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后时刻

    愁云蔼蔼,彩雾蒙蒙,山泽水火,天地雷风。

    天罗地网在泰山之上再一次的张开,将在场的众多仙神全都裹在其中,诸般烟云变幻不定,更有雷电横空,轰轰长鸣,让众多的神仙耳晕目眩,心神摇曳,在这阵法之中不辨南北西东,若在远处看向泰山,则能看到浓郁烟云如同被晶锅扣住,偌大的泰山全然不见了。

    “蚩尤,你好胆!”

    二郎神弯弓秋月,箭去流星,对着蚩尤轰击而去。

    连同这阵法之中的云蒸霞蔚,要将蚩尤炼化在这阵法之中。

    “哈哈哈哈哈……”

    蚩尤现在已经恢复全盛,在这阵法之中丝毫无惧,纵身而起,已经将这天上的烟云撕成两半,更是将二郎神射来的长箭握在手中,长笑道:“也真是我沉寂的太久了,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关羽也是,你也是,以阳神之躯,又辅神印,就敢和我争锋?”

    说话间,蚩尤身影猛然向下,撕裂了层层封锁的云层,冲入到了天兵天将的阵型之中,如同是虎入羊群,肆意扑杀,所过之处,尽是仙神悲鸣。

    修行之道,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这四个步骤,通过了这四个步骤,就要度过风火雷三劫,从而成为逍遥自在的天仙,不受天地限制,只是这一条修行路太过艰难,这方世界,就算是佛祖和道祖都不曾走完。

    佛经里面明确记载,释迦牟尼身死之事。

    庄子里面也记载了老子死时的事情。

    道祖和佛祖都不曾走完,这世间的佛子佛孙,道家全真,自然也是走不完的,因此他们所走的道路,就是神仙路。

    在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后,就专注于阳神的修行,随后尸解成为阳神,而后拿到上天的赦封,掌握一脉神职,从而往来无碍,在这世间逍遥自在。

    蚩尤在上古之际便有鼎鼎大名,所修行的是上古的正统法门,又是劫后重生,修行更进一步,而二郎神,王灵官这些神仙,皆是死后受到供奉,从而成为有名神仙,在修行上面,终究是差上一些,而这些,就算是神职的加成都不能弥补。

    “轰!”

    “轰!”

    “轰!”

    蚩尤出手霹雳,裹带风雷之声,所过之处,直接将周遭神仙震的非死即伤,身影更是在这众多神仙之中肆意穿插,往复纵横,直震的周遭百丈不见人踪。

    苏阳站在封禅台上,看着蚩尤的身影。

    苍穹之中雷电扭动,云霞封锁,而在那雷电所不及的地方,是蚩尤在往来纵横,而随着苏阳一并登顶泰山之上的众多神仙,一个个连哀嚎都来不及出声,就被蚩尤撕扯粉碎,裹带的元气在这天罗地网大阵之中涌动。

    熟悉的,不熟悉的,知名的,不知名的……

    这些在世间逍遥了多年的神仙,在蚩尤的身前茫然四顾,他们个个都有神通在手,个个都有拿手的法器,但是在这时候,他们的本事全然拿不出来。

    他们找不住蚩尤的方位。

    他们锁不住蚩尤的气息。

    他们的防御一碰就碎。

    他们的攻击对蚩尤来说,如同挠痒。

    他们就像是血肉之躯,碰上了蚩尤的装甲战车,两者的对碰,注定是血腥的,惨烈的。

    而给予他们万分自信的天罗地网,在蚩尤的面前形同虚设。

    “蚩尤!”

    王灵官口中怒吼,手中持拿风火轮往上,想要追击蚩尤,只是在那一转身,一晃神的刹那,蚩尤的方位已变,王灵官再度转头,两者之间已经相隔重重人潮。

    “九王殿下!”

    曹植看蚩尤如此凶威,转身看向苏阳,冷汗淋淋,言语忐忑,说道:“蚩尤如此凶悍,我们如何是好?”

