊赖的指着边上一根根比试用牵头绑着布团的木杆子,道:“选一根罢!”

    周子江顿时涨红了脸,这简直就是彻彻底底的蔑视啊!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周子江让自己冷静下来走到木杆边上拿起一根木杆。

    “呼~!”猛的抖了一下这根杆子,随后对着张小公爷点了点头。

    这场上的杆子长短粗细,计有摆着有近二十余根。

    此时的长枪经过从汉时的戟、矛,发展到现在因材质、枪头、用途……等等分成了二十多种。

    北宋时官修《武经总要·器图》中,枪就分作了“九色十一种”。

    而发展到了明代,更是从丈丈威、六尺双枪……等等不一而足。

    周子江现在选的这条便是典型的七尺花枪,适宜独斗亦可步战。

    也是这个时候所有人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小公爷径直走向了架子上最长的那根杆子!

    丈八大枪!

    “呼~呼~!”随手将那根杆子拿起,这位俊俏直压女子的将军随手便抖了几下这杆子。

    这一抖顿时在场的武术解元们瞪大了眼珠子,艰难的“咕嘟~”咽下口口水。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张小公爷这一手大枪抖起来,顿时这些个武解元们都不吭气儿了。

    这一手枪抖的那明显就是下了苦功的,而且有身形、力量优势更兼高人指点。

    否则的话这一手大枪恐怕是抖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