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第一百二十一章 炼虚合道

    过去的燃灯佛点了一簇火。

    现在的如来佛定下法门,彼岸超脱。

    但是芸芸众生都在苦海之中,佛门想要度化众生,让众生平安喜乐,让众生能够超脱,却终究是力有不及,即便是寻声救苦的观世音菩萨不断奔波,但是这众生苦难,终究是救之不尽。

    无数次的议论之后,佛门只能将这愿望寄托在未来。

    能够找出一个法门,能够让所有众生平安喜乐,稳定超脱的,就是佛门的未来佛。

    而现在,被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地藏王菩萨,摩诃迦叶一并护持,周身佛火簇簇之人,就是这四大菩萨,如来世尊所认定,能够解脱救世,将现在推往未来之人。

    “如来佛……”

    玉皇大天尊看着苏阳,震怒开口。

    他的元神在和苏阳纠缠之时,忽然有如来插手,以佛火燃烧他的元神,意欲将其炼化,从而成为苏阳成道的养料。

    “善哉,善哉。”

    如来佛虚影显现,面容带笑,说了这两句之后,便已经隐匿不见。

    玉皇大天尊在金阙之上,凝视苏阳,佛门的四大菩萨在一旁护法,又有摩诃迦叶在侧,若是他再不全力出手,那么任由苏阳在这泰山之上法成,只怕日后是有无穷祸患。

    “玄上之幡!”

    玉皇在神座之上,伸手一招,手中立时出现一个青色幡旗。

    这幡旗是玉皇炼制,乃是玉皇大帝的旌旗,是招仙号令,用此旌旗,能够制定九天阶级,众仙神力。

    端坐在神座上的玉皇上帝,凭借此旗,便能够将群仙之力化为己用。

    “返华之幡!”

    一手又招,手中便出现了一个蓝色幡旗。

    这幡旗能够削神仙元气,将九天之上的仙人们修为刷掉,更能够制命天地元气,五湖四海群山之神,均要受此节制。

    “朕倒要看看,这佛门是否真能护持住你?”

    玉皇大天尊伸出手来,将这两个幡旗掷出。

    当年的他就是凭借这两个旌旗,在西番佛门那里,将西番的轮回夺了过来,从那以后,佛门便受到了天庭节制,一晃八百年,现在的佛门居然翻身,不声不响的就和西王母方勾结一起,竟然还推苏阳作为未来佛祖。

    可笑!

    可怒!

    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见此,将手中的如意,宝珠投掷而上。

    那旌旗在半空之中,化作了两条长龙,同如意,宝珠这两者一经碰撞,只听碰碰两声爆响,如意,宝珠便均化为烟云。

    在下面的文殊菩萨手中掐印,那化作烟云的如意忽然扭动,如同绳索,要将半空之中的两条巨龙拘住,只是这返华之幡破灭元气,万法不沾,这烟云封锁如同纸张一样,一穿即破,玄上之幡随之在后,向着泰山之上砸来。

    “阿弥陀佛……”

    观自在菩萨,地藏王菩萨,文殊菩萨,摩诃迦叶口中念诵佛号,随即手中成印,梵音随之而起。

    “一国土入一切国土,一切国土入一国土,无量佛土,皆普清净……”

    随着众菩萨口中念诵真经,一梦幻世界在苏阳的身前展开。

    西番佛门那洛六法修行之时,有梦瑜伽之说,在梦瑜伽中,睡梦世界俨然一界,就像是人的神念闪烁,刹那间的念想,就已经是一个虚空世界,而菩萨们将这刹那念想统合为一,刹那之间,眼前一界广大若法界,究竟若虚空,尽未来际,并无边际。

    “嗖!”

    “嗖!”

    两条旌旗所化长龙径自冲入到了虚空一界,也就在苏阳的眼前,消匿不见。

    “好一群贼秃!”

    上苍之上的玉皇见此,神念一动,道道雷霆从天而来,于此同时,手中结法印,玉皇的一道化身从天空径自走来,直接便冲入到了眼前的虚空世界。

    “可怜你们佛门八百年积累,就在今日要烟消云散!”

    玉皇本身在大殿之上站起,看着众多菩萨冷笑说道:“你们的这法门,挡不了朕三个时辰!”

    四大菩萨八百年的积累,玉皇三个时辰就能够破坏殆尽。

    “愿一切世界,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一切毛端之处,皆悉示现初生……”

    四大菩萨口中念诵经文,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未来佛降世,为了让普天之下的一切众生人人平等,让一切的众生都能够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就是无上正等正觉。

    因此,这无论是八百年的积蓄,还是八千年的积蓄,在他们眼中都是过眼云烟,能够将玉皇阻碍,能够让苏阳成道,都是值得的。

    玉皇见此,闭上双眸。

    既然如此,他就先将佛门这一脉收拾稳妥,然后再去处理苏阳,就算是苏阳成了道,这佛门残了,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轰!”

