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文武终有别,百炼放成钢

    吃了方信之的一番骂这些个新科进士总算是不再鼓噪了,听得方信之的话他们也不由得臊的脸红。

    尤其是对比上身边的那一票沉默端坐一如山岳般的武举子们,顿时高下立判!

    “见危则避,人之常情。”张小公爷倒是对此见怪不怪,笑眯眯的道:“信之公不必责怪。”

    戴义这个时候站出来,把厂卫们得到的情况、京师可能派兵。

    还有自己和张小公爷决定保护灾民汇合,等等这些事情都说了一遍,

    却见张小公爷顿了顿,眯着那双丹凤桃花接口道:“当然,请诸位来此自然不是只是说此事而已。”

    “我与竹楼公议定,此事我二人将率京营全体护持于灾民往京师会合京营!不退半步!!”

    这番话一出口顿时这些个武举子、文进士们的心就提起来了,尤其是那些个文进士们脸色苍白。

    大家都是寒窗苦读考上的进士,这还没享受到荣耀就得去拼命了?!

    咱读的是圣贤书、讲的是舍身取义没错,但不代表咱真得去拼命啊!

    “当然,此事我必不为难诸位。”

    张小公爷又怎会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那双丹凤桃花里尽是嘲讽:“诸位留下亦是无益……”

    “所以,可自行留守于晋阳抑或寻其他出路回京师。”

    扫了一眼文进士、武举子们,张小公爷轻声道:“无论文武皆可,还请诸位三思而报之。”

    “亚圣言‘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又有太史公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张小公爷眯起那双丹凤桃花,轻声笑着道:“欲去者,无碍。”

    “去者,予单刀一柄、粮五斤、银二十两,权当此次赈灾之酬罢!”

    这些个文进士们脸色无比挣扎,忽阴忽暗的一言不发。

    相较之下武举子们倒是脸色平静,不复刚才初次听得鞑靼要来时候那般激动了。

    他们只是平静的等待着自己的总教习接下来的命令,无论是直接出战还是执行巡查。

    “不必为难,你们排队单独由此入中堂自行选择。”

    张小公爷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轻声道:“留着、去着,暂时可不至再相见。”

    说着,便让老亲兵们组织让这些个新科进士排队一个个单独往中堂内走。

    中堂内的左侧有一道门帘,门帘上方挂着一方大字曰“留”。

    而对面右侧的那道门亦有一道门帘,门帘上挂着的大字曰“去”。

    老亲兵们不会干涉这些个文进士们的选择,只是在边上默默的等着他们做出选择。

    当然,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会那么多。

    进去就告诉他,五屈指内必须做出选择、不得拖延、不得继续呆在这里。

    有人很快的低着头做出了选择,也有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走向了其中一道门。

    很快的文进士们都选择完毕了,武举人在熊烈山的指挥下一个个站起来分批进入中堂。

    但武举人这边则是比文进士们的速度要快多了,哪怕他们有三百余人。

    却仅仅是花费了不到文进士们一半的时间,就已经全部选择完毕。

    方信之好几次起身想要进去,却都在看到了痴虎儿的眼神后长叹一声又坐下了。

    当最终结束后方信之终于到了中堂内,顺着“留”那一字门帘走了进去。

    进去后方信之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门帘进去是一处拐角。

    拐角没多远则是另一处院落,文武是面对面落座的。

    显然那些座位都是按照人数摆好的,然而武举子那边一人未少。

    文进士这边却足足少了半数,这如何能不叫方信之脸红?!

    但小公爷却觉着这才是正常的,去考武举的哪个不知道将来是得走行伍这条道儿的?!

    这次又经历了厮杀,一个二个身上都背着功勋呢。

    如果他们现在才退出那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功名马上取!

    既是来考武科的自然是渴望着沙场建功立业,到时候搏一个军功爵位传于子孙。

    “既是留下了,那便是自愿承担风险!”

    张小公爷也不等方信之说话,便径直道:“此次事物不同以往,一切都将倚军律执行!”

    “有擅违者……斩!!”

    所有人闻言不由得起身肃然应喏,方信之并没有阻止张小公爷这种擅权的做法。

    他并不擅长于指挥作战,更无法和戴义紧密配合应付此次袭击。

    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将权力让给自己的这位副使。

    再说了,他本来就是小公爷这块儿的。

    座师的身份虽然没有了,但小公爷给他挂了名号调回京师叙职并安排来接灾民。

    这件事情是实打实的,只要没有做岔那么将来入主六部甚至内阁也并非不可能。

    “首先,此事我一会儿就会向灾民公布!”

    小公爷先说的这句话直接让一票人眼珠子都要跌落了,卧槽!这还不引发恐慌啊!

    然而小公爷有自己的打算,如果瞒着他们带着走迟早这件事情会泄露出去。

    到时候引发的恐慌会更大,一如这次他先把那些不愿意一起承担责任的进士们放走一般。

    与其带着不稳定因素去面对敌人,不如先将不稳定因素尽量排除再面对敌人。

    “肃静!!”方信之眼珠子一瞪,顿时这些个新科进士们都不吱声了。

    小公爷才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一众进士听得此言不由得沉默。

    心中皆叹,人家能让三大学士赞之为“天下风云麒麟儿”此并非虚言也!

    鞑靼袭来人家并未慌乱、逃窜抑或是躲藏,麒麟儿首为者乃是自清内里。

    而且人家做的光明正大、名正言顺,一条条都做的极为有条理。

    比如那些个进士们,可以拿到单刀、粮食和银子。

    而这些灾民欲离开者,自然是不能给单刀的。

    只给粮食和三两银子,保证的是他们可以自行离开。

    但离开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他们自己的命了。

    “你们要做的,就是收集城内一切所需物资!”

    张小公爷望着他们,目光凝重的沉声道:“能拿的都拿!药材、车马、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