    在来到泰山之前,他们是信心十足,只以为九王子天命所归,天罗地网大阵所过必胜,但是在泰山之下,就被地藏王菩萨,摩诃迦叶从天罗地网大阵之中逃遁,又在这泰山之上,面对蚩尤束手无策。

    一时间,曹植感觉他们从来到泰山之上的猎人,转变成为了被屠杀的猎物,而面对这样的蚩尤,让曹植心中都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恐惧,在这时候,曹植才清楚,这上古的大魔头竟然恐怖如斯。

    现在他请示苏阳,就是想要苏阳拿个主意,让他有个支柱。

    “计谋不密,反受其殃。”

    苏阳看着蚩尤的身影,淡淡说道:“我本要用蚩尤谋算人间天子,却被阎罗戳破,无奈之下,才转手卖人,却不想蚩尤如此凶悍,让我们处处受制,损伤惨重……为今之计,一是拖延时间,等待天时,让我继位成为九王子,二是让地藏王那边将人间天子苏阳出来,这样能够让蚩尤掉转矛头。”

    苏阳冷静的说出了现在的处境。

    九王子和蚩尤合作,在苏阳看来本就是与虎谋皮,受到反噬并不奇怪,而蚩尤这出奇的强大,倒是远超苏阳的意料之外。

    依照苏阳看来,蚩尤应当是应对过天罗地网,因此对于天罗地网的阵势变化非常清楚,正因如此,才能够在这阵法之中纵横自如,不断的斩杀在这阵法之中的仙神们。

    甚至……蚩尤有破开天罗地网的能耐。

    “苏阳……”

    曹植看向了玉皇顶的另一面,看着地藏王菩萨,转轮王,东岳帝君的所在,同样是在天罗地网的大阵之中,他们就安稳的多了,蚩尤在现阶段,并不曾伤到他们。

    想来,那人间天子苏阳必然是在对方的战阵之中。

    “蚩尤大王……”

    曹植出声,想要和蚩尤交涉,让蚩尤掉转矛头。

    不想曹植出声之后,让正在云端的蚩尤双眼一定,看向了苏阳这边,双眼灼灼,有火焰从眸中喷涌,也不出声,纵身便向苏阳而来。

    这一瞬间,比电快,比雷疾,便是天罗地网重重的烟雾封锁,也阻隔不了他片刻。

    想来,蚩尤定然是万分憎恶这一个扰乱了他计划的“九王子”,因此才会毫不留手,施加报复。

    苏阳处惊不变,目光寂然看向蚩尤。这非是苏阳托大,而是“九王子”的天庭气派,作为天庭里面出身的人物,九王子自幼受到了玉帝的调教,因此由内而外,自有一股润泽,就如同玉石一般,就算是面对天塌的大事,也不能慌里慌张,丢了自己的身份。

    “蚩尤,你敢!”

    二郎神和王灵官两人见到蚩尤攻向了九王子,各自执拿武器,前来护驾,只是这两个人的速度,自然是远远比不过蚩尤。

    “轰!”

    就在二郎神和王灵官追逐的当下,蚩尤的手已然劈到了苏阳身前。

    “咯吱”

    苏阳并无半点动静,但是就在苏阳的身前,凭空出现了一层气障,如是将蚩尤隔挡在外,两者相距不过一尺,蚩尤能清楚的看到“九王子”的面容眼神,只是这一只手始终不能劈到“九王子”的身上。

    这是东岳帝君早早在封禅楼上面布置下的阵法,在旁人看来,这是要封印九王子,但是阴差阳错,护住了九王子。

    “砰!”

    苏阳探出手来,一只手上玉光湛然,耀乎日月,正正的对着蚩尤的胸口打去。

    这是苏阳自九王子的记忆中学到的招数,本是玉皇大帝的家传法印,有置立日月星辰,万气流演的奥妙,凭借这等法印,正好牵引外面的天罗地网。

    而苏阳学了玄真经,再来看这样的经文,一通百通,现在应用出手,出招之巧,时机之妙,招数之精准,法印之精纯,就算是九王子亲自应用,都比不过苏阳。

    就连旁边的八王子见此,也暗叹自家九弟本事增进不少。

    “摄!”

