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五百一十五章 岸礁惊涛终得撞,掀起风云四流散(十九)

    “嗡嗡嗡……”弓弦声轰然炸响,无数的弩箭“嗖嗖嗖……”的飞过这伍长的耳边。

    这伍长嘴里发出了狼一样的嚎叫,对面的鞑靼骑兵们亦提高了马速!

    “轰隆~!”双方终于猛然撞在了一起,金铁交鸣声中几个鞑靼其实轰然落马……

    而这位伍长竟然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战刀,然后再望着那些鞑靼骑兵。

    这个时候,身上隐隐的疼痛才传来。

    他们胸前的铠甲也被斩中了,但铠甲上的刀痕说明了他们身上铠甲的坚固。

    “撤!马上撤!!”

    伍长很快的回过神来,呼喝着让整个骑兵伍立即撤离。

    同时抽出了马背上的号角,鼓起最大的力气“呜呜”的吹响了起来!

    方圆二十余里内所有听到了警示号角的骑兵伍,皆愕然。

    随后疯狂的向着京师打马撤去,并抽出号角开始“呜呜呜”的发出警讯。

    “嘟~!嘟~!……”

    当号角声传到了附近的堡子里,驻守的国防军哨长们疯狂的冲上了堡子的塔楼。

    用尽全部力气,吹响那巨大的号角。

    低沉的号角声轰鸣着向京师传去,烽火狼烟随之点燃!

    正在集结沉默的京营、国防军开始着甲进入预设阵地,弘治皇帝的朝会直接中断。

    三大学士首次被允许进入军部,而军部内开始全力运作。

    无数谍报司、情报局、调查局……等等机构能够收集到的情报,全部都被汇总而来。

    弘治皇帝身着甲胄,手按天子剑长髯无风自动。

    虎头老国公则是在沙盘上,不断的指挥均是们修正汇总上来的情况。

    “现在情况如何?!”

    刘健看着是稳健,实际上无比的焦心。

    鞑靼人杀来京师了,这是之前他们从未想过的。

    然而这次却出现了,英宗朝之后这是鞑靼人首次从九边杀来京师!

    “放心,他们攻不破京师!”

    虎头老国公对着刘健点了点头,李东阳总算是回到了京师。

    现在也在内阁里忙碌,谢迁最近算是放松了些许。

    李东阳回来之后,很多机要可以交由他来处理了。

    “且,以吾之见鞑靼此行非是强攻京师……”

    谢迁毕竟不熟军伍,听的此言不由得开口道:“何以见得?!”

    “据报鞑靼此行尽为骑兵,若是攻城无器械完全不可行!”

    虎头老国公缓缓的从沙盘边上转过身来,身上的铠甲叶片哗啦啦作响。

    “且京师有京营、皇家国防军驻守,欲破之并非易事……”

    “鞑靼若是无法攻破京师,反而受困于此未必没有全军覆没之忧。”

    这话说的三位大学士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啊!

    京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攻破的?!

    而且他们不是从三边打进来的,是由安化王从宁夏卫引入的。

    也就是说国朝在三边诸镇中囤积的十数万大军犹在,若是返身包围他们能往哪里跑?!

    “若非是进攻京师,那么他们欲意为何?!”

    刘健听得虎头国公的话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虎头国公这次倒是没有说话,是边上的王越开口了。

    “鞑靼之意,仅有一着而已:劫掠!”

    这话说的刘健等人悚然一惊,心下不由得苦笑。

    自己等人倒是以己度人了,他们想的是争夺天下、造反作乱。

    却没有想过鞑靼人不断叩关的目的何在,也忽略了现在鞑靼人不可能再入住中原这个事实。

    更重要的是,之前安化王朱与鞑靼人勾结给了他们一种错觉。

    那就是鞑靼人入关,这是要反攻倒算啊!

    经王越这一提醒,他们才醒悟过来:鞑靼人叩关的本质,是劫掠啊!

    随后便是苦笑,自己等人太想当然尔了。

    鞑靼现在说到底已经失去了争夺天下的底气和力量,哪怕是英宗朝他们也只能是退兵而已。

    想要反攻倒算,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军部如何应对此事?!”

    李东阳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目光灼灼的对着虎头老国公问道。

    弘治皇帝则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军部总长之前便曾推测鞑靼欲往京师,于是多派京师骑营、国防军精骑四散侦搜……”

    “并京师附近各庄、堡尽数派驻军伍,布设示警号角狼烟……”

    这些军策弘治皇帝算是烂熟于心,对于这些军策弘治皇帝极为上心。

    毕竟这关系到了帝国命脉啊,所以每一条他都仔仔细细的研究过。

    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才将其签发出去。

    李东阳听的弘治皇帝将军策娓娓道来,这才常常的舒了口气。

    而弘治皇帝一边说着,一边将军部汇总的卷宗交给三位学士查阅。

    李东阳看了一圈后,叹气躬身对着虎头老国公诚恳作揖拜下。

    “总长果然老成持重,不愧先帝赞之‘蚤通韬略’矣!”

    刘健和谢迁这才想起来,宪宗当年给这位虎头老国公的敕封中便有提及“蚤通韬略”一项。

    如今看来,诚如先帝所言真是分毫不差啊!

    若非是老国公早有预判,这些鞑靼恐怕杀至京师才会被察觉罢!

    现在汇总上来的情况写的明明白白,鞑靼人是一人三马几乎连夜飞驰而来。

    沿途驿站恐多已被害,所以警讯一直未曾传出。

    这次若非是国防军的骑兵伍见驿站起火,前往查探遭遇了鞑靼前哨。

    恐怕他们继续潜行,直至京师都难以察觉。

    大军行进必然是前后左右皆有行哨,这些行哨要做的就是清除掉可能存在的危险。

    保证大军行过之际,不会泄露行踪。

    至少是短时间内不会暴露行踪,这个时代的生产力又低下。

    战马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他们摧毁了驿站之后其他人想要传出警讯都十分困难。

    “总帅,老臣自请率军出兵!”

    虎头老国公说完刚才的话又回头开始看沙盘,仔细看了一圈沙盘后起身对着弘治皇帝行了一个军礼。

    弘治皇帝听的这话不由得一愣,不由自主的道:“总长当在京师震慑鞑靼……”

    “两位副总长、总军师都在京师,老臣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