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三百七十八章 伯章黑胖动歪心,洪坤亲赴见瑾山

    那叫“伯章”的黑胖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悠着,脸上挂出了一丝狞笑。

    “咱们动不得,那张家玉螭虎难道还动不得么……”

    那童商闻言脸色猛然数变,直接一耳光“啪~!”的抽在了这伯章的脸上:“噤声!!”

    “你若找死可自去,莫拖累老夫等人!!”话出口时,这童商面目阴骘如厉鬼。

    竟是吓的黑胖子捂着脸连连点头不复再言,只有他低下头的眼神中才闪过了一丝的怨毒。

    童商脸色阴骘的望着窗外洪舟同渐行渐远的马车,声音冷厉:“此话以后不可再提!”

    一众粤北士绅商贾们皆点头应是,却是有几人脸上虽是笑眯眯的点头应是。

    那双眼睛却在不住的闪烁着,在想着什么大约只有他们自己知晓……

    洪舟同默默的看着这处如同巨兽蛰伏山峦一般,在夕阳中灯火渐明的军营心下暗叹。

    这位“风云麒麟儿,张家玉螭虎”果真是走到哪里,便是一片腥风血雨啊!

    初出茅庐下江南便遇倭寇袭扰,若是一般勋贵家子弟恐怕早跑了。

    这位倒好,带着家中老亲兵斩杀不说还杀出海去。

    竟是生生的在扶桑,杀出一片天地来!

    那些个粤北士绅豪商们不知道,洪家这样海上根基人家又怎能不知道?!

    这位玉螭虎可不是不知道海上情况的勋贵子弟,人家手下还有一支佛朗机人在效力呢!

    爪哇那边的子弟后来回报,乘风离去的佛朗机人沿途打的可都是大明水师的旗帜。

    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位佛朗机人和他的属下,已经全数拜服于这位玉螭虎麾下了。

    洪家跑海亦与漕运有些许关系,怎么能不知道那郭彦和与英国公家的关联?!

    斩倭寇、杀扶桑,回到苏州两两则《夜梦金陵》直接干掉的是半数金陵国子监贡生。

    甚至还有七八位御史,甚至祸延至京师!这手笔……

    回到京师那经筵辩后,凄惨倒霉的数十御史给事中、侍郎。

    晋阳那被连根拔起的十余家,外带九边刚刚从邸报上传来凄惨的数十指挥使、千户百户……

    更有那《肥堆叙话集》后言官、翰林、侍郎……等等一大票人,可说整个朝堂的清流几乎被洗了一遍。

    尽管直接被杀者实际上并不多,然而如此多曾经雄踞一方的狠角色轰然倒地……

    “哈哈哈……舟同先生大驾光临,瑾山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啊!”

    小周管家笑吟吟的从营盘中走出,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

    似乎丝毫不在乎洪舟同那张蜡黄脸、死鱼眼,声若海潮爽朗如昔。

    洪舟同似乎也知道自己的笑脸比肃脸还吓人,居然没有笑而是长揖到底。

    “老夫冒昧前来,倒是叨扰瑾山先生了……”

    两人在这营门前互相寒暄了一阵子,说了些许没营养的恭维话。

    然后小周管家这才笑吟吟的邀请洪舟同入营,但他的那些个家丁马夫们是不能进去的。

    洪舟同亦不以为杵,径直进入了营区内。

    看着营区内几处用“忠武河间王乙型”搭建的阵地,心下不由得一凝。

    忠武河间王乙型是营造局均输司,根据后来武进士们在晋阳之战中的情况再次改进的。

    这一款战车增加的是钢架底盘,再铺设板子。

    减轻的重量则是添加到了两侧,同时还有替换的车板防止炮击后车板被轰开无法抵御。

    穿过车阵车板组成的营门,洪舟同跟着小周管家来到了营地里属于小周管家的那处组合车房。

    “舟同先生此番前来,是有事欲教瑾山么?!”

    小周管家礼敬洪舟同坐下来,奉上茶后笑吟吟的对着他道。

    洪舟同倒是没有想到小周管家居然会这么的直接,上来就直接开始谈核心了。

    其实小周管家确实是没有太多时间跟他周旋这些有的没的,一句话的事儿。

    我小周管家还得收拾码头上的筹备、准备铸造司进驻,又得准备开矿山……

    小周很忙,别麻烦了!不爽就一起上呗!

    “老夫此番前来,只是求瑾山先生通报一声……”

    却见洪舟同那死鱼眼睛缓缓抬起,无神的扫过小周管家的面庞。

    随即袖子轻轻抖了一下,便见得桌面上“咣当~”一声多了仨物件儿。

    一件是巴掌大小,篆刻着“节节高升”青苍竹林图红珊瑚雕把件。

    一件儿是三指大小,纯金镶莹莹绿翡翠“马上蜂猴”挂件儿。

    还有一件儿才是让小周管家微微有些侧目,甚至眼神都有些变化的物件儿。

    那是一串儿珍珠,每一颗都是指肚儿粗细。

    但最重要的是:这珍珠的颜色,是金色的!

    这种珍珠是小周管家完全没有见过的,而洪舟同则是绷着那张脸轻声道。

    “此珍珠谓之‘金珠’,产于南洋。然而产量极少,千百贝中未必可见一颗。”

    小周管家吐出一口气,竟是站起来对着洪舟同躬身作揖:“感谢舟同先生教我……”

    洪舟同有些诧异的站起来,那张古井无波的脸色流露出一丝疑惑。

    “瑾山从前自诩见多识广,但这金珠却为第一次听闻!”

    却见小周管家认真的望着他道:

    “舟同先生以此金珠提醒了瑾山,天外有天人、人外有人。莫可自满,总有未可知也!”

    洪舟同这才真的是有些愣住了,然而小周管家却沉吟了会儿道。

    “舟同先生,若是可以这珍珠请备下两份。”

    两份?!洪舟同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不高兴只是点了点头。

    小周管家似乎也诧异他的表现,随即笑着解释道。

    “我家小公爷身边的妙安姑娘、足利鹤公主殿下二女,极是受宠的……”

    “若是瑾山如此去求见,恐怕我家小公爷未必会见你。”

    说着,小周管家望着洪舟同笑着道:“若是有此珠两副,小公爷恐怕为了她们也会见你一见。”

    “这些……是在下予瑾山先生的,小公爷那边已有准备。”

    听得洪舟同的话,小周管家哈哈一笑:“瑾山就不必了!先生且把予我家小公爷之礼送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