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第一百七十九章 错失嫦娥【三更】

    玄真教的九宫步,也是苏阳自己玩的飞熟的技巧,故此马道长用出来后,苏阳一眼就认了出来,并且确定不错。

    这个马道长必然和玄真教有瓜葛,甚至极有可能就是刘翰所说的茅山道长,也是在沂水二龙山,留下玄真观的人。

    苏阳接受玄真教传承之时,李安灵对苏阳说道,他有两个师兄,对他授箓皆有不满,更想夺他神笔,因此行走江湖,需要慎重小心,此人可能就是李安灵的师兄之一,也就是苏阳的师伯。

    真正行走在这世界,苏阳才知道这世界有多广阔,大运河上面遇到的神秘船夫,扬州城内遇到的师伯,每一个都有着神仙手段,对比他们这种人物,苏阳自觉此时差的太远。

    幸好,在接受了玄真教的传承之后,苏阳自觉玄真教修行法有断层,已经改修了陈抟老祖的五龙蛰法,又修行了《九霄神化内景策文》,这两者在苏阳来看,皆超过了玄真教一脉的传承,让苏阳进境极大,马道长仅看出苏阳是修行人,却看不出玄真教的法门。

    无形中,苏阳避过了一劫。

    李安灵说过,他的师兄不满他拿玄真教箓文,以及想要夺走他的神笔。

    转过头来,苏阳看向了韩大夫,提同知,两人此时相谈正欢,原本毕竟涉及到了命案,处理起来稍有麻烦,现在倒是少了一件头疼事。

    “说起头疼,近来我头时常作痛,已经半个月了,现在既然来到你这里,你便给我看看。”

    提同知对韩大夫说道。

    韩大夫欣然领命,带着提同知走入到了药房,嫌弃外面百姓吵嚷,还将房门关住了。

    在店门又关住之后,之前被马道长种下的两枚铜钱开始抽根发芽,片刻间就长成了两棵大树,叶子是铜钱,果实是金银,不用苏阳摇动,上面便开始哗啦啦的往下落钱。

    “种梨。”

    苏阳说道。

    “徐光种瓜。”

    颜如玉看着满树金银,说道。

    而后两个人对视一眼。

    苏阳说的种梨出自《聊斋》,就是一个卖梨的乡下人,遇到一个求乞的道士,乡下人吝啬不肯施舍,道士便施展幻术,顷刻间出现一个梨树,上面果实累累,最终所有梨子全都散了出去,蒲松龄写这一个篇,主要是写当地的地主,有钱乡绅,挥霍无度,在遇到穷人需要济度的时候一毛不拔,将他们和斤斤计较的乡下人对比。

    颜如玉所说的种瓜,则是远古流传的一个传说,传说吴国有一个叫做徐光的人曾经在街上表演术法,也是找卖瓜的求瓜吃,卖瓜的不肯,便拿过地上的一个瓜子,种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开花结果,徐光将瓜分为周围百姓,而卖瓜的人回过头去,却一点瓜都不见了。

    事情流传,颜如玉所说之事在先,种梨在后,蒲松龄写作之时或有借鉴。

    “钱啊,真的是钱。”

    “快快快,过来捡钱啊。”

    周围的百姓一下子围了上来,全都围在两棵树边,掀开衣服,无论地上是金子银子还是铜钱,全都一并扫入怀中。

    “别晃树别晃树。”

    苏阳拦住几个人,说道:“下面的钱已经够你们捡了。”

    这倒是真的,金锭银锭如同冰雹石子纷纷落下,下面的百姓们一直捡着,此时此刻他们恨不得多生几只手,多带几个袋子。

    苏阳扯开衣襟,在落下的金银之中挑选,之前还觉穷困到来,现在当真是发了横财。

    提同知带来的官兵本欲将百姓支开,将银钱独占,但金钱面前,百姓们寸步不让,这些官兵争不过,便也加入到了捡钱的行当中。

    “怎么回事?外面怎么那么吵?”

    提同知手上提着韩大夫开的药,和下人们一并走出来,正在说吵闹,便看到了外面多了两棵摇钱树,铜钱为叶,金银为果,他的士兵们和百姓们混在一起,正在捡钱。

    天降横财?

    祥瑞吉兆?

    一时间提同知脑中有千般念想,连忙着命官兵,让他们将百姓清理出去,但官兵已经在跟着捡钱,又有哪一个能听他的话?

    韩大夫在药店里面,将药材掀翻一地,拿着箩筐就到外面捡银子,才刚刚捡了一点,在人群中一声怪叫,慌忙跑回院中,没过一会儿就有哭声传来……那是我的钱啊!

