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第八十三章 全真正宗

    科学是一个建立在可检验的解释和对客观事物的形式、组织等进行预测的有序知识系统,是已系统化和公式化了的知识。

    苏阳练就法眼,自然能够看到许多东西,从而认知这个世界,但是对于此世的平常人来说,他们目光有限,又有当前的局限,在认知世界上面进展缓慢,但是有太上瑞光镜,便能够让大乾王朝最有智慧的一批人先行认识世界,从而记录传达下来。

    更能够让大夫们清晰直观的认知人体,推动医学医术上的进步。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苏阳,锦瑟,孙离他们就算是法力滔天,也只是个体,而将这一切传达给下面的人,才能够真正的推动世界的齿轮转动,从而缓慢,无情又彻底的将这个士大夫,皇帝的社会革新,让整个世界掀开新的篇章。

    “此瑞光镜,朕收下了。”

    苏阳放下瑞光镜,看向成道人,说道:“崂山之宗,仙缘甚远,纯阳道尊吕洞宾更是道家大宗师,是天下剑仙之首,崂山一脉传自太清,是吕祖传道,全真正宗,今朕立位,当有赦封。”

    “你们太清一脉想要何文字,尽管说来。”

    崂山太清观一脉背后是吕洞宾,在崂山点过苏阳,并且八仙在杭州也曾因为罗刹鬼王而出手,苏阳对他们自不吝啬。

    “说来惭愧。”

    成道人略略低头,对苏阳说道:“太清宫中所求,是陛下文书,【全真正统】四字。”

    全真正统……

    全真教一脉,是老君遗教,由东华帝君演教,承钟吕传教,最终由王重阳遇到了汉钟离,吕洞宾之后,在终南山中苦修,随后传教,自王重阳之后,全真七子纷纷传道,而后年长日久,全真一脉自此分裂。

    马钰传下了遇仙一脉。

    谭处端传下了南无派。

    刘处玄传下了随山派。

    丘处机传下了龙门派。

    王处一传下了嵛山派。

    郝大通传下了华山派。

    孙不二传下了清净派。

    其中崂山一脉,流传已久,但是真正有传承,是丘处机西游记之后,曾经三次在崂山说法阐教,从而留下了道统,归根结底,属于龙门派的分支。

    而燕赤霞所在的华山隐宗,上官香儿原本在元道人那边修持的华山正法,都是郝大通一脉的法诀,归根结底,也是全真一脉。

    传承如此繁杂的全真一脉,想要将他们统合起来,就像是当初的白莲教派一样,除非是有人能够强力统合,否则这诸多门派,各有诉求,个个都自诩正宗,并且在传承上面,皆是根正苗红。

    这么多的门派决计不容忍忽然有一个人跳在了他们的头上,成为全真正统,将他们都给压成旁系。

    苏阳手中原本提笔,现在却暂时停住。

    “不知太清一脉,是只求其名,还是要求其实?”

    苏阳看向成道人,含笑问道。

    成道人茫然不解,问苏阳道:“求名如何,求实又如何?”

    苏阳笑笑,说道:“倘若是崂山太清宫一脉只求全真正统之名,朕便将这四个字赐予你们,但是四个字卸下之后,天下间的全真道门都不会将它当回事,顶多就是崂山下面的老百姓多多去烧些香火,背地里顶多对我们唾弃两下,明面上大家皆过的去。”

    苏阳毕竟是天子,这些道门的人即便是心中再不爽,也要在苏阳掌控的王朝里面混饭吃,苏阳手中掌权,想要让谁是正统,谁就会是正统,想要让谁成为旁系,谁就会成为旁系。

    但是仅仅限于一个称呼。

    这些门派的传承仍在自家门派,苏阳不可能让他们将道经秘法拿出来,送到崂山太清宫,这可是转轮王府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即便现在苏阳和锦瑟在西苑里面编撰道经佛经,也多是世俗之中的经书,在修炼上面,更多都是要苏阳和锦瑟两人填充,只不过无论是道家传承,还是佛家传承,苏阳都身负正统,无论是编撰的道藏佛经,都不逊色山门传承。

    并且现在苏阳和天庭玉帝关系微妙,两个人多半是敌非友,因此在编撰道经时候,经书多是个人修行,而少了请神供奉。

    “求实在又如何?”

    成道人问苏阳道。

    “倘若是求实,那就需要你去找这些门派,对着他们说出自己的意图,将他们聚在一起,备好笔墨纸砚,让这些门派的门主一个个研墨,而后由朕挥毫泼墨,在上面写上【全真正统】。”

    苏阳坦率说道:“这样写出来的四个字,他们心中也是认的,崂山太清宫一脉就是天下全真道门之首,如此四个字挂在了崂山太清宫,即便是千年之后,崂山名声也不会坠下。”

    让这些道门之主个个研墨?

