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第六十一章 夹杂私货

    钱塘门董家书店。

    董红茶和董掌柜正在后院忙碌着印刷《福音》,而顾宝珠则点起了檀香,净了净手,手中拿着《红楼梦》开始阅读起来。

    苏阳所抄写的红楼梦一共只有五回,刚好到了“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这一章,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太虚幻境,故事到了这第五章,也算是红楼梦的故事开始进入正轨。

    董红茶人在帮忙印刷《福音》,等到她回到正屋的时候,看到顾宝珠仍然在翻看这红楼梦,就走了上来,问道:“可曾看出什么?”

    顾宝珠放下了红楼梦,说道:“看到了许多东西,尊者所推的这本书,确实有许多不凡之处。”

    董红茶听闻如此,就和顾宝珠并坐一旁,两人都有倾城之色,此时并坐一起,秋波慵转,粉颈频低,两者声音,一个娇柔婉转,一个溜脆清圆,言语更是香浓玉暖,而这世所罕见情景则都在这暗室之中,不被人知。

    “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

    董红茶念叨。

    “十里者,势力也。”

    顾宝珠说道。

    “街内有个仁清巷。”

    董红茶又念。

    “仁清者,人情也。”

    顾宝珠说道。

    “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狭窄……”

    董红茶轻念。

    “这人情世路,宽平的能有多少?”

    顾宝珠点头说道。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董红茶索性就将《红楼梦》递给了顾宝珠,说道:“你念吧,有什么深意的地方,你尽管说给我听。”

    顾宝珠接过了《红楼梦》,看了看董红茶,又翻开了书籍,逐一的对董红茶讲起了故事,这故事开篇,就有了甄士隐一家的英莲被拐,甄家被烧,甄士隐和唱着《好了歌》的道士出家,而后就开始借人之口,说起了甄贾两家的事情,大略介绍人物,再之后就是林黛玉和薛宝钗进入贾府,贾宝玉在东府的秦可卿床上,梦到了太虚幻境一事。

    在这幻境之中,贾宝玉梦到了警幻仙姑,在警幻仙姑让贾宝玉看完了十二册,听完了红楼梦十二曲之后,便开始指教贾宝玉,同时对贾宝玉说了世间的轻薄浪子。

    “比如织女,是天帝之孙,夙禀贞性,离群索居。岂意下土无知,愚民好诞,妄传秋夕之期,指作牵牛之配,致令清洁之操,受污辱之名,又说嫦娥,日月两曜。混沦之际,开辟之初,既已具矣,岂有羿妻之说?窃药之事,而妄以孤眠霜宿侮之乎……”

    这一段话,是苏阳夹杂的私货,早些时候,苏阳就答应替织女辩驳其中曲直,在抄录红楼梦的时候,恰好写到这里,顺带就把这些话夹杂在里面,替织女和嫦娥这两位仙子辩白一下。

    苏阳相信,等到红楼梦在天下流传的时候,这为织女和嫦娥辩白的话也必然能够流传下去,纠正一下人们对织女和嫦娥的看法。

    董红茶听着顾宝珠一字一句的讲解下来,说道:“难得这世间有要写我们闺阁女儿的书,只是听这红楼梦十二曲,这一故事已经隐有不详。”

    顾宝珠自然点头,看着苏阳交出来的手稿,只见上面句句端庄,字字含韵,文字气韵,一贯而下,可以说是上佳文字,而这“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又让顾宝珠心生感触。

    顾宝珠开始研墨,在一旁的桌上铺上草纸。

    “你做什么?”

    董红茶看顾宝珠如此行径,问道。

    “做一个读书笔记。”

    顾宝珠手中拿笔,看着《红楼梦》,说道:“我把那些我看出来的东西抄录下来,将里面可能有的深意都给摘抄下来,在这边解读一下。”

    董红茶看着顾宝珠这般劲头,坐在一旁直摇头。

    “哈哈哈哈……”

    正在街上走着的苏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都还没有找人说《红楼梦》里面的深意,杭州的才女顾宝珠却看出来了,她若是这么隔三差五的抄抄笔记,简直就是另一个脂砚斋了,看样子改天要找她好好剧透一下,把后文的大概都说给她听,让她用笔记录下来,等到红楼梦不写的时候,人们也能在顾宝珠的笔记里面,看到后续内容的大体安排。

    这红楼梦是苏阳用神笔所写,写作之后,并不曾在纸稿上面感觉有什么分别,只是平平常常的文字,也没有感到有世界开辟之类的东西。

    兴许是写的多了,才能够感觉到里面的异状吧。

    苏阳在这方面充满了恶趣味。

    “俞家酒楼……”

    在这西湖边上,苏阳看到了这一酒楼的名字,忽然顿住脚步。

    此时他走出门来,是因为听到了他在金陵开创的商会,已经到了杭州这里发展,想去瞧瞧发展如何,而看到这酒家名字的时候,苏阳觉得可以稍稍推后一下。

    早些时候,梁老爷曾经半路遇鬼,那鬼就是俞家酒楼的掌柜,他在死后魂魄难安,又嫉妒梁老爷儿孙满堂,一度想要杀了梁老爷,直到苏阳怂恿,和梁老爷一并去挖他坟墓,才知道了俞坚的苦楚,也知道了在俞家酒楼里面的人并非是俞坚的家人,而是杀了俞坚的人。

    当初梁老爷在知道了俞家酒楼的事情后,已经托人报了官,苏阳也就一直没在意,而今日看来,这酒楼仍然是好端端在这开着。

    “还开着呢……”

    苏阳迈步走入到了酒楼里面。

    正在酒楼里面跑堂的小二看到苏阳进来,连忙来迎苏阳,问苏阳来到这里,想吃什么。

    “有什么就上什么吧。”

    苏阳手中扇子一开,呼扇着说道:“我有个朋友说,这里有个俞掌柜叫做俞坚,做饭很厉害。”

    “那是家父。”

    小二对苏阳说道。

    “哦?”

    苏阳看着小二,上下打量,说道:“好吧,本公子吃饭有个习惯,只要是不好吃,不值当的,从来是不给钱的,甚至还有可能将你们的酒楼砸了,如果是东西不错,本公子吃着能入口,就会多多赏你们一点银子,知道吗?”

    “当然,当然。”

    店小二连忙招呼苏阳坐下,让人连忙做菜。

    苏阳坐下之后,左顾右看,这慧眼达观,看着酒楼里面吃饭的一个中年男子,另一桌的小摊贩,还有这里的店家,只觉这个个都不是寻常人物。

    “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