    天罗地网受到了苏阳法印的牵引,一时间云霞演化,日月晦明不定,将蚩尤团团包裹在内,转眼间化为了一团明光,唯有其中尚有蚩尤身形明灭不定。

    “日月光华黄赤精,圆光合气发大明……”

    苏阳手中持印,口诵真言。

    这是玉皇炼魔神篇,咏诵其章,千神震动,念诵其篇,万妖缚形,苏阳这边念诵经文,手中持印,这天罗地网转眼之间,便将蚩尤束缚其中,依照天地运行,要将蚩尤炼化其中。

    八王子就在身侧,眼见是蚩尤被束缚,连忙上前,说道:“九弟,我来帮你。”

    他是玉皇之子,同九王子一并被玉皇指引出来,道行了得,这时候同样持印,应用天罗地网之道,口中念诵经文,想要就此将蚩尤炼化此地。

    “可怒也……”

    蚩尤身在光芒之中,骤然身形暴涨,双手一撕,便将这天罗地网大阵一并撕裂,一时间天崩地裂的一声霹雳,四下里震荡的一片死寂,风暴呼啸不止,唯听耳边雷声阵阵轰轰不停。

    这是苏阳同蚩尤在纠缠战斗。

    同样是走天仙路的苏阳,现在运用玉帝的战法,同蚩尤斗成一团,纵然是在明面上接连受创,但对苏阳整体来说,伤势并不严重……阴天子之事尚且没有个了断,苏阳现在只能继续伪装。

    一直到许久之后,方才有神仙能分辨左右。

    只见那苍穹之上一个窟窿,如同是将上天撕裂了一样,而在那窟窿里面,大日的光华如同风中残烛一般,明灭不定。

    “九王子”同蚩尤远远对立,而原本的东岳帝君,转轮王那一方的神仙,现在也倒地不少,巍峨封禅楼摇摇曳曳,在风中随时都可能倾倒。

    “好本事……”

    苏阳看着蚩尤说道:“这天罗地网困不住你。”

    “当然是困不住我!”

    蚩尤双眼灼灼如火,看着“九王子”说道:“现在的天罗地网缺日少月,比起当年远远不如……而就算是当年的天罗地网,也并未将我困死,反倒是天庭损兵折将,更何况,无论是现在的天罗地网大阵,还是当年的天罗地网大阵,都不算完备……”

    苏阳了然,这天罗地网是编织天地至理,号令日月星辰,而现在的天罗地网,没有太阳真君,没有太阴真君,更没有这天罗地网中关键中的关键……牛郎星。

    日月五星,具牛郎出。

    牛郎星是天地间的关要所在,只有将牛郎星的神力,太阳真君的神力,太阴真君的神力投射到这个阵法之中,天罗地网大阵才算是真正的完备,如同是一方完整的世界,倘若那时,便是蚩尤再凶残十倍,也要束手就擒。

    “轰隆……”

    一旁的封禅楼在摇曳之中,轰然倒地。

    而在那封禅楼里面,又有一个人影显露而出,正是原本被东岳帝君和转轮王擒拿过来的九王子。

    “怎么回事?”

    在场的众多仙神一并哗然,看向了苏阳和那封禅楼里面露出来的九王子。

    突然之间,九王子成了两个,让在场的众仙神都摸不清楚情况。

    便是蚩尤,在这时候也冷眼旁观,打量着苏阳和那封禅楼里面出现的九王子。

    “九弟……”

    八王子看了看苏阳,又看向封禅楼里面露出来的九王子,神色戒备,适才他看到过苏阳出手,正是玉帝经文,因此再看向封禅楼里面的九王子时,自然而然就将他当成是假的。

    “八哥。”

    九王子看了看八王子,又看向了苏阳,瞧着苏阳和蚩尤对立,伸手一指,说道:“他就是人间天子苏阳,这段时间变化成为我的模样,在欺骗你们,而我被他们所擒拿,一直都被关在这里!”

