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哆啦i梦

番外:从来仙茗似佳人

    番外:从来仙茗似佳人              

    大乾王朝,金陵城。

    苏阳抱着严明月从天而降,浑然在人群之中,周围的百姓对此情形,见怪不怪,自从新约签订之后,仙神在人间大放异彩,像是飞天遁地之事,在人间屡见不鲜,何况是这人烟凑集的金陵城,里面隐匿的神仙妖怪,不可胜数。

    “松开。”

    严明月脸皮极薄,大庭广众之下被苏阳搂抱,脸上的红晕都延绵到了脖颈处。

    “哈哈。”

    苏阳瞧着明月,笑道:“当年我们两个人交流赤壁赋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想要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现在一并实现了,我这明月就是飞仙,只可惜你相公修道有成,再也不会死了。”

    严明月被苏阳如此调笑,脸上的红晕更盛,正像是白玉染晕,越发的明艳绝伦。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

    严明月一跺脚,嗔怪说道。

    “别怪……”

    苏阳立时讨饶,瞧着严明月如此腼腆的一面,心中也颇为感慨,曾几何时,这是一个冰山美人,而现在却害羞腼腆,满是小女儿的作态。

    “我也是赶时间嘛。”

    苏阳同明月并肩而走,说道:“翩翩给我传信,说是东瀛那一边的高天原上,有一个料理の神,手艺不错,又刚好得到了一些珍奇的材料,原本是想要做给翩翩的,翩翩也想让我来尝尝。”

    翩翩是苏阳的弟子,继承了太阳真君的力量,现在晋升到了三界之中,最为顶端的行列。

    “孙离对我说,东瀛那边根本就没厨艺。”

    明月对这东西不感兴趣。

    毕竟苏阳现在无始无终,自身就是道,散则为混沌元气,聚则为无极道身,在无穷世界之中,亘古固存,一切一切,都在苏阳一念之间。

    严明月在苏阳身边,什么稀奇的都见过,因此对于东瀛料理の神毫无任何兴趣,对于所谓的奇珍也没有兴趣。

    “阿离现在的境界,说厨子不行实在是欺负人了。”

    苏阳闻言说道。

    严明月不再答话,看向金陵城的四周。

    当年她也在金陵城生活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一度要坠入到尘埃之中,多亏了一路上有贵人相助,更有苏阳帮她报仇,才能够让她脱离苦海,甚至在之后拜了嫦娥仙子为师。

    现在她跟在苏阳身边,修为有成,天下也因为苏阳的缘故有巨大改变,严明月久不履尘俗,现在看到金陵城的一切,都是陌生中透露着几分新奇。

    “那我们就去喝茶吧。”

    苏阳笑着又道。

    金陵城中的茶馆很多,当年苏阳和严明月在金陵城的时候,也是入眼所见,到处都是茶馆,而现在历经多年,茶馆也变成了茶楼。

    “可以。”

    严明月应道,而后问向苏阳,说道:“可有什么好地方?”

    苏阳点点头,说道:“有一个地方,那里还有两个熟人。”

    严明月闻言,不由好奇,问道:“是哪一路仙神?”

    苏阳摇头,说道:“不是仙神,是两个凡人。”

    不是仙神?

    严明月看着苏阳,眼眸中有几分讶异,现在距离苏阳成就仙道已经有一段时间,凡尘俗世之中,原本苏阳和严明月所认识的人,现在早已经轮回转世,两个凡人如何能当苏阳的旧识。

    苏阳只是笑笑,牵起了严明月的手,两个人在这金陵城的街头漫步起来。

    在旧约时期,苏阳就已经通过工业,大幅度的提升了妇女的地位,后来到了新约之中,在新约里面也自然写有男女平等的条文,也是自那之后,人间的积旧风气一扫而空,现在的街头,男女牵手根本不算什么,搂腰的都有不少。

    不过纵然如此,严明月的脸上依旧有几分烧红,纵然是成婚多年,她对于人前表现的亲昵,还是害羞腼腆。

    “新茶上市,欢迎品鉴。”

    苏阳拉着严明月来到了一处招牌之前。

    “新茶?”

    严明月看着招牌,说道:“现在十月份,可是冻顶乌龙下来了?”

    “你再猜猜?”

    苏阳凑到严明月的耳边调笑道。

    严明月并不曾用神通本事,而是嗅了嗅周围的茶香,说道:“普洱。”

    苏阳笑了笑,牵着严明月往里面走去。

    “唉,客官。”

    茶馆里面,一个年轻人连忙挡住苏阳和严明月,说道:“我们这个地方是不能进女眷的。”

    苏阳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眸里面有几分怀念,笑道:“我们只是来这边喝茶的,你只管放我们过去就行。”

    年轻人听着苏阳说话,不知怎么就感觉非常熟悉,而苏阳所说的话就像是金科玉律一样,让他自然就让开了路。

    严明月在这时候,放开神识,脸上立刻霞红,面色却冷如寒霜,寒声说道:“这世间怎么还有如此地方?你不是早已经将它们都给禁了吗?”

