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三言两语怎道尽,不著华章难理清

    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带着捂嘴偷笑的妙安、足利鹤小姐姐一并往皇宫里赶。

    她们二人是去见两宫的,现在京师诸勋贵、外戚们对此见怪不怪了。

    都知道这两位玉螭虎身边的扶桑公主和婢女,那极得两宫宠爱。

    周老太后唤那玉螭虎的婢女妙安,都唤做是“小福宝”的。

    而那扶桑公主更不必说了,前前后后张皇后懿旨赏赐都超过十回了。

    赐血红玉丹凤六宝点翠簪、金镶红珊瑚双鸾点翠步摇、银丝绣百蝶穿花双鱼比目玫瑰配大红云锦缎儿窄裉袄……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家勋贵大房若是得之一件,足以震慑后宅啊!

    可人家扶桑公主拿着跟玩似的,前前后后几大箱子泼天似的撒下去。

    这恩宠……那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呐,足足是叫诸勋贵大房们艳羡的都快要眼珠子滴血了。

    弘治皇帝带着两位大学士、各部尚书们来到御书房的时候,就看到了气鼓鼓的张小公爷。

    “怎么?!谁招惹痴虎儿了?!”

    看着张小公爷这难得的孩子气,弘治皇帝不由得莞尔。

    这孩子多数时候表现的根本就不像是个孩子,也只有卸下心防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的孩子气。

    “都是内臣的错,小公爷还没起身内臣就到桃林了……”

    萧敬没等张小公爷说话,便苦笑的站出来了:“而且还催着小公爷赶紧洗漱入宫……”

    弘治皇帝听得萧敬的话不由得哈哈一笑,摆手对着小公爷道。

    “痴虎儿莫怪萧伴伴,都是朕着急要见你!他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张小公爷撇了撇嘴,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叹气道。

    “梅东公小子自是不会怪的,对陛下是不敢怪……”

    却见张小公爷气呼呼的道:“小子也只能是怪内阁、各部大人了!”

    原本笑眯眯在一旁看戏的刘健、谢迁,还有诸部尚书们顿时傻眼了!

    “这……这与老夫等人何干啊?!”

    却见张小公爷气嘟嘟涨牙舞爪,恶狠狠的道。

    “陛下找小子如此之急,必然是有不解之事!而陛下不解,诸位国朝重臣却解答不得……”

    “还要把小子从床上拎起来,诸位大人说说小子要不要怪诸位?!”

    这话一说顿时这些个国朝重臣们都面皮涨红,这事儿确实他们得有错啊。

    张小公爷气呼呼的对着这些个朝臣们大声道:“小子才从粤北回来啊,觉都睡不得!”

    我还在长身体呢,要是便极乐童子你们负责得起么!!

    当然,张小公爷现在的身高已经突破一米七近乎一米七五左右。

    倒是不会有极乐童子之虞,可谁被从睡梦中吵醒逮着跑十余里那都必然生气啊!

    “哈哈哈……莫气!莫气!都是朕着急了!”

    弘治皇帝心下感慨,这能不着急么?!

    张小公爷在粤北、黔州做的极为漂亮,而且非常痛快的让内阁李东阳直接接手。

    政务分交于王轼主掌,兵事则交予毛锐主掌。

    户部、司律部同时进驻,国朝对于黔州的掌控此时更甚于粤北。

    而黔州方面的士子们心气儿更盛,毕竟这可是涉及到国朝愿意在黔州开乡试事宜啊!

    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前程大事,哪个敢不上心啊?!

    是以国朝现在对于黔州的控制力度是最大的,也是最深的。

    而促成这一切的张小公爷却急流勇退,没有丝毫要邀功之举。

    反而是将一切交托于国朝,在功成之前悄然回到了京师。

    无论从何人、何种角度看来,张小公爷的这一举动都堪称圣贤典范!

    吃苦开疆得罪人的事儿我都办了,最后即将拿到功勋我撤了。

    这种精神那简直是感动天地啊,这样的人谁不愿意跟他一起办事儿?!

    “小子来都来了,还能如何说?!”

    张小公爷唉声叹气的对着弘治皇帝一个长揖到底:“您且问罢!”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很快的把自己和朝臣们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的确,这从古迄今王朝国度只有“国虽大,好战必亡”。

    又言“兵者,不详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

    “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便是秦皇汉武兵峰强如斯乎,却依旧不得不面临着战争之耗损而国力日衰之相。

    计然之策弘治皇帝现在倒是摸出了个大概,好歹这个概念是有了。

    就是因为有了概念,才惊觉张小公爷之策比之历史上的计然更加的高杆啊!

