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六百三十三章 细雨飘洒罡风起,裂石断树若刀锋(拾陆)

    灾民不断汇集、人渐渐多了,那么随之而来的必然是麻烦。

    接连不断的麻烦、一堆堆的麻烦!

    不断的把人送走,尤其是那些呆在这里有一段时间的青壮。

    保证这里的人群一直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这才是正理儿。

    而且,这些人不断的来必然会消耗大量的粮食、辎重。

    人越来越多吃的怎么办?!

    几万人的吃喝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哪怕是喝粥。

    若是后续不断的有灾民涌来,这份消耗补给怎么能跟得上?!

    人多了还容易滋生疫病,事物的处理也会更加的庞杂。

    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离开,正好黔州要修筑驿道。

    这些人可以到那边去,他们是灾民身价也便宜。

    给口吃的、一个月几百钱,就能给卖命了。

    这份价钱若是在黔州请人,恐怕是请不到的。

    然而这里却有几万人可以请,青壮们可以负责筑路、采石。

    老幼妇孺则是可以打打下手,只要有活儿干、有口吃的、有工钱领。

    这些人就不至于会走上绝路。

    作为大明朝如今首席造反专家、造反经验丰富的大佬,李福达很清楚造反的流程。

    只要没有出现极端的压迫,造反是无法成行的。

    除了少数野心家、脑子拎不清的傻子,或者跟他们似的造反世家之外。

    大部分人只要有田有地、能吃饭挣银子,才不会跟你造反。

    但这类的野心人毕竟都是少数,所以任何的造反都必须要等大灾。

    还需要在国朝管辖不到、本来就压迫甚重的地方,他们需要在那些地方蛰伏着。

    然后引导这些本就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慢慢的滋养起造反的种子。

    只需一遭天灾起,他们就能够瞬间拉起一大批人为他们的兵卒。

    “赈灾……”

    李福达心头苦笑,没有人知道的是:张小公爷的这手,才是真正的根绝他造反之念的原因。

    毫无疑问的,小公爷的这手“以工代赈”一针见血、一招封喉。

    甚至国朝都不必出一两银子,各家货殖会为了驿道的使用权就会自发的掏银子。

    大灾发生时最开心的是谁?!

    毫无疑问的是当地的乡绅豪族们,因为地、人都不值钱了。

    他们有着足够的银子、粮食,还有家丁可以借机吞下这些。

    因为那个时候,人、地都不值钱了。

    但因着货殖会的介入,这种事情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人还是会不值钱,但他们可以通过为货殖会做事而活下来。

    没有地的也可以获得工钱,有地的在熬过去后依旧能够生存下来。

    一旦这些人有口吃的、有个奔头,谁特么疯了跟白莲去造反啊?!

    即便是一时被他们蒙骗了,只要放出风声让他们筑路活命你看还有几个人造反的?!

    从小公爷的这套模式中,李福达知道造反的路途基本绝了。

    没有了大量被逼迫到尽头的百姓跟从,一切造反其实就是一场笑话。

    苦笑了一声,李福达默默的走向了灾民。

    开始让自己的几个新收的弟子,给灾民们诊病派药。

    李福达能够多次从边境上逃出,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月里,他从小所学的医术给他助力极大。

    如果不是这份医术傍身,他哪里能多次脱困?!

    更别说凭借着这份医术在秦地扎根,还发展出其他白莲来。

    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里,哪怕是游医亦都备受憧憬、丝毫不敢怠慢的。

    李福达身上的医术,再加上识字、多次诊治用药经验让他的医术本就被多数杏林子弟要好。

    “要多撒些石灰。”

    看了一圈后,李福达对跟着自己的弟子道:“注意些,莫要让人生出疫病来。”

    一边看着弟子们躬身应是,李福达其实一边自己在疑惑。

    这张小公爷才几岁?!如何知道如此之多的疫病事项?!

    莫非……他还真是生而知之不成?!