    韩大夫双腿发软,抱着提同知的大腿,哭道:“那树上落下的钱,是我埋在地上储存着的,上面有我的标记啊。”

    古时候,家财放在家中容易招盗贼,故此许多人家都是将钱埋在地下,等到临死的时候告诉孩子,韩大夫就是如此,但是他在金银上面都做有记号,万一被偷了,也能循着这一点抓人,此记号颇为隐秘,但他从地上的银子上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的钱怎么会在树上落下来呢?”

    提同知正看着两棵树上落钱,对韩大夫的话不以为意。

    “一定是那个道士搞的鬼,他把我的钱种在了土里!”

    韩大夫说道。

    他把你的钱种在了土里……他把我的钱也种在了土里!

    此时此刻,提同知悚然一惊,察觉到了情况不对,连忙呼喊下面的差役将钱收回来,但在捡钱大潮中,没有一个人会听他的话,如此喊了一句,眼见无人应声,提同知心急如焚,牵过一匹马,骑着就往家里去,他要先看看自己家的钱是否还在。

    “够了。”

    苏阳摇晃着怀中揣的金子银子,走到了颜如玉身边,估量一下,说道:“至少一百两。”有金有银,买下一个小船前往金陵,绰绰有余。

    颜如玉捏起一个银锭,仔细打量,真实无疑。

    “果然是神仙手段。”

    对于马道长的本事,颜如玉叹服,拿出小布袋,将金银全部收在了布袋里面,粗略的估算一下,黄金三十五两,白银九十八两,在捡钱的众人中,苏阳拿到的钱不算多,却也够用了。

    金银落了这一阵儿,落钱的速度也渐渐慢了,金银也没有几个,几个心急的百姓上前摇树,摇的铜钱哗哗落下,没有多久,枝叶也都秃了。

    “怎么没钱了啊。”

    “是啊,我都还没有捡多少呢?”

    有些百姓在树下抱怨,有些则是刚刚拿着箩筐麻袋赶到,看到树叶都没了,个个抱怨,但跪地痛哭的韩大夫却心中一片绝望,完了完了,当真是一个铜板都没了……

    “走吧。”

    苏阳给颜如玉示意,已经拿到了钱,两人便要领略一下扬州风光了。

    颜如玉低头浅笑,轻声应答。

    “小相公……”

    正当苏阳要走的时候,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太婆拦住了苏阳的去路,眼眸对着苏阳提着的小袋子不住打量,笑着对苏阳说道:“小相公,老婆子之前和你说过话的,你不会不记得吧。”

    “……”

    苏阳自然不会不记得,之前苏阳强势围观,就是这老太婆应了苏阳的话,让苏阳了解形势。

    “老婆子适才回了家,没有来得及捡钱,现在听到风声过来了,却一点银子都没了……”

    老太婆抱怨两句,看着苏阳说道:“小相公你捡到了这么多钱可谓一喜,不知道小相公想不想再多一喜,做个双喜临门。”

    双喜临门?

    苏阳看着老太婆,问道:“敢问喜从何来?”

    “老太婆有一个女儿,年芳十六,貌相堪绝,小相公如果有意,将黄金拿出二十两供我养老,这女儿我就任你娶去,为奴为妾,绝不多言。”

    老太婆对苏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提亲的,卖女的。

    苏阳微微摇头,就算是扬州物价贵,一个侍妾也不值二十两黄金,何况他不缺侍妾……眸光瞥视颜如玉,苏阳问老太婆,说道:“你女儿和她相比如何?”

    颜如玉已经是倾世美貌了。

    苏阳让她知难而退。

    “犹有过之!”

    老太婆信誓旦旦说道。

    “……”

    苏阳看了看老太婆,人的貌相多少都有遗传,苏阳看老太婆的貌相,估量她年轻时的面貌,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美艳的,这信誓旦旦的吹嘘多半是假的,毕竟媒人口中,个个秒西施,秒昭君,夸得天上地下少有,如此印证“无谎不成媒”这一句话。

    “哦,那你可以去看看。”

    颜如玉说道:“妾室选择,可以面试,由你看过,再说满不满意,若此女子果然艳绝,错过了她岂不甚憾?”

    阴阳怪气,几个意思?

    苏阳摸不透颜如玉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拿出十两黄金,对老太婆说道:“天降横财,捡到了是福分,捡不到是没缘分,我这十两黄金,非是媒聘,也足以你养老了,有个漂亮女儿,就给她找个好夫婿,别拿着卖钱。”

    说上两句,苏阳牵着颜如玉便走,少了十两黄金也不短缺什么。

    “小相公。”

    老太婆扭过来,看着苏阳和颜如玉,说道:“老身领听教训,今后为小女嫦娥媒聘,必然多看品行,为她谋一个好夫婿。”

    嫦娥?

    苏阳心中咯噔一下,他又错过了聊斋高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