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四百六十二章 隔空交手终得见,苗女米鲁智计全(中)

    “等你被擒见到本督时,本督再告诉你。”

    张小公爷笑眯眯的对着江上的那苗家女子,轻叹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那江上的苗家女子却突然失语,只是竹筏逆江而上却是速度不慢。

    便是在张小公爷望着那竹筏便是要消失前,才听的那苗女脆生生的声音传来。

    “公子当真不肯一见么?!妾身若见之公子,便请降了呢!”

    张小公爷撇撇嘴,你当小爷三岁孩子呢?!

    鸨儿爱钞、姐儿爱俏,这是没错。

    但咱真没认为自己已经是帅到能让对方投降的地步,忠武王高孝瓘都只是面具遮颜出战而已。

    “您若真降,自可一见!”

    张小公爷说着,一摆手让人回寨子里开始清理战后首尾。

    看着户必裂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模样,张小公爷便是一番宽慰。

    这苗女智计百出却不是你的错,毕竟那会儿黔州从布政使、按察使到都指挥使都被她坑了。

    直接带着四千人都被她连锅端掉,以一己之力搅动这黔州风云。

    在她手上吃了点儿亏,这不算什么。

    然后又说这事儿也得怪本督,之前也有些太顺利了以至于忽略了这苗女的狡诈……

    总之就是让功考把放跑了苗女的事情,记在自己头上。

    户必裂这边只记功绩,不记错处。

    这感激的户必裂要给小公爷磕头,这真真是从来没遇过的上司啊!

    明明是自己的错他却扛黑锅,功绩全是你们的、过错全是他自己的。

    在这样的督抚手下办事那还不卖命干活儿,等什么?!

    回到了寨子里户必裂咬牙切齿的带着人几乎把整个山寨都掀了一遍,恨不得每一寸都挖开瞅瞅。

    还真叫他挖出来来了一些好东西,比如米鲁藏在这里的些许粮秣、金银。

    还有一些藏起来瑟瑟发抖的妇幼,这些人全都被抓起来一并押送回去。

    这一战大约能够算是国防军入黔州以来打的最艰苦的一场,虽然没有阵亡的却受伤甚众。

    战后一点算居然轻重伤员有近两百人,好在铠甲得力重伤致残的没有多少。

    又带有医官处置了一下,整个作战来说除了米鲁跑掉之外算是完胜。

    但这一战对方也算是硬茬儿,前后挨了好些炮弹居然没有溃散还在死拼。

    一般的山寨被打了两轮就怂了,即便是不怂杀进去后砍上一阵子也就投降了。

    唯独这山寨竟是足足抵挡了有半个多时辰,中途还数次试图突围逃窜。

    但脖子终究是没有钢刀硬,藤甲还是挡不住火枪。

    对方近两千的壮丁被炮轰、火枪横扫,再砍杀了一番足足躺下了六百余人后终究是投降了。

    此一役很快的疯传整个黔州,四大土司家族全数默默的开始散播这个消息。

    米鲁藏身山寨被彻底剿灭,阵斩首级六百四十七、俘四千三百有奇。

    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就是要告诉那些其他的山寨,别想着收留米鲁!

    谁敢收留就是找死,直接破寨灭门!

    一边宣传此事,另一边他们却都没有闲着不断的在清扫那些跟米鲁有牵涉的山寨。

    你说你跟米鲁没牵涉?!我特么觉着你有,那你就有!

    你没有劳资怎么有人手开山筑路、整饬河道啊?!

    所以你们必须有,没有也得有!

    张小公爷对此灰常的满意,哪怕是一张厕纸也是有他的用处的啊!

    这些个黔州狗犊子们虽然都是一群老狗批,但好歹还能管点儿用。

    至少现在前前后后破掉了两千余山寨,历史上斩、俘虏六千余人估计跑掉的不少。

    那些土司们瞒报的肯定也不少,毕竟他们深耕这黔州多年关系复杂。

    指不定就有这亲眷、那故旧,大军杀完人能扯呼他们还得在这地儿呆下去呢。

    所以自然是不能做的太过分,宋家为何有苗、土二族敢不服?!

    这也是有历史缘由的,宋家原本做主的可不是现在这支。

    元初有宋隆济任雍真葛蛮土司,领军起义抗元聚众数十万并多次获胜声威赫赫。

    结果《元史》载:“宋阿重,生获其叔隆济来献,升其官,赐衣一袭”,这就很尼玛了。

    被自己亲侄儿给怼了,老宋估计被砍头的时候也很草泥马。

    从黔州到滇南,甚至到桂西都无数部族支持自己。

    结果自己最终却惨死在了自己的族侄手里,这怎么能不让老宋唏嘘。

    宋阿重虽然后来继承了族叔的位置,可水东这边只是被他武力慑服而已。

    实际上宋阿重的名头算是彻底坏了,这导致的是哪怕是安家跟他们关系好的时候都防着一手。

    大明也不曾真正的信任过他们,老祖上毕竟出了一个连自己族叔都斩了换官职的啊!

