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三百一十六章 校场巨炮初轰鸣,时代大门终开启(中)

    张小公爷见得弘治皇帝那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赶紧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太子殿下!!”

    看着朱厚照摸着这火炮的那表情、那模样,简直跟猥琐金鱼佬没啥两样。

    难怪弘治皇帝气的整个人都要炸了,而朱厚照吃了玉螭虎这一喝才回过神来。

    见得自己家老爹那要吃人的眼神不由得一个哆嗦,赶紧无比狗腿的猫着腰跑过来。

    “父皇~!您来啦?!那炮可真是好炮!儿臣刚刚检查过了,绝对寸寸密实!”

    弘治皇帝拿着手指头指着这熊孩子,看着他谄媚又狗腿的模样终究是一叹。

    将他扯过来拉紧了一下身上的铠甲,整理了一下头冠:“都出阁了,太子得注意风仪。”

    朱厚照只是比较皮、比较熊,他并不是蠢笨亦或是没心没肺。

    见得父亲如此这熊孩子居然眼眶红了一下,将身子打的笔直:“儿臣知道了!”

    看着个头都要赶上自己的儿子,弘治皇帝瞬间就觉着自己老了。

    太子好似前几年才出阁读书的罢,怎的就像是过了好久一般呢?!

    现如今他都能操持数百万两银子、数百万石粮食,与那京师粮商、国朝重臣掰手腕了。

    “走吧!咱们看看去!”

    给太子整理了一下铠甲,弘治皇帝向着不远处那正在被工匠们调整的巨炮缓步行去。

    远远的看着这门巨炮还没有什么,当走近的时候弘治皇帝那心脏就“突突突~”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秉承了大明的特色这门火炮的炮身上,有着一面巨大的“真武大帝”浮雕像。

    整个炮身浮雕盘附着成片的睚眦祥云纹,因为是采用了一定比例的钢、铜、锡……等合金打造。

    所以这门巨炮的颜色与纯钢、纯铜有着巨大的区别,它的质地有些类似于钢但颜色又是铜黄。

    “都起来!给朕说说这门炮!”

    弘治皇帝一挥手让那些战战兢兢跪了满地的工匠们赶紧起来,给自己介绍这门巨炮。

    全炮长一丈二尺、炮管壁厚达五寸,炮口十五寸、注药暂记为一百五十斤。

    炮弹为三百斤沙芯钢壳弹、射程计为二里,全炮重……一万三千斤!

    吐出一口浊气,弘治皇帝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后抬首望去,便见得远达二里左右沿途标识距离的牌子外有一道城墙。

    弘治皇帝望了戴义一眼,老家伙躬身会意转身带着几个内官打马便跑去。

    而弘治皇帝则是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缓缓的离开了这炮台,为了承载这巨大火炮临时搭建的炮台。

    毕竟这可是一万三千斤的巨炮!

    这明显不是寻常的那些木质车轮能够承载的,所以在铸造之初工匠们就配套的铸造了承载的炮车。

    即便是有着炮车他们也不敢肯定,这炮车能不能承载住此炮巨大的后座力。

    于是他们选择的是建造一个水泥砖石并内外覆盖大量泥土的掩体,将整门火炮带炮车都放进去。

    “陛下,此墙高一丈、厚达二尺!青砖所造,黄泥夯土相合。甚为结实!”

    弘治皇帝肃然的点了点头,摆手道:“那……开始罢!”

    张懋浑身的铠甲哗啦啦的抖动着走过来,对着弘治皇帝行了一礼:“还请陛下暂避!”

    “新炮试炮,一切未知!当以安全为要。”

    弘治皇帝倒是从谏如流,点了点头便随着张懋等人一并往后撤去。

    那是一道用水泥、装着土的麻袋堆积起来的工事,甚至顶上还有着厚厚的水泥板子。

    一对罩子模样的家伙什被张小公爷恭敬的拿给了弘治皇帝,朱厚照见父亲有些莫名其妙。

    便帮着他戴上、扣紧,弘治皇帝顿时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什么东西包围住了。

    好在并不难受,只是一下子整个世界失去了声音。

    他有些好奇的想要摘下来,吓的朱厚照赶紧按住摆手表示不能摘。

    弘治皇帝见状只能按下了自己的好奇,往外看着。

    这里距离炮台有两丈左右的距离,而且是在侧面并非是正对面。

    于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炮台上的人员操作,并可以看到远远的那道城墙。

    却见工匠们先用油将炮管内刷了一遍,然后一个巨大的油纸包被用小车子拉了上来。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油纸包整个往炮管里面塞,再用炮拴压紧。

    炮弹也同时被推上来,亦是先用油把炮弹刷一遍再用着吊钩、皮兜子将炮弹吊起来塞进炮管。

    一切看起来不快但做的是有条不紊,工匠们开始校正火炮的高低角度。

    最后把炮身卡死,以一根中空的铁棒子从炮身尾部的点火处插进去。

    铁棒子抽出来后一根引信露了出来,工匠们将引信拉到了掩体外面。

    随后全数向着另外两处掩体撤去,看起来这就要点火了。

    果然,最后留下的那个小伙子先点着了一支火把。

    在确认所有人全部都撤入掩体后,昂首声竭力嘶的吼叫了些什么。

    只是弘治皇帝戴着这堵住了耳朵的罩子,完全听不清楚。

    吼叫了三遍,便见得那小伙子用火把向着地上的引信点去。

    “滋”一阵火光冒起,这小伙子像是身后被狗追似的疯狂的向着一处掩体冲去。

    弘治皇帝摒息凝视,两只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条引信一点点的从外部向着火炮燃烧过去。

    引信的时间烧的并不长,却见火光闪起间已经飞快的舔到了炮口处。

    “轰!!!”

    猛然间那剧烈的几乎遮住了日头的光亮乍闪而过,那剧烈无比的爆炸轰鸣声顿时响彻!

    这声音……如同天地间惊雷同时炸响,又似那擎天山岳瞬间崩塌!

    更可比那沧海之水全数化作了巨浪,轰然砸来一般!

    剧烈的爆炸声带来的,是整个掩体工事“隆隆~”作响的震动。

    便是弘治皇帝戴着这耳朵上的塞子,依然是被这剧烈的轰鸣声震的耳朵“嗡嗡~”作响。

    爆炸掀起的巨大气浪,冲击的甚至让弘治皇帝都有些啷呛欲倒。

    那火炮所在的掩体处无尽的尘土如同狂风过境一般,尽数被卷上了半空!

    张小公爷和虎头老国公手疾眼快的扶住了他,这才没有摔下去!

    定了定神,弘治皇帝这才抬眼快步向前急切的向外张望。

    烟尘渐沉,依稀可见被巨大的后座力推的后撞至工事上的火炮无恙。

    当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城墙时,弘治皇帝的眼珠子猛然瞪大!

    整个嘴巴张的开开的,如同那濒死的鲶鱼一般!

    甚至,还发出“嗬嗬~”的怪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