    李福达不知道的是,他怀疑生而知之的张小公爷现在满头黑线。

    那俊俏的鹅蛋面儿上,差点儿就要暴青筋了。

    当他抵达桂西布政使司衙门的时候,这边的土官们早已经被召集到了一起。

    只是这帮子养着狼兵的土官们,那桀骜不驯的眼神也无声的说明了什么。

    “见过将军……”

    一堆稀稀拉拉声调不一的官话在人群中响起,说是见礼可都没有行礼的态度。

    蹲在一旁的布政使无奈的抚着额头,轻声叹道。

    “将军莫要在意,南疆蛮人未受教化有失礼仪……”

    可惜这位布政使大人打的圆场不咋地,而且这些土官们没打算给他面子。

    甚至没打算给小公爷面子。

    “你就是来整顿军务的?!你用甚鸟整顿军务?!”

    府衙中,一身着蓝色布长袍、头上包裹着厚巾年约三十上下的汉子冷笑着站起身来。

    他们会如此表现其实也不意外,主要是小公爷太面嫩了。

    在这些个土官们看来,这娃大概还没他们家孩子大罢?!

    居然就跑来这里要整顿军务?!这简直就是看不起他们啊!

    “这娃儿是来走走过场的罢?!大人,您明说嘛!某配合就是了。”

    几个头人亦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抱着胳膊乜着眼。

    小公爷此刻倒是脸色平静了下来,面嫩的好处就是很帅、帅到姑娘们向他抛果、抛花。

    但面嫩的坏处就是,遇到这帮二愣子的时候就不得不面临他们低级的挑衅。

    “都是带把的汉子,废话也别多说了。”

    张小公爷撇了撇嘴,还以为自己大概不太会用到武力了。

    然而,好像这拳练了不打有些荒废啊!

    “哟嗬?!这娃倒还是有些胆色啊!”

    几个年轻的头人两眼放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跃跃欲试。

    倒是几个老头子土官面无表情,既没有意思要劝阻也没有想要掺和的打算。

    倒是这位布政使嘴皮子不住的哆嗦,这尼玛是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啊!

    如今陛下、内阁的红人啊,诸勋贵捧手里怕飞了、含嘴里怕化了的财神小祖宗啊!

    尼玛!你们把他揍了,劳资这布政使还当不当了啊!

    当下便站起来要说话,却被几个走过来的土官给按住了。

    “布政使大人,年轻人嘛!动动手亦是常事,莫不是京师来的这位将军连拳头都接不了么?!”

    这尼玛!拳头打在他身上,你们这帮子土官未必有事儿。

    劳资特么可就是大事儿了啊!

    可怜的布政使就要哭了,劳资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不妨事,本将亦许久未曾活动了……”

    小公爷说话间却没有望向布政使,而是先瞪了眼气呼呼的妙安小姐姐。

    好容易来了一批送菜的,姐姐你不许抢!

    知道啦!知道啦!不就是嫌弃家里没人敢真跟您动手么?!

    妙安撇了撇嘴,主要是刚才那几个年轻的土官眼珠子瞎瞧地方。

    “嘿嘿嘿……来来来!到外间去,某好与大人亲热亲热!”

    带着妙安足利鹤二女,这些土官们在桂西何曾见过如此佳丽?!

    只需看着都有几个瞬间愣神,再一看小公爷不由得心生不平。

    卧槽尼玛!你个小白脸不就是生的好看些、家世好一些么?!

    哪儿有某这拼杀起来的汉子一般,是有真本事的。

    若是你担任个腐儒文宦也就罢了,还来整顿某家的军务?!

    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啥德行,有个甚鸟本事来整顿某家啊?!

    “出去做什么?!三招两式的事情……”

    小公爷说着,便是站了起来。

    倒是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穿着黑绣布袍的土官站出来后,听得这话楞了一下。

    随即撇了撇嘴:“不出去就不出去,打坏了东西布政使大人可不许让某赔!”

    说着,便要褪去外袍。

    但小公爷却缓步走向了他:“不必褪袍……”

    “呃……”这汉子一愣,啥意思?!

    却见这位漂亮的小公爷望着他,已经摆出来起手式。

    这土官见状,亦是只好抬手抓拳下蹲马。

    “我来了。”

    便是在他摆好架势的同时,小公爷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传来的时候,这土官就已经感觉不对了!