    苏阳看了看九王子,默不作声。

    这九王子被封印在封禅楼下,主要是为了欺骗玉皇,在那封禅楼下,就算是玉皇感应下来,苏阳和九王子两个人的位置也是重叠的,只是没想到蚩尤如此凶悍,居然将封禅楼直接给拆了。

    “八哥,我们两个一直在父王身前,你还记得那一年……”

    九王子立刻对八王子说起了从前之事,凭借过去的事情,来让八王子相信他的身份。

    真假孙悟空的时候,孙悟空怎么就没和唐僧说说以前的事,直接用紧箍咒这么简单粗暴的辨别手法呢?

    苏阳闻听这九王子说起从前的话,却也成竹在胸。

    “九弟……”

    八王子目光看向了苏阳,眸中有些怀疑。

    “我中了东岳帝君和转轮王的招数,被他们读取了记忆。”

    苏阳淡淡说道:“这封禅楼有关窍,原本我没瞧出来,现在看来,这就是东岳帝君他们的手段,想要让苏阳来代替我,成为阴天子……”

    苏阳简单的拆了九王子的话术,抬头看了看天,时间已经逼近了九王子继位的良辰吉时。

    “这小神能够作证!”

    曹植在一旁说道:“小神在此之前,曾经遇到了人间天子,人间天子逼小神写下诏书,只是那人间天子却并不知道诏书关要,孰真孰假,只要拿出诏书来,小神就能辨个明白。”

    曹植想起了以前遇到苏阳之事,在这时候连忙说了出来。

    八王子的目光看向了苏阳。

    苏阳成竹在胸,自然拿出来了诏书。

    “他的诏书是我的!”

    九王子见此,整个人就慌了,说道:“当初我被擒拿的时候,诏书被他们给搜过去了,现在我怀里面揣着的诏书,不是我的诏书!”九王子也在怀里面拿出来了诏书,对着他们说起了过去的事情。

    这……

    八王子眉头轻皱,同九王子稍稍拉开距离。

    适才他看苏阳出手,现在又看苏阳拿出诏书,并且苏阳的举止气度温润如玉,同当初的九王子完全一样,反倒是这封禅楼坍塌之后出来的九王子,他的举止气度不像是玉,反倒像是玻璃,徒具其表,眼眸中的慌张抑制不住。

    这人间天子苏阳是草根出身,他可没有这样的气度……

    “哼!”

    蚩尤忽然对着九王子飞掠而去,五指只抓九王子头颅。

    “啊”

    九王子被封禁多日,身上的伤势并不见好,忽然之间又遇到蚩尤这般强敌,不免惊慌失措,便是运用了玉帝的法门,这时候也慌手慌脚,毫无气度,同蚩尤刚一交手,就被蚩尤打飞出去。

    “阿弥陀佛……”

    摩诃迦叶迈步上前,脚下步步生莲,将九王子接应手中,地藏王菩萨在后,伸手搭在了九王子的身上,看似疗伤,却封印了九王子的五脏,让他说不得话。

    这一举动出来之后,让这边的神仙们一看,便知道了那一个九王子就是人间天子,若非如此,怎么佛门的菩萨会出手相助?

    “呼呼呼呼……”

    蚩尤身影一闪,口中一吹,大雾随即弥漫而起,在场众神再度的目不视物,随即只听九王子那边一声惨叫,蚩尤已然擒拿着九王子飞身遁去。

    “快追!”

    转轮王连同诸位阎王飞身而起,连忙追在蚩尤之后,这看似是要夺人,实则害怕蚩尤半路反悔,误了大事。

    “苏阳身怀元始天王绝学,蚩尤不舍得杀他。”

    东岳帝君止住身边的众仙神,让他们止步,目光看向了天空。

    现在日已正中。

    封赦阴天子的时期已至。

    一道祥光落在了泰山正顶。

    天空之中有仙音飘来,随即异香阵阵,金童玉女在天空之中排列开来。

    这是玉皇显圣,原本因为蚩尤战斗,已经乱成一团的泰山在这仙音异香之下,迅速的恢复往常。

    “果然是天命尽在殿下这里!”

    曹植接过了苏阳手中的诏书,脸上欣喜,向着祥光之处走去,诏书一下,这就是阴天子的最后一道程序了。

    苏阳看着天上的光芒,心神宁静,静静的等待着这一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