    成道人听到了这些之后,自是摇头,他在崂山里面修行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世间的水有多深,这些道门之主修为精深,甚至肩负神职,已经是行走在世间的神仙,让他这样一个修行浅薄的人做这等大事,简直是难如登天。

    若是对那些道门之主说出这种事情,人家只怕哈哈一笑,立时让他滚蛋。

    成道人看着苏阳,嘴角糯糯,苏阳说出的这求名求实,让他陷入了两难境界。

    若求其名,唾手可得。

    但是这一个名称,纵然是名正言顺,也让他们心中不服。

    并且成道人心中也有一股傲气,像是这种求名之事,实在是非他心中所愿。

    而若是求实。

    简直是上天无路,让他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再看向苏阳,感觉这四个字,让不让苏阳写,都是形同鸡肋,索然无味。

    “唉……”

    成道人长叹一声。

    “呵呵。”

    苏阳看成道人陷入两难,笑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朕可以先给崂山一脉,提上【全真正宗】四个字,崂山一脉传自龙门派,是丘处机亲自衍教,正是全真正宗,此四个字写出来后,也无人有异议,而【全真正宗】想要变成【全真正统】,真正统辖全真一脉,这一点,你可以在西苑这边编撰道经,慢慢修行,西苑此地有仙真之气,修行一日胜过其它地方二十日,并且有天下道经纷纭而来,你触类旁通之下,成为真正统辖全真一脉的大宗师也是指日可待!”

    全真正宗四个字便没有那么锋锐,天下间修行的道士,只要是有本事的,旁人称赞,都是“全真正宗”。

    而苏阳说这些,是想要将成道人留下来。

    自他服用蟠桃之后,可以牵引天庭灵气,整个皇城如同仙境,仙真之气充溢,西苑这边也是如此,如此天地灵秀之处,也正是苏阳聚拢修行者的好地方。

    编撰道藏,也确实需要真道士。

    “如此就劳烦陛下提字了。”

    成道人行礼说道。

    全真正宗四个字也行。

    至于要不要在皇城这边编撰道藏,修行,这一点成道人要回到山门,请示老师才行,而在成道人的内心深处,实则是想要留下的。

    修行之人,财法侣地。

    苏阳坐拥四海,金钱无缺,天下道经纷纭而来,法门不缺,编撰道藏的皆是道友,伴侣不缺,而此地也是仙真之地,修行的地方不缺。

    能够在这里,参与到编撰道藏这等盛事之中,对成道人来说,是一幸事。

    苏阳含笑点头。

    又笼络到了一个真修行的道士,对苏阳来说也是幸事,这道藏的编撰过程中,他们心中所想,不免流于笔墨,由此道藏才能包揽万象,并且在他们的书写中,也能辨识各门派修行的差异。

    在这世上,他们可都是上面有人的修仙者。

    挥毫泼墨,苏阳笔墨烂漫神化,在这宣纸之上,提上了【全真正宗】四个大字。

    这四个字如同枯枝,丫丫叉叉,但是凑在一起却又别有美感,其中却又似蕴含生机,看上去极有虚无为体,柔弱为刚,又有木音稀声一般的韵味。

    这是道韵。

    “陛下笔墨当真举世无双。”

    成道人看笔墨,由衷赞道。

    苏阳笑了一笑,这是娘子教的好,当然,这话不能在锦瑟身边说,毕竟这个娘子不是她……

    “来人。”

    苏阳宣人上来,说道:“崂山太清宫献瑞光明镜,于国于民皆有大益处,今日特封崂山太清观主【清虚元妙济世真君】,封黄金千两,玉佩一双,千年人参一对,千年芝草一对,火浣布匹两匹,冰雪蚕丝两匹,天师法衣一套,宣工部为崂山修吕祖殿,用劚为崂山太清宫挖出一条宽阔山路。”

    崂山拿出了瑞光镜,苏阳自当回应。

    千年人参,千年芝草皆是仙药,火浣布皮,冰雪蚕丝也是仙家灵物,天师法衣由苏阳赐下,纵然是仪式所用,却也鬼怪难侵,妖邪辟易。

    至于工部修建吕祖殿,则是近来工部补充了不少人手,建造工艺皆有提升,并且器具开发,成本反而下降了,而霍恒的劚更是工部开挖山脉的好器具。

    上一次去崂山时候,苏阳记得山路崎岖,用此劚,便是一常人,也不过三天时间,便能够为崂山挖出大路来。

    “谢陛下……”

    成道人诚心感谢。

    PS:这段时间,应该算是我的“不应期”,过去几年写的时候,这段时间都算是空闲期,正在充电备战这一本,现在也是每天都在,每天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连带着写了好多个大纲了……

    这本书本来是打算这个月完本的,而完本的条件是这个月每天五更猛肝,现在看来显然做梦,我会给自己一些压力调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