    当小公爷话音落下的瞬间,青砖地板“咔嚓~!”一声竟是碎裂一块。

    这土官倒吸一口凉气双手并拢便要护住头部,同时单腿抬起抵住腹前整个人呈抗击状。

    然而他单立起的脚,猛然像是被油锤狠狠的砸中了一般。

    便是“嗵~”的一疼,顿时失去了平衡。

    身上的架势亦是乱作一团,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下颚便重重的挨上了一拳!

    “砰~!嗡嗡嗡……”

    这年轻土官顿时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似乎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然后很快的又眼前一阵白,他感觉自己正在向着地面倒去。

    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脑子似乎都在晃动着。

    脑仁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

    “轰隆~”的一下,他感觉自己狠狠的撞到了地面上。

    撞击下的疼痛、冰冷的地面,让他恢复了自己的视觉、听觉。

    在他的视线中,那位他刚刚鄙夷的小白脸神色淡然垂手而立。

    眼中余光扫到的那些个其他土官叔伯们,脸上充满的惊愕、不敢置信。

    小土官的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轰鸣声,他双目无神的抬起。

    这个时候,他才恢复了些许的听觉。

    那小白脸将官起身便往回走:“说了,不用脱。要传回来还麻烦。”

    这句话轻飘飘的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顿时这土官涨红了脸!

    再看这小白脸身边那几个漂亮女子,眼神中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不屑。

    这土官猛的一阵心火窜起,将他“噌噌噌~”的烧的满身炽热。

    “嗷~!”

    便听他狼似的嚎了一声,不管不顾的从地上窜起。

    竟是从他身边土官的腰间,“啷呛~”一声抽出刀来。

    在众人无比惊恐的目光中,便向着小公爷的身后扑去!

    “岑猛!不可!!”

    这些个土官们真的是惊恐万状,他们不服王化是真、不服小公爷亦是真的。

    可他们没人想造反啊!

    折辱一下这小白脸,顺便让他明白自己不好招惹这就是了。

    可杀了这小白脸意味就不一样了,他到底可是国朝派来的将军啊!

    杀了他,那就跟造反没区别了。

    然而此时这芩猛已经是红了眼珠子,叫业火烧了心。

    哪里可能罢手?!

    “呼~!”的一声,背对着这芩猛的小公爷似乎身后有眼一般。

    却见他不前反向芩猛后撤,猛的便是一记虎尾脚!

    这个时候芩猛手里的刀已然抡起,然而不等他斩下这一脚却准准的踹在了他的小臂上。

    只听得“咔嚓~!”一声,芩猛的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亦是在芩猛抽刀跃起的瞬间,一道飞链“呼~”的乌光闪过向那长刀砸来。

    “当啷~!”一声,几乎是在与小公爷这一脚的同时砸中了长刀。

    将那长刀直直的砸飞出去,“咄~!”的一声刺在了边上的桌子上。

    那边上的几个张家老亲兵们低吼一声,红着眼珠子便扑上“嗵嗵嗵~”的便是几脚。

    直把这芩猛踹成了个大虾米,闷哼声中蜷缩成一团。

    再抽出绳索来三两下扎捆成了个粽子,手里抽出刀来便要将他砍了!

    还好~!还好~!土官们额头上的汗珠都渗出来了。

    卧槽尼玛的岑猛啊!你个狗东西自己想全家富贵,何必拖上我等?!

    杀国朝将军,这尼玛是造反啊!要诛九族的啊!

    你个狗批玩意儿自己不想活了赶紧去死啊,何必要害我等?!

    “芩猛!你竟敢意图谋杀国朝命官?!你竟敢!!”

    布政使这次是真的想哭,敲里吗的芩猛!敲里吗的狗批土官!

    劳资混个资历混到布政使容易么?!

    你们折腾个毛线啊,这位小祖宗要是在桂北掉根头发老夫一家性命不保啊!

    “我……我……”

    芩猛自己也是愣住了,刚才怒火攻心没想这么许多。

    如今手被打断了、人被捆住,顿时醒悟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秦叔,先留他性命。”

    小公爷望了这土官一眼,淡淡的道:“桂西筑路,还得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