    计然只是富国而后强兵,依旧是损耗国力方可征伐。

    张小公爷所作的呢?!

    那是不仅国帑未损且愈战愈强,国朝则愈战愈盛、国力皇室掌控更强!

    “若是这件事情的话,小子很难在一两句话中给陛下及诸位大人解释啊……”

    看着弘治皇帝和两位大学士、内阁诸尚书的模样,张小公爷苦笑。

    这确实没法解释啊!

    安托万的《献给国王和王后的政治经济学》,一大溜的字儿怎么能是三言两语就说的清楚的?!

    张小公爷的很多思想中还涉及到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庇古的《战争经济学》……等等。

    这些又怎能是一时半会儿,一句两句能够说的清楚的,必然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整理。

    “痴虎儿……这是要立书作传?!”

    刘健听得这话不由得惊讶的望着他,张小公爷这实在是太年轻了。

    他才多大?!还未至及冠罢?!

    谢迁也是不敢置信的望着张小公爷,倒是弘治皇帝笑呵呵的道。

    “痴虎儿的《肥堆叙话集》就作的不错,朕读之亦感受益匪浅啊!”

    弘治皇帝这偏架就拉的很明显了,他都这么说其他人还好说什么?!

    “唉……小子也想躲清闲,可若是陛下与诸位大人啥都不懂……”

    这不是没事儿就得拉我到皇宫里来么,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啊!

    上辈子张小公爷功成名就后,就开始跟处男哥低调的享受高品质人生。

    这跑大明朝来了,反而要感受一番当年自己打拼的苦楚……

    张小公爷当然不愿意了啊,而且咱这都是国公爷的位置侯着的人了!

    这打拼个毛的打拼啊,当然是有多懒躲多懒了啊!

    一众的国朝重臣们听得这话不由得面皮涨红,但这玩意儿确实他们搞不明白啊!

    弘治皇帝一问三不知,这怎么弄?!

    “既然小子来了,那便将小子的一些想法说说罢……”

    张小公爷抚着额头无奈的叹气,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来皇宫的时候张小公爷就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带上了,那是几封卷宗。

    是回来的路上做好的,里面是关于“帝国皇家军官学校”建立的章程。

    同时请建的还有“帝国皇家政务学院”,包括了师资的要求。

    因为没考虑到各部尚书们都会跟来,所以张小公爷一开始只是准备了四份。

    只能是他们之间互相传阅,顿时这御书房内“沙沙沙`~”的翻阅声不断。

    张小公爷做方案的模式是他们从未见过的,这让他们感到很新奇。

    尤其是诸部尚书们,这类规划简洁、直接、详细的方案模式他们从未见过。

    上面甚至有线条勾勒出上下级所属部门,每个部门的构成。

    这使得整个部门的组织架构显示的一清二楚,非常的直观。

    “臣亦有本奏上!”

    却见方信之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这几个月整理下来他总算是把一部分的教材准备好了。

    比如最基层的社学之下再设“蒙学”,蒙学采用的是启蒙教材“三百千”。

    即:南宋深宁居士所著《三字经》、成文于北宋初的《百家姓》及南北朝思纂公所著《千字文》……

    “臣已将庠序教谕部下辖之国子监、各府学、县学,至社学及新设蒙学之章程、部分教材拟定……”

    方信之这是真的早有准备,却见他捧上来一支支的卷宗。

    然后分派到了这御书房内皇帝、大学士,及诸部尚书的手里。

    甚至连张小公爷那边都派上了,虽然老家伙心知肚明这玩意儿可是他指导自己学生李徵伯协助他弄的。

    “弘谋按诗礼之教.圣门首重.岂独童子哉……”

    “而童子知识方开.志趋未定。天良易动.理义未深……”

    “歌之以诗.则吟咏之间.抑扬反覆.其言易入……”

    弘治皇帝看着卷宗里的《训蒙教约》,轻轻的读出声来。

    “每日工夫者,当先考德、次背书诵书……”

    马文升、刘大夏二人将这章程一点点读下来,亦不由得感叹人家这方信之是有真本事啊!

    也是真下功夫了,这点刘大夏也得承认自己有所不及也。

    “蒙童者当学击技,由国防军军士教习……”

    “制《看图识物本》,以教蒙童者识舟船车马、名山大川、帝国风物……”

    “制《炎黄千秋忠烈谱》,传古今炎黄俊杰英烈,当教蒙童以忠义仁孝为基……”

    “蒙童常时则一旬一假,辅以农忙、清明、重阳……”

    这一篇篇,每一个提议都是根基所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