    就在适才放开神识的时候,严明月方才明白这地方为何女客止步,皆因这居然是一个窑子。

    “我是禁了,二代政策宽松,让许多东西都回来了。”

    苏阳无奈说道。

    “他居然敢违背你的话!”

    严明月面色更寒,想要前往神京城,同已经开始养老的二代用剑说话。

    “违背一下我的话不算什么。”

    苏阳摇摇头,说道:“你忘了在新约签订的时候,里面有自由两个字,也是从那之后,苏阳的归苏阳,人间的归人间,我允许人们不信任我,也允许人们忤逆我,因为这是他们的自由,二代所修正的一切,我都看在眼中,但是不曾阻拦,因为他代表了当时的人,这也是他们的自由。”

    “他们觉得我的律令太过严苛,让他们都不轻松,因此想要给大乾以及所有百姓一个轻松一点的生活……不过他们忽略了,在轻松的背后,是另外一批被压制的人。”

    苏阳谈起这些人间变化,连连摇头,自从二代修正之后,人间由此出现了许多歪风邪气,而这些歪风邪气,只能由更下一代的人来扭转了。

    严明月听苏阳说了这些之后,脸上的寒意渐渐退去。

    她了解苏阳的能耐,知道苏阳如果想要更改,这世间的一切都能更改,只不过在证道之后,苏阳并没有用神笔,为众生书写道路,而是将这书写未来的权利,全都分给了众生。

    “走吧。”

    苏阳拉着严明月,两个人走到了楼上临窗的景观位坐下。

    这店楼上的侍者上前,看到苏阳跟前的严明月时候,立时止步,想不通怎么会有女客走了上来。

    “把你们最好的茶上来。”

    苏阳瞧着这个侍者,眼眸中也有怀念,笑了笑,嘱咐说道。

    侍者闻言,也是自觉苏阳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连忙到后面安排。

    春茶苦,夏菜涩,要好喝,秋白露。

    秋天的茶叶里面比较干燥,因此香味都在里面沉淀,这一壶茶水冲泡好了之后,苏阳和严明月便嗅到了茶味。

    “适才我探听了一下,花楼在人间还是不被允许,只不过这些都是偷偷开的。”

    严明月瞧了瞧茶水汤色,一点都不愿动,说道:“只不过现在的人,怎么会将女人比作为茶。”

    苏阳端起茶水,倒是轻轻的喝了一口,而后将茶水放在桌子上面,说道:“兴许这里面是有典故的。”

    “典故?”

    严明月茫然不解。

    苏阳笑笑,说道:“苏东坡有一首诗,是这样说的,仙风灵雨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均,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皱武陵春,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仙茗似佳人。”

    “你看,在诗句之中,苏东坡便将茶比作佳人,也就让后世的这些人附庸风雅,将这种事情,说是卖茶了。”

    严明月听着苏阳引经据典,还将这件事的源头扯在了苏东坡的身上,不由白了苏阳一眼,嗔道:“要做事就赶快做,我可不愿在这地方久待。”

    苏阳笑了笑,看向身边的侍者。

    这会儿的功夫,这个店里面来了一个女客的消息已经传开,店里面的人基本都认为,这是官府来封察的,一个个都对苏阳和严明月小心对待,更是让人悄悄去叫老板。

    “你们忘了我了?”

    苏阳看着两个侍者,笑着问道。

    这楼下进门的侍者,和楼上端茶的侍者看着苏阳,两个人眼睛十分茫然,他们明明都看苏阳十分亲切,但是却偏偏叫不出苏阳的名字。

    “李蒙,刘壮实。”

    苏阳看着两人,叫出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或者说,是他们前世的名字。

    李蒙和刘壮实两个人被苏阳一叫,登时醒悟,看着苏阳的时候,脸上满是欣喜,一并对着苏阳跪下,叫道:“城隍爷,你回来了?”

    李蒙和刘壮实,这两个是当年青云山城隍庙的庙官,苏阳在城隍庙中所做的时间虽短,但是李蒙和刘壮实也尽心伺候,那时候苏阳曾经承当,等到他们下一世的时候,就将他们两个人度化成仙。

    “醒过来就好。”

    苏阳看着两人笑道:“我已经喝过你们两个人的茶了,你们两个可愿意跟我走?”

    “当然愿意!”

    李蒙和刘壮实异口同声,当下也不管这店铺里面的工作职责,径自跟着苏阳和严明月离去,留下店铺里面的人面面相觑。