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八百三十一章 事毕临头狗咬狗,腌臜龌龊满街亭(上)

    笑……笑话?!

    朱宸濠红着眼珠子,想要声竭力嘶的喊上一句“朕这是造反!”

    然而,他终究是不敢的。

    “闵廿四、凌十一、杨清、李甫、王儒……”

    宁王麾下的那些个“大将”们,被一个个的点名出来。

    俩玄衣内官将一张折叠椅子摆开,张诚安然的坐了上去。

    “半年前,已然向咱家献给投诚书、并将您这笑话尽数托出了。”

    张诚这话一说,宁王顿时脸色白的如同张纸。

    那浑身不住的颤栗,肥硕的身躯“噗通”一下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弘治十年,蒙陛下恩典您克继宁王之位开始……”

    张诚望着他,声音变得冰冷:“您便已然生出不臣之心了罢?!”

    宁王跌坐在地上,他身边的李士实等早已抖若破筛。

    甚至李士实这厮裤裆都传出一阵骚味儿,那牙齿不住的“咯咯咯”的打颤。

    “本王没有!你这阉人胡言乱语!本王要见陛下!本王是被蒙蔽的!!”

    宁王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却见他挣扎的要站起来。

    一把指向身边的李士实,声竭力嘶的嚎叫着。

    “是他!是他李士实蒙蔽了本王,是他蒙骗本王的!本王没想造反啊!”

    李士实听得这话,不由得一咕噜站起来。  

    大声叱骂着:“逆贼!李某世受国恩,乃成化二年进士!”

    “若非是你多方逼迫、挟持李某,李某又怎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负圣恩之事呐!”

    张诚笑眯眯的看着这二位狗咬狗,似乎并不打算制止。

    两人的罗圈架,很快的就把边上一直哆嗦的刘养正扯进来了。

    “皆是刘养正此獠!蒙蔽本王!此獠该死!当诛九族!!”

    刘养正一个哆嗦,当诛九族这话一出口他就醒过来了。

    却见他轱辘辘一阵连滚带爬,冲到阶下对着张诚便是“邦邦邦”的磕头。

    “上使明鉴啊!学生养正乃国朝举子,身存报国之心又怎会谋逆?!”

    “此番从贼实属无奈,逆王逼迫、以养正家小要挟!学生是迫于无奈,非出本心呐!”

    朱宸濠听得这话眼珠子都红了,跳过来便嗷嗷叫着破口大骂。

    “且尔娘之刘养正!是谁到本王府邸,呼本王做拨乱真人?!不是你这恶贼么?!”

    刘养正听这话面皮一下子涨红,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指着宁王的鼻子便骂:“逆王!尔勾结鸡鸣狗盗之徒,充斥王府护卫谁人不知?!”

    “尔宁王一系,作乱之心早已有之!谈何蛊惑?!”

    李士实这个时候也蹦达出来了,指着宁王的鼻子便大骂。

    “老夫致仕回乡,若非逆王多番派人骚扰、又使贼盗压迫!李某如何会从贼作恶?!”

    看着他们几人越吵声音越大,越吵是越凶。

    张诚却摆了摆手,顿时一群黑甲军卒“哗啦啦”的冲了进来。

    并开始将这宅邸内的男男女女尽数扣押,且有军卒往后院检索。

    城外的炮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停了下来。

    地面开始了轻微的震动,那正在争吵的三人惊恐的停止了争吵。

    没一会儿,眼见府邸外一员黑甲军卒入内。

    对着张诚行礼,垂首低声道:“总督大人!安庆城已尽数被我大军控制!” : :

    “豫章快马来报,豫章城已然拿下!”

    “大帅有命!请大人尽快处置,好还师回京!”

    张诚笑吟吟的站起来,给这军卒回礼:“辛苦!且让成国公宽心,咱家这便收拾!”

    这三人听得此言,不由得一个哆嗦。

    却再也不敢说话,只见的张诚笑吟吟的望着他们。

    轻声道:“都不说了?!那不说,咱家便来说说罢!”

    “弘治十年,宁王殿下继承王位后便将豫章周边大小三十五盗匪招纳入府……”

    朱宸濠听得这话,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白。

    “亦是从弘治十年起,边军每年报损火炮殿下则独得其三!”

    “李士实,早年间殿下往京师拜偈后边结为莫逆!”

    李士实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朝中御史言官、甚至内阁你都多有引荐!”

    “你尝以姜尚公、卧龙自诩,对陛下内阁多有谤毁!……”

    不仅是李士实,接下来的刘养正也被张诚所点评。

    “弘治十二年八月,刘养正与鄱阳湖十七水寨匪首聚!……”

    “弘治十三年六月,李士实赴金陵密会江南各士族族长……”

    “弘治十三年九月,殿下与诸水寨匪首、士族来人歃血为盟……”

    朱宸濠听得是脸色惨白,李士实则是不住的打哆嗦。

    刘养正的脑袋杵在地上,不住的“邦邦邦”的磕头大喊饶命。

    “殿下,您真以为陛下与国朝对您这些作为一无所知?!”

    朱宸濠此时还能说什么?!

    张诚却缓缓站了起来,那些个朱宸濠的家眷家将家仆尽数被擒获。

    “三日前,豫章城已被太子殿下、玉螭虎拿下了!”

    朱宸濠听得这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但却没有太大的表示,这本也是情理之中。

    “陛下仁慈,不欲多伤人命!且放心,都不会死的。”

    张诚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嘀咕。

    陛下总感叹人手太少,这回估计够多了。

    宁王聚集的兵马前后便有近二十万人,再按图索骥把名单上的一网打尽。

    整个豫章到江南地区,恐怕得有四五十万人。

    陛下总是感叹,各地直道进度缓慢。

    主要是这工程太大,且又不许用当地民力。

    虽说是各家货殖会掏钱,可人家也得计算得失投入啊。

    除非是通了马上见着银子的行省首府,否则其他的自然是量入为出。

    “闹剧,结束了。”

    南京的魏国公徐俌带着兵马,从金陵城中杀出!

    江南士族震动!

    起兵已有数月,这些士族们以为这宁王至少算是割据了。

    然而现实却狠狠的,在他们脸上抽了一耳光!

    二十万大军未至,豫章老巢已被攻陷。

    八万水军,其将校首领被调查局尽数拿获。

    凌十一、闵廿四等人,其实早已被调查局收买。

    以商议军情为由,将士族子弟骗入大营尽数控制。

    八万水军一箭未发,则尽数被擒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