    有宋家这个前车之鉴,其他家自然是不敢做的太过分的。

    而张小公爷之所以敢启用宋家,是因为他熟读《明史》知道宋家哪怕到完犊子也没背叛大明。

    被安家胁迫着造反过一回,但一直想投奔回来的。

    而且宋家知道自己立身不正,迫切的想要给自己正名于是他们多数选择是站在大明这一边。

    “……破寨二千四百有奇,俘四万七千五百有奇,缴金二千三百两、银八万两……”

    张小公爷看着这份汇报不由得苦笑,这可真是“人无三分银”啊!

    破寨二千四百多,抓了四万多俘虏结果缴获的金银就这么点儿。

    粤北几个最大的山寨都比他们拢共加起来的金银,要多很多啊!

    “……滇南来报,贼妇米鲁逃窜至其境内。本欲缉拿,然贼妇狡猾竟逃窜之……”

    张小公爷撇了撇嘴,分明是滇南的土司们看着黔州这平乱的模样被吓着了。

    根本就不敢收留米鲁,又怕擒了她落下骂名干脆就赶她走得了。

    张小公爷为何不在乎米鲁逃窜的事情?!

    因为根本就不必在乎啊!

    小诡计在真实力面前或许能讨得一时的便宜,但比拼下去终究得败亡。

    现在黔州四大土司、下属数十大山寨头人,尽数被张小公爷临以威、诱以利捆住了。

    米鲁即便是满脑子是计却又能如何?!

    她逃得一时而已,等整个黔州所有支持她的山寨全数被剿灭、一堆人扔去筑路、整河了。

    她又能逃窜到哪儿去?!又能怎么躲藏?!

    历史上米鲁亦是占得一时便宜,但王用敬直接命八万人兵分八路进剿后她终究还不是败亡了么?!

    这便是以小博大的结果。

    整体的力量根本就没法相提并论,大明朝逼急了还能调集其他行省的兵卒进剿。

    大明能承受多次的失败,但米鲁只要败一次则亡。

    张小公爷翻看着各处的汇报,军营外却传来了阵阵的呼喝声。

    边上的妙安小姐姐见状顿时起身,足利鹤则是一摆手让侍大将樱子出去看看。

    没一会儿便见得生得一双大长腿的樱子蹬蹬蹬的跑回来,俏生生的道:“公子,擒了个人!”

    “说是给那米鲁送信来的,说明日要见您投降呢!”

    张小公爷笑了,这婆娘到底是藏不住了罢!

    却见张小公爷摆了摆手,笑着道:“把那人放了罢!”

    “信就不必了,让他告诉米鲁两个时辰之内我要见到她。”

    两个时辰?!樱子有些疑惑,但这个时代扶桑姑娘的顺从让她不会问为什么。

    反正公子的话就是对的,直接这么告诉他就完了。

    张小公爷则是笑着继续看手里的汇报,边上的妙安有些莫名其妙。

    而足利鹤则是若有所思。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左右,便听得樱子在屋子外报来:“公子,米鲁已到。”

    张小公爷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卷宗,笑着让樱子将人领进来。

    那夜米鲁在竹筏上打着灯笼只是看得风姿绰约,面容是看不清的。

    但这次在灯火通明之下,顿时她的容颜便显现出来了。

    即便是张小公爷上辈子由处男哥领路纵横天下,一度是“五洲走肾不走心,四海留套不留情”……

    (处男哥:哇哈哈哈……没错!某家便是带坏他的人!)

    但见之这米鲁亦不由得赞叹,果然是媚姿充盈绰约妖娆。

    却见这米鲁生着一张略显婴儿肥的瓜子脸,有着白皙娇嫩的肌肤充充盈盈。

    身姿妖娆无比,前翘后凸几近达到后世胸扩臀凸美女的那种程度。

    是让人一见之,便不由得顾盼生怜心下悸动的那种。

    尽管她身穿着的是一身简单的扎染,甚至头发都只是随意的梳起。

    但那种不时流露出来的媚态,足以让无数的男子趋之若鹜。

    无怪乎那阿保居然肯为她不惜造反,甚至那隆礼不顾后果的愿意跟阿保一起共享她。

    这女子的妖娆分明就不是他们这些个黔州土鳖们,能够抵挡得住的。

    恐怕那隆畅也是看出这点来了,才将她赶回了娘家罢!

    张小公爷在打量这米鲁,米鲁也在打量着张小公爷。

    好一会儿了,才见得米鲁轻叹了一句:“若您早来三年,妾身何必造反……”

    “为何……为何您现在,才到了这黔州来?!为何……妾身现在才得见于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