    “轰!”

    天空之中阴云密布,轰轰的雷声不止,整个人间在这时候,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压抑,仿佛有什么东西,让众生心头都堵着,让他们都喘不过气来。

    苏阳双眼紧闭。

    佛火烧化了玉皇的元神,一时之间,佛祖的烙印,玉皇的元灵在其中纠缠不休,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阳的内丹旋转而来,只是一卷,便将玉皇的元灵,佛祖的烙印全部卷入其中,旋转之时,隐隐有太极符印。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从修行到现在,苏阳屡有奇遇,终于在这时候,佛道融合,玄真经文在冥冥之中统摄一切元气,而如来佛火,玉皇元神,老君经文,灵宝天尊的九霄神化内景策文,三元八会创世之法……一道道经书在苏阳的眼前浮过,过去和现在就像是一泓清泉,清澈见底,历历在目,而随着这一泓清泉继续往前流动,苏阳的目光随之看向了未来。

    在未来,一场可怕的劫难已经在酝酿。

    等到既定的天数走完之后,就是那天缺阳九之时,而未来的路究竟应该如何走,都要看执拿神笔之人了。

    神笔……

    聊斋……

    苏阳在心中明悟之时,这原本所求的炼虚合道的境界已然成了。

    玄真经文境界的炼虚合道,在成就之时,天数运转,造化奥妙,一切的一切都被苏阳了然于心,元气谐然运转,自然而然的,苏阳就明悟了许多道家的神通,这一通百通,在失去了佛火之后,苏阳的佛法修为,也已经成就了第八识。

    这已经和众多的菩萨一样了。

    再往上一步,就能够真正的证得佛位,成为真真正正的未来佛,自身的位格同如来佛祖一般。

    只不过要到这一步,苏阳必须要往西番走一走,同弥勒菩萨争个高下。

    这也是一个因果。

    天色已黑,苏阳睁开眼来。

    “着!”

    弹手两指,只见两道浮光冲入到了虚空境界,径自的打向了被困在虚无之中的两道幡旗上面。

    这玄上之幡,返华之幡都是玉皇练就,是玉皇的本命法器,一个能够号令天下元气,一个能够统摄诸天神力,在这虚空世界往复纵横,横扫无敌,但是被苏阳这两指戳下,正在那里纵横的两道幡旗一铮,已然是毫无动静。

    “我道已成,到此为止吧。”

    苏阳出声说道。

    这玄真经文统摄诸天元气,玉佩金珰制命天下神符,苏阳纵然是比元始天王差着境界,但是到这个时候,运用玄真经文,已经有了过去元始天王的威能了。

    “若不停手,又当如何?”

    玉帝看着苏阳,冷声说道。

    玄上之幡,返华之幡能够被苏阳元气所摄,但是他的化身仍旧在这虚空世界,可以手持两个旌旗,仍旧在这世界往复纵横,横扫无敌。

    “六月十七日戌刻,地大震。余适客稷下,方与表兄李笃之对烛饮。忽闻有声如雷,自东南来,向西北去。众骇异,不解其故。俄而几案摆簸,酒杯倾覆;屋梁椽柱,错折有声。相顾失色。久之,方知地震,各疾趋出。见楼阁房舍,仆而复起;墙倾屋塌之声,与儿啼女号,喧如鼎沸。人眩晕不能立,坐地上,随地转侧。河水倾泼丈余,鸡鸣犬吠满城……”

    苏阳看着玉皇,眼含悲悯,口中念诵有声。

    这一篇话,出自聊斋的《地震》,而这一篇目所记载的,是康熙七年的郯城大地震,只是在这世界,将会是这一场神佛斗法而引起的地震。

    天上人间,时差交错,这一场斗法的结束,就要让大乾东部的百姓们民不聊生。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自古以来皆如此。

    玉皇目光闪烁,看着苏阳。

    对他来说,这些天数还要好好推算,但是对苏阳来说,这未来的天数居然是如此的清晰,甚至能够说出年月,念诵未来的文章……

    “既然如此,就此罢手吧。”

    玉皇收手,径自离去,苏阳这洞彻天机的本事,让他感觉失算了,他一直以来,对苏阳都太放任了,而现在,苏阳气候已成!

    天上的闷雷烟云在玉皇离开之后,瞬间散去。

    苏阳站在这泰山之上,眼望苍穹,前面的路前所未有的明彻。

    “蚩尤已经遁逃东海!”

    转轮圣王和众多阎罗一并而来,而在他们身边,则擒拿着九王子。

    这是蚩尤在确定了九王子身份之后,知道上当,直接便舍弃了九王子,径自的遁逃东海,这才让他们将九王子擒拿回来。

    当然,这话在众阎罗口中,说的是保护。

    “蚩尤也快到点了。”

    苏阳目光看向东海,说道:“就容他多活几日吧!”

    “善哉,善哉……”

    四大菩萨,摩诃迦叶,东岳冥君皆在苏阳身前,看着苏阳,连声恭喜,也对着彼此贺喜。

    他们都将宝压在了苏阳的身上,而苏阳并没有让他们失望,真正成就了这世间的阴天子,如此执掌阴阳两界,这腐旧的世界,真正的开始往前转动了。

    “阴天子之职传入人间,皆因自古以来的枭雄兵将,还有种种恶人,现在你已经继位,这些人应当如何?”

    转轮王询问苏阳。

    这个女婿从一开始他不看好,只不过是女儿喜欢,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步步的,女婿居然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

    “没有谁是天生的恶人,他们全都是旧时代的产物。”

    苏阳看着转轮王,说道:“既然我能够做主,那么自然是给他们轮回机会,也给他们魂魄一个救赎,只不过在他们轮回之前,要先学习一些东西,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在轮回之事,更要万分慎重。”

    就像是曹老板,被绑在了耻辱柱上这么多年,也该下来了。

    只不过阴曹地府的孟婆汤偶尔无用,甚至一些灵魂在轮回转世之后,还会有生前本性,因此要让他们好好学习,从灵魂方面有所改正之后,才会给他们轮回转世的机会。

    “善!”

    东岳帝君捋着胡须说道。

    阳世的律令稀松,阴司的戒律就森严,长此以往,阴曹地府里面的鬼物已经满了,而恶人却是关之不绝,现在的苏阳将人间天子和阴天子一肩挑,能够让阴司阳世两方合力,境况便大有不同,让这些鬼物流动起来,阴司就轻松的多了。

    “这段时日,先将阴曹地府的一切事物挪腾到东岳冥司,待到两方交割完毕,便能够将阴曹地府重新的还给西番。”

    苏阳对于阴天子之职位作出规划。

    轮回转世之处,只要有一个就好,大乾王朝这边有两个轮回,一定程度上也导致阴司管理非常混乱,阴职人员互相推诿,只有一个冥司的话,权责也就更加明确了。

    “苏阳……”

    九王子看到这连番变化,看到了苏阳成就阴天子,又看到了众多菩萨围在苏阳身边,只听得他们在那里说话,而他一点话都搭不上,想到自己在人间原本谋划的一切,又想到自己已经落入敌手,阴天子之职位被人家规划的井井有条,眼睛一闭,口中绝望叫道:“杀了我吧!”

    “父皇会替我报仇的。”

    九王子含恨叫道。

    苏阳见此摇头:你不知道老子替你挡灾了吧……

    “为什么要求死呢?”

    苏阳伸手拍拍九王子肩膀,说道:“你们只是在思想上面同我有些偏差,只要纠正思想就好,我不会就这样摘你们脑袋的,不过接下来,你们要好好学一些东西了……”

    “呵呵……”

    曹植在一边苦笑。

    这自古以来都有招降纳叛的说法,他的爹曹操为张辽解绑赐酒,没想到他成为神仙之后,居然也受到了这个待遇。

    玉皇输了?

    曹植不是滋味,不过在听到了苏阳对于阴司的政策,想到了自己已经被关押了很多年的父亲,心中也莫名的松了口气。

    “我若是不呢?”

    九王子拒绝说道:“这阴天子之位本就是我的,要学,也是你学我。”

    “我们誓死跟随九王子!”

    “我就是九王子的人,绝对不改弦易辙!”

    这世间从来就不缺少这种一根筋的忠义人,他们就认一个死理,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劝都不会听的,而九王子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他一手挑出来的,忠心耿耿之人不在少数。

    “那只能关你们一段时间了。”

    苏阳轻易的就做出了判决,说道:“阴曹地府现在正在挪腾,也顾及不到你们,不如你们就在菩萨的无量世界住一段时日吧。”说话间,苏阳伸手一摆,正在眼前的九王子,八王子,以及对他们忠心耿耿之人法力全封,全然消失在众人身前。

    未曾被全然破坏的梦幻世界,倒是成为了他们另外的牢笼。

    后来有一个顾生,机缘巧合在睡梦之中到了无量世界,看到里面也有高楼,而那九王子法力全封,在那里面得了病症,病愈的时候,家中还有人来唱戏文,更有众多仆人家妓在里面载歌载舞,顾生原本有些眼疾,也是在梦中被人治愈。

    聊斋《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